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在说耶

一颗豆

【all叶】隐藏情敌

慕瑾:



    -魔性!


    -ooc!


    - @征哲汤豆腐 嘻球生日快乐!




    中国队训练室的大门被推开,一个留着飞机头发型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社会气息的青年走了进来。


    大家全都愣了,按理说国家队居住的酒店应该是守卫森严的,可为什么这样一个酷似黑帮人士的家伙都可以轻易进来。


    大家一边迷茫着一边又警惕地望着他。那人在接受了诸位荣耀大神的目光洗礼后刷的一下涨红了脸,脚步也停下,眼神有些慌乱地四处飘忽。


    “哟,小蓝来了?”随着一个声音的响起,这个人的目光终于找到了归处,他热切地跑向了叶修。


    “来了……”他语气有些怯,站在叶修面前却不敢直视叶修,只低头在口袋里掏着什么。


    方锐惊了:“什么情况!老叶这个人是谁?你还认识这种社会人士?”


    “什么社会人?”叶修无语,把目光投向了喻文州和黄少天,“你们知道他的吧?蓝溪阁的五大高手之一,蓝……蓝什么雪?”


    说到后半句话时叶修露出了迷茫的表情,询问起了那人。


    “蓝桥春雪!”蓝河没好气地回答,然后终于掏出了一张帐号卡,示意叶修伸出手,将帐号卡放到他手心里。


    大家就这样看着叶修和这位社会哥相谈甚欢,心里一阵阵的不是滋味。


    “蓝桥春雪?”喻文州一边笑着重复了一次,一边插进了蓝河和叶修中间,“倒是有印象,只是没见过真人。”


    “喻队。”蓝河礼貌地叫了一声,手脚有点慌乱。


    “哦哦哦,这么一说我好像也记起来了,大春有提过你来着。”黄少天跟随队长的步伐插进叶修和蓝河中间,身子不着痕迹地靠近了叶修一些,“你是我粉丝对吧?不会是专程来找我要签名的吧哈哈哈。”


    “对对对,我特别崇拜你……”蓝河拼命点头,稍微有些语无伦次。


    叶修隔着喻文州和黄少天也还要艰难地去拍拍蓝河的肩膀,给他一些直面偶像的勇气:“别紧张,很快你就会被他烦得脱粉了。”


    “靠你什么意思!”黄少天怒,伸出手就想去扒叶修放在蓝河身上的爪子。


    “靠!我才不会!”蓝河怒,直接就伸手去扒叶修的爪子。


    只轻轻一触碰,叶修手背皮肤凝脂般的美好触感就传达到蓝河的掌心里,与此一同到来的,是冰冰凉凉的温度。


    “咦?”蓝河下意识就包裹住了叶修的手,抓到嘴边轻轻哈了口暖气,“你的手太冷了吧?”


    “好痒。”叶修笑了笑说。


    喻文州的微笑里透着黑气。


    黄少天僵住的怒颜透着丢你老母。


    在座各位都看不下去了,王杰希作为蓝雨宿敌,率先履行了“微草精神,吃蓝雨人”的原则,走上前去从蓝河手里扯出了叶修的手,睁着一双大义凛然的眼,坦荡荡地将叶修的手握起来。


    “所以你是来干什么的?为什么可以进来?”王杰希脸色严肃的逼问,好像紧紧捂住叶修手的人不是他一样。


    “是我叫他来的。”叶修一边挣扎着想抽出自己的手,一边替蓝河回答了,“小蓝说假期打算去H市玩一玩,然后来苏黎世看看比赛,正好我有张帐号卡忘带了,就叫他去兴欣拿,然后顺道给我带一下。”


    “君莫笑?”听到叶修的帐号卡,大家的第一反应都是一样的。


    叶修摇头:“当然不是,是我一个老朋友当年的小号,他现在也在苏黎世,我想着给他送回去。”


    大家表示理解,却又忍不住好奇起来老朋友的身份。


    然后叶修转过头对王杰希发出诚恳的询问:“王杰希同志,请问可以放开我的手没有?”


    王杰希看着他,眼色里有几分不满,却还是乖乖放开了。


    接着压低了声音,故意以一种相对来说比较委屈的语调说道:“他就是小蓝,我是王杰希。他可以帮你暖手,我连握着都不行。”一声叹息轻轻地,“叶修,我对你……”


    他话还没说完,叶修就雷出了一生鸡皮疙瘩,忙捂住他的嘴阻止他在狗血言情偶像派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王杰希的嘴闭上了,但他的意志、连带着整个国家队的意志都不会消亡。


    他们的目光紧紧锁在蓝河身上,把这个第一次见到这么多活生生的大神的小粉丝看得又惊悚又紧张,只好用眼神这些人里他最熟悉的叶修求救。


    叶修叹了口气,收回了手,走到蓝河身边安抚地拍拍他肩膀,并对大家说:“你们不要吓着人小年轻了。”


    吓着!小年轻!


    大家怒了。


    难道我们不是小年轻吗!你为什么老是要维护这个黑帮脸!你们什么时候勾搭在一起的!


    大家看向蓝河的目光里多了几分警惕和愤怒。


    可以啊小年轻,装得楚楚可怜去让我们领队护着你,很有心机哦。


    半路杀出个程咬蓝,大家的心情都不是很好。


    “对了,”叶修又想起了什么,问起蓝河话来,“你有没有住的地方,没有的话我那个老朋友在这边也有一套房子,他不常住,就用来出租了。需要的话我能让他收少一些你的钱。”


    “可以吗?”蓝河眼睛一亮,他也就是个给公会打工的人而已,工资确实不算太高,本来还以为这次来苏黎世肯定是要破费了,没想到叶修能给他带来转机。


    “当然,你先四处玩玩,等我们训练结束了我就带你去找他。”叶修说,假装没有看到周围那些人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阴沉的脸色。


    “好,谢谢。”蓝河笑着说。


    叶修回话:“客什么气,回头去帮我们兴欣管一下公会的新人就好了,保姆这活还是你干得最好。”


    蓝河怒:“滚!”


    喻文州和黄少天脸色复杂:“你帮兴欣公会带新人?”


    王杰希脸色带着一丝幸灾乐祸,却也不太好看:“这么说你们是认识很久了?”


    周泽楷的神色有些茫然:“你叫他滚……”


    被这样询问蓝河本能地生出一种不服气感,却没有愠怒,反而条理清楚地进行了解释:“我和叶神是第十区开服后才认识的,不算久。公会之间的勾心斗角让我一度很厌烦,恰好这时候我去兴欣做卧底,因为种种原因帮着管了管公会,这期间我感受到了玩网游真正的快乐,所以会时常再去帮着看看兴欣的公会。最后……叶神虽然也是很懂怎么在网游里翻天覆地,但他的性格始终是坦荡真诚的,即使总是被他气到,但……我很喜欢他。”


    表白来得猝不及防,叶修本人都愣了两三秒,反应过来怪不好意思地咳了一声。


    其他人也反应过来了,望着蓝河用一张社会你蓝哥的脸去又紧张又有点羞涩地面对叶修,一下怒火中烧。


    靠,防黄防喻防王周,结果没防到这种隐藏情敌。


    <<<


    正如化学键要断裂才有生成新的化学键的可能一样,世间所有重生的事物都必须要经过死亡,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亦然。


    明白这个道理的黄少天黑着脸看着叶修和突然拜访中国队的前嘉世第一任副队长吴雪峰相谈甚欢,嘴上难得一句话都懒得讲,但心里的弹幕却刷了个没完,还他妈要是神弹幕,可以变大变小发布在前后左右,全都在刷着同一句话:“你走就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勾引我们老叶!!!!!!!!!”


    “少天你看什么呢?”叶修察觉到了一旁黄少天火热的目光,便随口问了句。


    “看你可爱呗。”黄少天也随口回了句真心话。


    “你更可爱,”叶修从他那好像能装下整个世界,几乎要和爱马仕或者小叮当抢生意的神秘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个小镜子递给黄少天,“看你自己就好了。”


    黄少天下意识就接过镜子,却在碰到镜子那一刻猛然反应过来叶修说了什么,被调戏了的恼怒和隐隐的欣喜交织,让他的话匣子又打开了:“不不不,果然还是你更可爱一点,你不仅可爱,你还白白嫩嫩,像个球一样。”


    叶修皱了皱眉,转头去问吴雪峰:“现在的00后都喜欢这样说话吗?”


    吴雪峰耸了耸肩,表示自己已经赶不上时代了。


    黄少天受挫了,他不明白为什么00后这个群体总是会受到误解,心中无奈,但脑子却还清醒,替身后的一群人问出了他们最想知道的问题:“你不是说训练结束之后带着蓝桥去找你的老朋友吗,怎么还在聊天,难道吴前辈就是你所说的那个老朋友?”


    “对。”叶修说。


    孙翔笑了笑,说:“那你朋友真少。”


    “朋友在真不在多。”叶修说着,手又在口袋里摸索,好像要拿什么出来。


    “哦?”王杰希插话了,“你以为你的真朋友很多吗?”


    “不多吗?”叶修反问。他终于找到了要找的东西,就是蓝河给他带的帐号卡,递过去给吴雪峰,“像你就是。”


    “你误会了,我并不是。”王杰希很果断,“非要说的话,我是'真的很想成为你男人的朋友'的那种朋友类型。”


    “朋友的类型里没有这种。”叶修呵呵。


    “有的。”好久没说话的吴雪峰开口了,声音里似乎有一丝哽咽,“这张帐号卡你为什么一直留着?”


    叶修闻言奇怪了,问:“不是你给我的吗,还说很重要,要好好保管来着。”


    “但是我不是早就给你看过这个号的属性了吗,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号而已。”吴雪峰的眼睛垂下,睫毛幕布般遮盖汹涌的情绪。


    “我知道。”叶修说,“但这不是你交待我的吗,就算是开玩笑我都得好好保管着以后好还给你吧。”


    他的语气淡淡的,表情也一如平常般波澜不惊,但认识叶修这么多年的吴雪峰却隔着他重重的遮掩情感的屏障里看到他真实的内心,那里柔软得像个出生的婴儿,纯洁,也容易被摧毁。


    就在那个小小的空间里,存放着叶修所有的珍惜。无论是老朋友一个玩笑般的嘱咐,还是对最开始时仅凭着爱就能共同努力的嘉世的深深怀念,亦或者是对他付出了众多心血并也收获到了众多关怀的兴欣的爱,还有对身边朋友的山水不露的在乎。


    这个披荆斩棘的强大男人,内心却纯净得让人不敢玷污。


    “叶修。”吴雪峰答非所问地呼唤了一声,嗓音沙哑,不仅把被点名的叶修的注意力给吸引过来了,连那几个结束训练后非要留下围观吴雪峰和叶修聊天的小基佬的奇怪目光都吸引过来了。


    “嗯?”叶修已经叼着烟在抽了,嘴巴懒得打开,只发出个鼻音。


    “队长。”吴雪峰伸出手,抱这个已经27岁的男人搂进了怀里,像安慰小孩一样揉着他的发,丝毫不顾吓了一跳后被叼着的烟给掉地上的叶修有多心痛。


    “早就不是了。”叶修拍拍吴雪峰的肩膀,毫不正能量地说。


    “都随便,你还是你就行了。”吴雪峰的嘴上说着无所谓的话,但施加在叶修腰上的力度却不小,让叶修整个人都紧紧贴着他,骨肉隔着衣物发热,几乎是想把叶修融进他的身体。


    “如果我能不这么喜欢你就好了。”吴雪峰叹了口气,这样说道。


    又一次被表白的叶修已经心平气和了,拍拍吴雪峰的肩膀,心里琢磨起了和蓝河有关的事来。


    他在想,吴雪峰这个样子,要是知道蓝河也对他抱着好像不太单纯的心思,他会不会在让蓝河租住了他的公寓之后在晚上故意关掉蓝河的冷气。


    不过没关系,毕竟蓝河可是来自一年只有夏天和回南天两个季节的G市,苏黎世这点热应该是打不败他的。


    所以他松了口气,接着拍了拍吴雪峰的后背,安慰道:“没关系的,你这种情况很多人都有,像我吧,也老是控制不住自己越来越喜欢我自己。”


    吴雪峰:“……”


    围观的几个人面无表情。


    妈的,又刷出一个隐藏情敌了咯。


    <<<


    总算是送走了吴雪峰和蓝桥春雪两个突然冒出来横刀夺修的人,国家队的人显然轻松了一些。恰好到了晚餐时间,十几个人就一起说说笑笑着走向饭堂。


    还没到饭堂门口,一行人就远远见到一个人蹲在饭堂前发呆,而在目光一接触到中国队时,他却突然跳了起来,属于异国人的英俊面孔上露出了兴奋的神色。


    叶修立刻顿住了前进的脚步,想都没想就把自己身旁的两个人扯着企图遮住自己的身影,并且拉着他们和他一起往回走。


    其中被拉住的张佳乐非常茫然:“老叶你干嘛?”


    “不要问,跟我走就是了。”叶修严肃地警告。


    另一个被扯住的王杰希神色冷漠:“这就是那个在过来混脸熟的时候被你打爆的选手吧?怎么,他要寻仇?”


    “不……”叶修的表情很复杂,有一点恐慌也有一些无奈,搞得一众把他的奇怪反应看在眼里的人好奇心暴涨。


    “叶修!”那个外国人追了过来,嘴里喊着不太标准的普通话,目标毋庸置疑就是中国队的领队。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黄少天一脸八卦,“那个不是我们小一轮的对手吗,那个美国队的队长,叫Alex的对吧?听说他很强吧,老叶什么时候和他混熟了?”


    “应该是上次这个队长想来我们这里打探点敌情时正好碰上我们都出去买东西了,然后只剩下叶修在训练室的时候……”喻文州回忆,“那天我们回来之后叶修不是说他虐了一个主动来和他pk外国选手吗?”


    “嗯。”周泽楷点头,目光朝着已经被Alex追上并被一把拉住手的叶修投去。


    “去……pk……”中文不太熟练的大男孩眨着蔚蓝的眼睛巴巴地看着叶修,拉着叶修的手的力度是叶修挣脱不开的程度,“你上次说了,我还能和你打的……我要赢。”


    “上次是哪次?”叶修淡淡地说,“你后来也和我pk很多次了吧,不能再来了,我的实力都要全部暴露出来了。”


    “暴露出来又怎么样,你又不是比赛选手……”围观的张佳乐吐槽。


    王杰希却是注意到了更细致的地方:“很多次?你只和我们说过和他pk一次吧?”


    叶修奇怪:“难道我什么事都要和你们报备?我是领队还是你们是领队啊?”


    王杰希沉默,看着叶修的眼神冰冷。


    又隐隐带了点怨妇特有的委屈。


    叶修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赶紧转头继续应付这个已经在背地里纠缠了他许久的选手:“我今天太累了,就不pk了。现在我们友好地说再见然后各自去吃饭吧。”


    Alex满脸委屈:“说什么?”


    叶修和颜悦色地重复一次:“说再见。”还是怕Alex听不懂,补了句,“say good bye。”


    Alex眨眨眼睛,抓着叶修的手又紧了紧,张口,字正腔圆地说:“撒浪嘿。”


    叶修:“……什么?”这不是再见的念法吧,还是这是什么地方的方言?


    Alex严肃且更加字正腔圆地重复一次:“撒浪嘿呦。”


    “……”叶修觉得和他沟通不了,于是转过头去问一看就长得知识渊博的王杰希同志,“听得懂他说什么吗?”


    王杰希点了点头,面无表情地说:“我喜欢你。”


    叶修:“……”


    叶修:“这个我知道了,现在麻烦你严肃一点,不要在公共场合随便告白。”


    王杰希的表情几乎瘫死:“他说的那句话是韩语,意思就是我喜欢你。”


    叶修沉默了,围观的中国队也沉默了。


    在一片寂静中,只有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一些其他国家的选手们掩着嘴交头接耳,发出快活且兴奋的窃窃私语。


    吵吵吵,吵个屁啊。中国队的成员们非常低气压。踏马的怎么又来一个,没完没了了是吧。


    <<<


    夜幕降临了,糟心的一天终于要结束了。


    然而有几个人却觉得,有必要就今天发生的这种事和叶修进行深刻的交流。


    “我要敲门了。”站在叶修的房门前,黄少天对身后的几人宣告一声。


    喻文州点了点头,然后看着黄少天的指节屈起,只在门上轻敲了下,房门却自己打开了,想来应该是叶修进门后没有关好。


    这没什么,几个人毫不在意,径直走进了叶修房里。


    一进门,他们就看到叶修正被一个人环抱着坐在柔软的床上,那个人把头埋在叶修肩膀里蹭来蹭去,像只粘人的宠物,叶修却好像没有感觉,自顾自玩着手里拿的笔记本电脑。


    荣耀的四位极有人气的职业选手在这一瞬间表情呆成了二愣子,是真爱粉看到了都会犹豫三秒要不要脱粉的那种二愣子。


    “咦?”叶修看起来应该是在打荣耀太过投入了以至于现在才发现有人进来他的房间了,“你们怎么来了?”


    随着他的问话,抱着他的那个男人也抬起了头。


    那一瞬间,四位职业选手们看到的是一张和叶修一模一样的脸抬了起来,冷然的目光投过来,语气颇为不满:“这些是谁啊?”


    这句话应该我们问你才对吧!


    连表情一向都习惯于展现出腼腆的周泽楷都管理不好表情了,目瞪口呆地看着叶修被这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紧紧箍在怀里。


    四处静悄悄的,没有人开口,但战争的硝烟味却在弥漫。


    一片火辣辣地静寂中,叶修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这是来到苏黎世之后冯主席亲自送给叶修的,作为他认识叶修这么多年都没被气死的这个奇迹的见证。


    所有人都望了过去,屏幕上那个电话号码上的备注名称扎眼得让人火大。




    ——“孙哲平”。








    end






    此处应暴打寿星一顿。


    早上嘲笑完寿星同志生日居然被送了面锦旗之后猛然反应过来,卧槽,这个女人今天生日啊啊啊啊啊,我根本就不知道啊啊啊啊啊,他妈的我想给她写生贺啊啊啊啊,他妈的这哪里来得及啊啊啊啊……。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一天满满都是课的情况下把这篇赶出来的,赶成草稿流了已经。现在肾很虚,正想把寿星打一顿,暴打,打成球那种。


    生日快乐哦,恭祝你福寿与天长。





评论

热度(2747)

  1. 绝澈岁月懶懶貓兒看萌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