豌豆在说耶

一颗豆

【all叶】世纪奇闻!这些职业选手竟在喝醉之后这样玩弄叶修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篇好有趣啊

慕瑾:

    -魔性!


    -ooc!
   
   


    彩色的聚光灯从头顶上射来,被一道道群魔乱舞般的身影剪成了五彩斑斓的碎片,轻飘飘地散落到了脸色酡红的一众人身上。
   
    有低沉沙哑的嗓音轻轻地哼着歌儿。
   
    歌声像诱人去摘下苹果的毒蛇,乱跑的调子是毒蛇细袅袅的腰肢在扭动。那蛇软琅珰,轻巧地避开了一切障碍,钻进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窝子里,腹下的粘液弄出了一片滑腻湿软。毒蛇在黑暗里亮出了沾满了毒液的尖牙。
   
    可好像所有人都甘愿中他的毒。
   
    “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叶修盯着屏幕上的歌词有一句没一句的唱着歌,身后是虎视眈眈的可怕视线,他假装看不到。
   
    “老叶!”方锐举高了酒杯,朝着叶修大喊,“光唱有什么意思啊!来给本大爷跳一个!”
   
    叶修懒得和这醉鬼讲道理,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就扭过了头。
   
    谁知方锐见叶修不理他,竟然还有了火气,气冲冲地坐到了叶修旁边,一言不发地盯着叶修看。他虽然喝醉了,但眼睛仍是黑白分明,一点儿也不浑浊。
   
    “干嘛呢你?”叶修好笑地看着方锐把眼睛瞪得贼大的可爱模样。
   
    “老叶,”方锐一本正经,“你的梦想是什么?”
   
    “时光倒流,阻止你们喝酒。”方锐带着酒味的鼻息轻轻喷在叶修颈间,熏麻了那一片皮肤的神经。
   
    身后的响起了一片嘘声。
   
    楚云秀大喊了一句:“肤浅!”
   
    然后又灌下了半瓶啤酒,盯着坐在一边玩手机的苏沐橙发呆。
   
    黄少天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低低地笑了起来:“老叶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白了,因为你肤浅啊,哈哈哈哈哈!”
   
    叶修面无表情:“老梗能不能就别说了。”
   
    “谁规定不能说老梗?我们一时之间去哪里找那么多新梗来逗你?你这个人真的很烦你知不知道?”张佳乐很气愤,一张俊脸涨得通红,毫不客气地反驳起了叶修。
   
    叶修思考起了要让这群人安静下来到底是帮他们醒酒快一点还是直接弄死快一点:“你就是因为没有创新精神才总拿不到冠军的。”
   
    “屁话!老子可是世界冠······喻文州你干啥呢你!”张佳乐虽然大脑昏昏沉沉的,但眼睛还是明亮的。
   
    于是他清清楚楚地看到被灌了最多酒差不多已经神志不清的喻文州摇摇晃晃地站起了身,再摇摇晃晃地朝叶修走去。
   
    叶修听到张佳乐的大喊便马上转过了头,这一看,恰好就对上喻文州的目光。
   
    那双好看的眼睛半眯着,眼神因为醉得太过而变得迷蒙,只是那其中藏着的温情脉脉不仅没有被蒙灰,反而挣脱了眸子的束缚,化作了暧昧的手,一寸寸抚摸过叶修的脸,缱绻意难终。
   
    然后喻文州脚下一滑。
   
    “喻文······”叶修吓了一跳,忙站起身捞住了喻文州,不曾想喻文州竟然已经站不稳身子,将全身的重量压在叶修身上,两人猝不及防地一起倒在沙发上。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突然把头埋到了叶修的颈间,低低地笑了起来,热气烫得叶修浑身一抖。
   
    “清醒一点。”看着平时成熟稳重的蓝雨队长变成了这幅幼稚的模样,叶修也颇有无奈。
   
    “不行,你把我撞倒了,要亲亲我才能起来。”喻文州的头轻轻蹭着叶修的肩膀,嘴唇时不时贴到了那段好看白皙的颈子上,柔软的唇触让叶修酥掉了半边身子。
   
    他算是懂了,梗是会老的,但碰瓷却是永恒的。
   
    就算变得再幼稚这家伙也是不老实。
   
    把睡了过去的喻文州安置好后,叶修无语地这么想到。
   
    “你你你从来都没对我这么温柔过!”围观了叶修被调戏的全过程的方锐此时才如梦初醒,指着叶修鼻子职责道。
   
    “我哪里对你不温柔了?”叶修无语。
   
    方锐在沙发上打起了滚:“你都没有亲过我,没有抱过我,甚至都没有叫过我锐锐!你无情你无意你狼心狗肺!”
   
    叶修看着方锐仿佛看着一个傻子:“你说的这些我也没对文州干过好吗?”
   
    “你骗人你个负心汉!”方锐捂着耳朵继续打滚。
   
    叶修无奈了,“锐锐。”
   
    酒精真是个坏东西,明天一定要给方锐加训。
   
    ······如果他能活着回去的话。
   
    叶修背后一凉,缓缓转身,果不其然,后面那排人看他的眼神就跟要把他吞吃入腹似的,满脸都写着我们也要。


    叶修决定先逗关系最好的苏沐橙:“沐沐。”
   
    不知道醉了没的苏沐橙举着手机,“呕”了一声。
   
    叶修再去对目光紧紧粘着他的楚云秀说:“秀秀。”
   
    醉成了小妖精的楚云秀揉着叶修的头发笑得开怀:“乖~”
   
    叶修无奈地对着旁边对他露出凶狠目光的张佳乐说:“乐乐。”
   
    虽然醉也不改傲娇本性的张佳乐:“叶修你不用恶心我好不······喂喂喂再叫多一声啊!叫佳佳也好!”
   
    叶修的肩膀被碰了碰,他转身,看到了今晚话少得不可思议的黄少天正冷冷地注视着他。于是他安抚般地喊了声:“天天。”
   
    醉得不话唠的黄少天高冷地点了点头,轻声说:“修修,我也爱你。”
   
    叶修:“你幻听了,我并没有说那句你想听的话。”
   
    叶修呼唤王杰希:“希希。”
   
    王杰希喝的酒比较少,此时神态自然,让叶修欣慰了不少。
   
    然后他听到王杰希说:“叶修,你就算卖萌我也不会封你做王后的,微草才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而你,只是她的替代品。”
   
    叶修:“······哦,我心都碎了。”
   
    叶修见到脸红彤彤的周泽楷也模模糊糊地盯着他看,顿时心里一软,被帅软:“楷楷。”
   
    从来到这里开始就一直一言不发,只顾着把自己灌得半醉的周泽楷一把拉过叶修,把他的头按在自己怀里,温柔而心疼的说:“没事,我疼你,不要他。”
   
    叶修的心跳快了几拍。
   
    长得帅的人学会了说情话杀伤力真的是太大了。
   
    最后一个。
   
    叶修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清清。”
   
    撩韩文清是叶修这辈子最难割舍掉的爱好之一,他实在太喜欢看韩文清气得脸黑但却始终下不去手打他的那副样子了。
   
    他没想到喝醉了的韩文清居然对垃圾话有那么强大的抵抗力,听到他这么喊他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还站起身,朝他笑了笑。
   
    然后韩文清亲上了叶修的脸。
   
    叶修一脸震惊:“你干嘛?”
   
    韩文清义正言辞:“你自己说亲亲的。”
   
    叶修的第一个念头:这货果然是喝醉了。
   
    叶修的第二个念头:霸图人果然都没有性生活。
   
    叶修想回家。


    叶修好想念他纯洁如玉的弟弟。
   
    本来他现在应该和叶秋一起坐在办公室,看着同一份文件商讨公司的未来的······结果他收到了几个熟人的邀请,说去KTV聚聚,聊聊天儿,喝喝酒,畅谈天南地北,他一下没有承受得住这群人的软磨硬泡,就答应了下来。
   
    然后就变成了这鬼样。
   
    “别闹了别闹了!我们不是说好了要给老叶庆祝生日的吗?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压榨他!”黄少天叉着腰,一只脚踩在茶几上,大喊道。
   
    “没错!”张佳乐把早就准备好的生日蛋糕拆了开包装,用力挖出了一块,反手就抹上了叶修的脸,“你们真是太自私了!”
   
    叶修:“······”
   
    叶修:“强烈赞同。”
   
    说完抓起了蛋糕上的樱桃插进了张佳乐的小辫子里。
   
    “叶修你个混蛋!”张佳乐气急败坏,招呼起了兄弟们围攻叶修。
   
    叶修今天出门急,套了件白衬衫和牛仔裤就匆匆赶来和这群人聚会。
   
    他如果知道这些人是为了给他庆祝生日那他绝对不会这么穿着就跑出来了。
   
    叶修的衣领在玩闹中被扯开了点,被抹在脖子上的奶油因为承受不了高温而慢慢融化,顺着锁骨一路逶迤,直到流到胸口才停止,将那一块的布料浸得透明,可以让人看到因为受了刺激而巍巍挺立的小红点。
   
    叶修的脸被糊了好几层的奶油,白色浑浊的粘状物沾满了他的眉,他的眼睫毛,他微微发红的耳垂,还有他柔软的唇上。
   
    “你们觉得你们这样对待寿星对吗?”叶修皱着眉斥责,“你们不要以为昨天晚上给我放了烟花我就不会去抢你们家的boss。我可是个睚眦必报的······黄少天你站住!”
   
    倚着沉睡喻文州作为最后一道屏障的叶修喝住了手里拿着最后一块蛋糕慢慢向他走来的黄少天。
   
    黄少天愣了愣,接而呆呆地发问:“队长?你什么时候醒的?”
   
    叶修心下一喜,知道黄少天这是醉糊涂了,把他和喻文州都弄混了。
   
    “不许再弄叶修了听到没有?”叶修接着喻文州的名号对黄少天发号施令。
   
    黄少天“哦”了一声。
   
    叶修满意地点了点头。
   
    黄少天把蛋糕拍到了叶修脸上。
   
    “喂喂,不是说了不能弄我了吗?”叶修说。
   
    “队长我和你说句真心话,其实我忍你很久了!”黄少天一边说着一边窜到了房间的另外一头,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叶修:“······”
   
    叶修:“文州我有点心疼你。”
   
    叶修看到了面前的那一伙人的脸色突然变得惊恐起来 ,还没来得及思考为什么,就被一双有力的手揽进了怀里。
   
    喻文州含住了叶修的耳垂,帮他舔净了那处的奶油,继而如同梦呓般在他耳边低语:“既然心疼我,是不是该给我什么安慰啊?”
   
    叶修刚刚没酥完的另一边身子现在也酥了下去。
   
    他的声音有点抖,带着点软糯:“我去,你不是睡了吗······”
   
    然后他发现喻文州有挂在自己身上睡着了。一秒入睡,蓝雨牌睡美男,质量保证。
   
    “您睡个觉就不能稍微老实一点吗?”叶修叹了口气。
   
    又一次把喻文州收拾好后,叶修才发现其他人也都七零八散地睡在了沙发和地上,不过也有像韩文清那样明明站得笔直但其实已经睡死过去的奇葩。
   
    “明明说要给庆祝,结果还是要我来收拾烂摊子······”叶修无奈地去把酒鬼们安置好。
   
    还没醉得太离谱的两个人一个是苏沐橙,从头到尾都在玩手机,另外一个是王杰希,他就站在叶修身边。
   
    王杰希指着喝醉了歪成一堆的国家队众人,淡淡地对叶修说:“看,这都是本王为你生下的孩子。本王把他们送给你当做生日礼物,好不好?”
   
    叶修:“我谢谢你王杰希,你还是快点醉倒吧。”
   
    唯一一个正常人苏沐橙终于抬起了头。
   
    她化了烟熏妆,本来纯洁如玉兰的她变成了妖冶且带着刺的蔷薇,一个诡异的笑容在她的脸上绽放,让她的美多了几份阴森。
   
    “沐橙?”叶修担忧地看着苏沐橙。
   
    “跪下来,舔我的脚,不然我就将你的艳照都公之于众。”苏沐橙冷冷的说。
   
    “·······沐橙你清醒一点。”
   
    “既然这样······”苏沐橙低下了头,在手机上摁了两下,这才抬起头,继续冷艳地笑着,“你可不要后悔哦。”
   
    叶修凑过去看她手机。


   
    苏沐橙V:[视频]今天我们帮叶修庆生的全过程,我们可不是只会放烟花的俗人哦。要说庆祝生日,怎么可以少得了抹奶油呢,嘿嘿。
   


    叶修惊恐地看着苏沐橙。
   
  
   


    end
   


去年老叶的生贺,一年快过去了,补个档吧。


想不到题目,所以又玩了老梗。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玩老梗了,再有下次我就……我就睡了叶修!

评论

热度(2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