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在说耶

一颗豆

【all叶】听说叶修出柜了

邱非哈哈哈哈哈哈心机boy啊

慕瑾:



    一张照片在世邀赛期间突然走红。


    照片摄于四年前的八月,联盟的夏休期期间,C国进行了一次浩浩荡荡的游街活动,这是C国内第一次有这么多人站出来为同性恋发声,虽然有不少人只是单纯的凑热闹,或者利用这次大骚动来为非作歹,并且这次活动也并没有太大的意义,它甚至冲击了中国许多思想还有些封闭的人们,使得他们对同性恋更加惶恐或者是嫌恶。


    这都是后话,重点在于照片本身。


    彩虹色填充了照片所有能留出空白的地方,年轻男女们脸上涂着彩虹形状的迷彩,无畏的嘴大张着,呼吁着婚姻平权或者是同性恋无罪的口号。


    以上都没有任何的问题,所以这张照片才得以作为这才活动的纪念一直保存到四年后的今天。


    接下来一切都开始变得魔幻了。


    就在今天,八月三十号,世邀赛的小组赛最后一轮刚刚结束的晚上,这张照片又突然在网上流传起来。


    只见最早发现不对的微博网友在照片上画了个红圈,将某个让人难以察觉的角落给圈了出来。


    离镜头远,稍稍有些模糊,但是仔细看能看出有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正坐在一只小马扎上,周围是口沸目赤的游行群众,口号喊得慷慨激昂,但他却不为所动,淡定地坐那而抽着烟,手里很敷衍地举着两把彩虹色小旗子在挥舞。


    尽管此人画风诡异,但在一众群魔乱舞的男男女女中也不太显得突兀。


    导致他被人圈出来并广为流传的不是他的画风,而是他的身份。


    荣耀中国队领队,兴欣战队前队长,国内联赛唯一的四冠得主。


    就是这么一个听起来威武不凡的人。


    居然在四年前就低调地。


    ……当众出柜了?


    “我觉得应该不是出柜吧?”黄少天抓着装有夜宵的塑料袋的手紧了紧,但夜色浓重,无人察觉,“你们也知道老叶这个人思维方式比较玄幻,说不定他就只是出门买烟时走得累了,找个地方坐一下而已。”


    此话甚有道理,但王杰希不可能对黄少天有一丝的妥协:“那他挥舞彩虹旗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不知道那是同性恋的标志吗?”


    喻文州发挥着队友爱:“叶修不就是一心荣耀的人吗,不知道这些事情也很正常。”


    张佳乐第一次想帮抢了他俩冠军的王杰希说话,结果还没开口呢,就被孙翔一声有些惊讶的提醒给打断了。


    “你们看,那个是不是叶修?”孙翔指着一家隐匿在街角的酒吧,嗓音发着抖。


    众人朝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果真看到了在一家外观看起来挺小清新的酒吧前,站着婉拒了他们一起出去吃宵夜邀请的叶领队。


    众人一边疑惑着,一边悄悄靠近。


    今天的叶修一改以往有些不修边幅的形象,人模狗样地套了件合身的西装,头发也好像有认真打理,可惜离得远,看不清他有没有把昨天还懒得刮干净的胡渣也一起给搞定了。


    “他穿的是开幕式时的西装吧……”喻文州眼力不错,一下子就看出了名堂,“大晚上的穿这么正式是要做什么?”可他还是看不出叶修的城府。


    “诶诶,看,有人!”张佳乐见酒吧里走出来个人,当机立断地指挥着大家往一边躲,比较他们这六个人呢,要多显眼有多显眼。


    只见来人穿的是简简单单的白衬衣搭配牛仔裤,但架不过人高且瘦,配上一张远远看过去都轮廓完美的脸,使得他的昏暗的灯下都好像自带柔光。


    那人很随意地就站在叶修身边,叶修侧过身,朝他笑着,笑完之后就和此人攀谈起来,看起来这两人很是熟捻。


    几个人看着,面上都没有太大反应,但心里早就不是滋味了。


    “叶修他不会真的是出柜了吧?”黄少天旧事重提,声音艰难,“和这个人……”


    没有人开口应答,因为他们看到了更气愤的一幕。


    那人给叶修点了支烟,叶修毫不客气地抽了一口,而后把烟夹在指尖,张嘴对着那人的脸吹一口。


    烟雾缭绕间,他们只能看见那人模糊不清的脸庞靠近了叶修,但叶修一点躲避的意思也没有,唇角勾起,笑容里甚至还带着久别重逢的欣慰。


    心塞到难以呼吸。


    叶修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


    最近的国家队男性们好像有些勤奋过头了。


    他望着和孙翔对打完一次正在看着电脑思索的黄少天,忍不住叹了口气。


    他分明就察觉到黄少天用余光偷偷向他投来,但他却始终没有得到过黄少天一句主动的话语。


    ……不只黄少天。


    叶修的目光扫过全场,轻易就捕捉到了几道偷瞟他的眼神,但当他想细究时,这些人却又扭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干嘛呢这是……”叶修不解。


    他不就是那天拒绝了他们一起出门吃宵夜吗?至于这么生气吗?


    而且当晚他也确实是有事要做嘛,去和新开了一家酒吧的老朋友吴雪峰叙叙旧,顺便去品尝吴雪峰研究了一年做出来的……酸甜榨菜。


    叶修回想起了那天晚上尝到的、难吃到舌头发麻的痛苦,忍不住脸一皱。


    所以他临走前叫吴雪峰出门送他,为的就是喷他一脸烟来出气。


    前队友喂他毒,现队友不理他,叶修觉得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他的表现在某些人加了滤镜的眼睛里就是这种效果。


    先是小心翼翼地看看黄少天和孙翔,再是紧张地望着他们,见他们都对他表现得冷淡,就眼帘低下,眉毛微蹙,一副惆怅委屈的模样,看得他们的心也皱了。


    我们太过分了吧……


    有人这么想。


    但他都有男朋友了还在意他们的感受干什么……


    生气。


    “是你先出柜不告诉我们的。”王杰希说,大小眼里透出冷漠,大有横眉冷对千夫指的气魄。


    “是你先找小白脸的。”黄少天难得说话简洁。


    “你都有男朋友了我们当然要和你保持距离。”孙翔冷哼。


    “事情都这样了,你又何必对我们露出那种委屈的表情呢,都回不去了。”喻文州笑得苦涩。


    “现在分手……我还喜欢你。”周泽楷低低地说。


    活了二十多年连暗恋都不曾有过的叶修无语了。


    “……你们对我到底有什么误解?”


    楚云秀吆喝一声:“yoooooooo~”


    苏沐橙深情地配乐:“啊多么痛的领悟,你曾是我的全部~”



    “小白脸是吴雪峰,你们应该都认识,我在嘉世的前队友。”


    “我是去叙旧的……男朋友你妹。”


    “委屈你妹,哥那是回想起了老吴的厨艺所以管理不好表情了好不好。”


    “好了别说了,爱过。”


    叶修努力想挣脱扒在他身上的黄少天,未果。


    刚刚狗血技能点满的喻文州有些不好意思地咳一声,“那你干嘛要参与人家游行呢?很多人都误会你出柜了呢。”


    “出柜?那是什么?”叶修不解。


    “就是对承认自己是同性恋啊,你那天不是挥着彩虹色的小旗子吗?彩虹色是同性恋的代表色,所以会让人觉得你在出柜啊。”黄少天解释道。


    叶修沉默半响。


    “那是……呃……”


    大家见他的表情由漫不经心渐渐变得了然,随即又复杂起来,纷纷表示好奇极了。


    “就是我在嘉世时一个挺关照的小孩,叫邱非,那天说觉得底下游行的人挥的旗子挺好看的,就想要两把,我那会儿赶巧要买烟,就顺便帮他去问问人家。”


    “哦哦。”大家也渐渐了然,只是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对。


    “后来我去问,他们说只要帮着一起挥一下,就可以送我两把。然后……然后就是你们看到的那张照片里的那样了。”叶修叹气。


    “你傻啊……”不明不白地就出了柜成了gay,他们都替叶修委屈。


    “我还真不知道彩虹色是同性恋的代表色,难怪邱非当年硬要把一把放他房间,一把放我房间的时候,嘉世那些人看我们俩的眼神这么不妥。”叶修回忆当年,感慨万千。


    “哈哈哈。”大家笑。


    “……”大家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邱非你告诉我你想干什么。


    end

评论

热度(2938)

  1. 绝澈岁月懶懶貓兒看萌點 转载了此文字
  2. 墨城少爷节操和下限 转载了此文字
  3. 墨城少爷节操和下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