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在说耶

一颗豆

【all叶】如果叶修的信息素是别人讨厌的气味

韩叶!好甜啊😭

慕瑾:

   
    01
   
    叶修是一个很特殊的omega。
    公元不清楚多少年年,一场没有任何征兆的瘟疫突然在世界各地爆发,这个瘟疫可以说是非常不要脸了,因为它对人体没什么实质伤害,只是会改变人的基因。
    准确的说,是将许多omega的基因,都改变成alpha。于是世界上本就很稀有的omega剧减,许多alpha和beta纷纷责任感爆棚,废屌作受,就为了让omega能得到保护。
    当然不排除有些alpha就是抖M,趁此机会实现了想挨操操的梦想。
    而就在这种只要你是个omega大家就恨不得把你亲亲抱抱举高高的时代,叶修这个omega却赫然成为了A不疼B不爱的可怜孩子。
   
    “omega明明这么稀有,为什么你们对我的态度还这么差劲,你们这种人是会被时代淘汰的。”叶修曾经这样感慨过,语气痛惜。
    如果那时候他不是正好在霸图的比赛场上并且又正好在十分钟前率领嘉世的打败霸图的话,可能差点就有人信了他的鬼话。
   
   
   
    02
   
    叶修被这么多人看不惯是有原因的。
    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将叶修当做了敌人而看不惯他,也有那么一部分人是因为叶修的信息素而看不惯他的。
    “居然有人的信息素是别人最讨厌的东西的气味,真的猥琐出了心高度,这次是我输了。”方锐同志曾经惭愧地表示过。
    是的,叶修的信息素很特殊,是别人讨厌的东西的气味。
    叶修自确认性别以后都不曾知悉自己的信息素是什么气味,但他闻不到,不代表别人闻不到。
    比如在他确认性别之后,同时确认了自己是alpha的苏沐秋就笑嘻嘻地跑过来打算好好嘲笑他一番,结果就在还差着好几个身位的距离时,苏沐秋突然停住了脚步,一张清俊的脸皱成了一团。
    他捂着鼻子,痛苦地说:“叶修,你闻到没,一股韭菜味。”
    叶修专心致志的打boss:“有吗?我没闻到,错觉吧。”
    “不是,叶修……”苏沐秋觉得自己最讨厌的那股味道就萦绕在鼻尖,而同时他的身体也不知为何变得越来越燥热,“真的有韭菜味,你……”
    他声音骤停,突然联想到了某种可能性。
    苏沐秋呼吸一顿,叶修不耐烦的一转头。
    两人的目光同时汇集在了苏沐秋洗得发白的牛仔裤的裤裆上。
    一柱擎天,横扫千军。
   
    苏沐秋:“……”
    叶修:“……”
    “撤回我就当没看见。”叶修宽容地表示。
    “撤哪里,撤进你嘴里好不好。”苏沐秋恼羞成怒地表示。
   
   
    03
    吴雪峰和叶修共同为嘉世献力的那几年里还没有多少人知道叶修信息素的特殊性。
    一方面是因为叶修他从不露面,许多非职业选手连他的人影都没瞧见过,更别提闻过他的信息素了。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那些闻到叶修信息素的人都会下意识的认为他们闻到的就是叶修的信息素,现在的信息素千奇百怪,偶然有人的信息素是他们最讨厌的东西的气味也是正常不过的事,因此并没有多少人深究。
    但吴雪峰不同。
    他可是悄悄喜欢着他家队长好久的,没想到第一次见面就发现自家队长的信息素居然是自己最讨厌的大蒜味,这让他有点沮丧,心想,难不成他们俩这么没有缘分吗。
    于是他软磨硬泡,终于从叶修那里套出原来叶修的信息素都是别人讨厌的气味这个事实。
    看来他和他们队长还是很有缘分的嘛。吴雪峰想。
    遂心安。
    安个屁。
    吴雪峰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在一个嘉世的成员都已经去休息了的仲夏夜,和他一起待在训练室里整理资料的叶修突然抖了一下,随即变得浑身无力,软了身子倒在训练室唯一的那张沙发里,一股浓郁的蒜香也铺面而来。
    当年的叶修才成年不久,身子骨都还没长好,整个就一白白嫩嫩的糯米团,惹得嘉世的一群大老爷们对他都是各种让各种宠。
    但现在糯米团子抱着膝盖缩在沙发里,原本有些苍白的脸却染上了红晕,那张平时说话气死人不偿命的嘴也一张一合着薄薄的唇,吐出了一声接一声又软又腻的喘息。
    “雪峰……唔嗯……帮我拿,抑制剂……”
    吴雪峰看着这样的队长,登时脑子变成一片空白,但身体却很诚实的变得炽热。
    他想靠近叶修,他想亲吻叶修,他想扯下叶修单薄的衣衫,把他压在身下,看那具略嫌纤瘦而白净的身躯在自己的身下扭动。
    但那股难闻的大蒜味却霸道地打开了他的鼻腔,钻进他身体里的每个毛孔,让他几欲作呕。于是他萎了。
    吴雪峰认命地去给叶修拿信息素,泪流满面。
    我喜欢的omega在我的面前发情,但我却硬不起来。
    太虐了,韩剧都不敢这么拍。
   
   
    04
    发现叶修信息素异于他人这件事有黄少天一份功劳。
    第五赛季某次和嘉世打完比赛回来,控制不住想说话的黄少天掏出了手机,愤懑地敲下几个字,发送到职业选手群里。
    夜雨声烦:我真的很不明白[捶桌表情]
    鬼迷神疑:不明白啥?
    夜雨声烦:为什么会有人的信息素是秋葵味啊?这简直违背了世间伦理!太可怕了!
    沐雨橙风:关伦理什么事,没文化。
    夜雨声烦:我跟你说话了吗你个死丫头,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一点都不懂事[摇头]
    唐三打:别吵架啊别吵架,少天你说的信息素是秋葵的人是谁啊,这么有意思?
    见林敬言都出言相劝,黄少天也就不和一见到他就咄咄逼人的苏沐橙计较,而是在脑海里闪现过了今天晚上和那人吐槽他那秋葵味的信息素的情景。
    那人就坐在他旁边,听完了他的吐槽之后忍不住笑了笑,伸出了白皙好看的手指弹了弹他的额头,反问道:“秋葵哪里有气味啊?剑圣大大你也太弱了吧?”
    那笑是闷闷的失笑,那弹额头的力度是引人遐想的轻柔,那独特的秋葵味,也把蠢蠢欲动的黄少天科学无痛地臭软了。
    尼玛,真的太难闻了。
    夜雨声烦:不就是叶秋呗,物似主人型,叶秋和秋葵一样猥琐[手黄再]
    鬼迷神疑:开什么玩笑!叶秋的信息素明明是羊膻味,我特讨厌吃羊肉,所以印象深刻着呢。
    唐三打:不对啊,我明明记得老叶的信息素是酸奶味来着。
    索克萨尔:难道不是鱼腥味吗?
    王不留行:是王不留行味,我最讨厌的气味。
    一叶之秋:你这ID说这话你觉得有说服力吗?
    夜雨声烦:叶秋你出来得正好!快说,为什么每个人闻你的信息素都不一样!
    沐雨橙风:黄少天你闭嘴!我们叶秋的信息素哪里是这些恶心的气味,明明是我最喜欢的橘子味。
    叶下红:我那次随队做替补的时候也有和叶秋大神接触到,我记得好像是薰衣草味呀?
    风城烟雨:明明是烟草味,我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味。
    一叶之秋:那可能不是信息素的味道……
    风城烟雨:……哦。
    一叶之秋:我承认,我的信息素是有点特别,它会因人而异,面对不同的人的时候就会变成他们最讨厌的气味。
    夜雨声烦:可是为什么妹子们的信息素不是她们讨厌的东西呢??
    一叶之秋:这我就不清楚了,好像面对女孩子的时候我的信息素是会变成她们喜欢的味道来着。
    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恶心!太恶心了!没想到你的信息素还是个直男,真是意想不到。
    一叶之秋:我是直男?
    一叶之秋:那少天你就是个阿拉伯数字6。
    夜雨声烦:什么意思???
    一叶之秋:你本来可以很长,可惜你弯了。
    夜雨声烦:你他妈给老子滚过来!!
   
   
   
    05
    心情最复杂的是张佳乐。
    他最讨厌的气味是洋葱味,所以叶修的信息素自然也是洋葱味。
    而一个omega信息素波动大的情况无非就三种,一是确认性别时自然流露;二是发情时;三是情绪不稳定时。
    很明显,在异国他乡被张佳乐表白的叶修此时的情绪极其不稳定。
    情绪不稳定,信息素就越浓郁。
    洋葱味的信息素太过浓郁了,这导致能闻到洋葱味的张佳乐泣不成声。
    “老叶……”张佳乐的眼睛发涩,鼻尖变红,声音发抖“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欢你。”
    “我知道了。”看到张佳乐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叶修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真的知道吗……”张佳乐的声音哽咽,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儿,“我喜欢了你多快十年了,你真的能体会到我的心情吗?”
    叶修张了张嘴,却见张佳乐的眼泪刷刷地掉了下来,一瞬间心疼得无以复加。
    张佳乐执着了冠军十年,一路摸爬滚打,披荆斩棘,弄得自己一身的伤,才在苏黎世这那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冠军奖杯。
    而张佳乐还喜欢了他快十年,一路上对他的好和暗示他都能明白、能体会,只是他在这方面真的是难得的胆小,所以从来不回应张佳乐,所以才会让今天忍无可忍过来向他告别的张佳乐这么委屈吧。
    叶修不回答张佳乐,只是一把抱住了张佳乐,把头埋到了张佳乐的肩上,无声地告诉张佳乐,不要哭,要等他。等他思虑清楚,一定会给他一个足够负责的答案。
    其实张佳乐哪有那么多曲曲绕绕的心思,他只是怕回国之后自己就很难再和叶修见面了,所以才匆匆忙忙地跑来向他告白,只求把他这些年的心情都让叶修知晓。
    谁知刚说没几句话自己就被洋葱给熏哭了,而叶修也傻傻地误会了,居然直接给了他个拥抱,真是太棒了。
    闻着近在咫尺的洋葱味,张佳乐一边流泪一边抱紧了怀里温热的人儿。
    不管了,反正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嘤。


   
    06
    叶修也曾好奇地问过韩文清,韩文清闻到他的信息素是怎么样的。
    韩文清看了看他,说:“没有气味。”
    叶修狐疑地盯着他:“你可别驴我啊,难不成你没有讨厌的东西吗?”
    韩文清说:“有。”
    “那你为什么闻不到气味?”
    “我怎么知道。”
    “老韩你真是一点探究精神都没有,算了,我回兴欣去了,拜拜。”
    看着说完话之后就直接干脆利落地走掉的叶修,韩文清有点好笑地摇了摇头。
    他最讨厌的,是叶修,这是理所当然的。
   
    他最喜欢的,也是叶修,这是无法避免的。
   
   
   
    end

评论

热度(2452)

  1. 黎殷秋月白 转载了此文字
  2. 醉沙场秋月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