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在说耶

一颗豆

【包叶】Now I Wanna Be Your Dog

包子黑起来真的……带感

叽歪歪:

嘉世刚开始动用舆论攻击叶修的时候,有不少被舆论煽动的民众直接想来兴欣网吧围堵揍人。


站在他们的主观角度,他们无比正义,为了深深热爱的战队来惩戒过去不义的队长。


这天来的是个高中生团伙,三个人,鬼鬼祟祟地偷摸进兴欣网吧,当时网吧正在免费开放。


他们没有开机子,只是在机位间转悠,时不时瞥两眼通向二楼的楼梯口。


那样子看着就很不正常,但是那段时间兴欣网吧里的人都不太正常,谩骂声嘲笑声鼎沸,所以他们也就不算特别显眼了。


三人过了差不多十分钟摸到了楼梯口,还没踏上第一级台阶,面前忽然投下一片阴影,三人抬头,一个留着金色长发的高大青年站在台阶尽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


“你们找谁?”


“我们找叶秋。”三人故作镇定。


青年歪了歪头:“这里没有这个人啊。”


“呵。”领头的青春痘男冷笑了一声,“骗谁呢,就连职业选手都说操作君莫笑的人绝对是叶秋!”


“君莫笑?”青年把头歪向另一边,随即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原来你们找老大啊,你们是老大的朋友?”


“朋友?”左边的莫西干头啐了一口,“屁,谁跟那种忘恩负义的家伙是朋友……”


话还没说完,青年已经快速走下楼梯到了他们面前,还是笑得很灿烂:“你刚才说什么?”


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根看不出本体的长棒子。


走近了更能感觉到身高的差距以及身材的差异带来的压迫感,裸露在白色背心外的两条手臂精壮结实,还有青黑色盘旋在肱二头肌和上臂的纹身,让三人团体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你刚才说了什么?”青年用棒端顶了顶莫西干头的下巴,笑容看上去还是相当无害,语气轻快,“再说一遍。”


三人这下有点害怕了,一直没说话的小个子低骂了句“神经病”,就打算把另两个同伴拖走,还没等他们挪步,青年一棍子敲到莫西干头身侧的墙面上,打击力度很大,把三个高中生吓得膀胱一紧,也把陈老板引来了。


“包子!!”陈果的咆哮有些撕心裂肺,“你又破坏公物!!”


包荣兴对陈果抓狂的咆哮充耳不闻,紧紧地盯着那三个抱团的高中生。


陈果没办法,只能朝楼上吼:“叶修!!你管管他!”


“哦……包子,过来。”


拯救兴欣网吧于被拆迁危机中的是从二楼探出头来的男人,青年听到这声音,仿佛忽然长出了狗尾巴和狗耳朵,连一秒的选择犹豫时间都没有,在莫西干头和二楼的男人这道选择题中果断地抛弃了前者,乐颠颠地跑向二楼:“老大你找我啊!”


高中生团伙趁着这个当口赶紧溜了。


陈果对着出现裂缝的墙壁捂心口,心疼坏了。


而包荣兴则随手丢了棒子,在叶修面前兴高采烈地摇着并不存在的尾巴。


陈果气场黑沉地走上楼,站在包荣兴身后,面对着叶修,一脸“你自己捡回来的人你自己管教好”的表情,顺便因为气愤对着他恶狠狠地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然后脚步沉重地走回自己卧室心疼网吧建设去了。


兴欣队规其三:


所有包荣兴选手抽的风都等同于叶修队长犯的错。


因为包荣兴同志的一切行为动机都不是常人能够揣度的,所以一切后果都要由饲主叶修承担。


叶修说这根本就是不讲道理。


陈果说,对你不需要讲道理。


叶修服。


于是照例开始教育起包荣兴。


“包子。”


“是,老大!”


“破坏公物是不对的。”


“是,老大!”


“以后不要砸墙。”


“是,老大!”


“很好。”叶修表示满意,以及既往不咎,“那我们接下来去下个本。”


“好的,老大!”


目睹这场教育的魏琛点了根烟,教育叶修:“光靠爱来感化是不够的,你听过皮鞭与糖果并行吗?”


“没听过。”叶修正在攒重要材料,头都不抬。


“诶呦呵,那你现在听说了吧。”


“我只听得懂人话。”


被暗骂不是人的魏琛瞬间怒了,撩起袖子就要教育叶修做人,叶修眼皮子也不抬一下,直接呼叫对过的外援:“包子,老魏要打我。”


“什么!老魏要谋反!”包荣兴拎着一捆易拉罐做武器冲向魏琛。


“靠!叶修你个臭傻逼!你太他妈堕落了!”魏琛声嘶力竭,“有种单挑啊!”


吼完这最后一句,魏琛的身影正好从训练室的门边消失。


包荣兴非常失望地看着魏琛离开的方向:“现在的人都太不够意思了,老大对我们这么好,居然还有人想造反。我真的对老魏很失望。”


叶修笑了一声:“好了别管他了,包子你回来,你快被怪啃死了。”


“好的老大!”




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人来试图砸场子,因为据传兴欣找来看场子的小混混史上最强。


再后来兴欣的选手们开始登上杂志网络电视等平台,曾几何时生命受到过包荣兴威胁的受害者都颤抖了——


我的妈,兴欣找来看场子的小混混荣耀都打得那么好!


当传言在坊间流传了十几轮后,后来面世的版本已经成为——包荣兴选手主业看场子,兼职打荣耀,一棍子敲碎一面墙,非常不好惹。


而如此不好惹的包荣兴选手此刻正从后环着叶修的脖子,下巴搁在叶修头顶,仔细看的话恍惚间他身后似乎有一条不停摇摆的蓬松大尾巴。


“……”魏琛根本没眼看,掩面哀嚎,“要不要这样伤害老人家的眼睛!现在可是休息时间!”


手指放在键盘和鼠标上的叶修巍然不动:“你有意见?”


魏琛拍桌:“意见大大的有!”


“那你就出去。”


叶修很冷酷。


“我出去?”魏琛冷笑,“我可是兴欣不可或缺的顶梁柱,兴欣怎么能少得了我?”


叶修同情地看了魏琛一眼:“老家伙又在做梦了。”


魏琛气得要跟叶修拼命。




作为兴欣的早期成员之一,包荣兴跟叶修的关系很铁,比起后来来的几个年轻人,包荣兴跟叶修简直就是零距离。


方锐加入之后,对此关系评价道:“你们俩真是如胶似漆。”


彼时站着的叶修被包荣兴从后环住脖子,包荣兴的下巴依然能抵在叶修的头顶。


方锐偷笑:“叶修你个矮子。”


经过的唐柔看了看弯着腿的叶修,再看了看方锐,什么都没说。


“我好像被小唐用眼神侮辱了。”方锐很惆怅。


“呸。”叶修笑骂,“就你这屌样还想被小唐侮辱呢?”


“是的,看来我只配被你侮辱了。”方锐痛心。


“滚吧你。”


“老大,被侮辱是件好事吗?”


“不是。”叶修解释道,“只是方锐有这方面的性癖。”


“日你哦!”


方锐气得破口大骂并扬言要打得叶修叫爸爸,包荣兴的眼神微变,自上而下地看了方锐一眼。


方锐安静如鸡。


事后方锐为自己辩护,他不是害怕包荣兴的肌肉,他只是珍爱生命远离暴力。




“我果然还是觉得你和包子有点不正常。”


某天晚上,魏琛终于憋不住了,对着刚把想跟他一起睡的包荣兴哄回去的叶修,提出了警告。


“哪里不正常?”


叶修一脸“你有毛病吧”的表情。


“哪里都不正常吧。”


魏琛对叶修的弧长产生了好奇,“还是说你本来就是基佬?”


“想什么呢。”叶修脱了上衣,打算去洗澡,“你是不是看了什么奇怪的书?”


“你都不觉得包荣兴对你的热情程度已经远超一般的正常程度了吗?”


“还好吧。包子本来就不太正常。”


“不不不,你还是没能理解我的意思。”魏琛连连摇头,“你说会有哪个正常小弟天天黏着老大,换衣服要盯着看、上厕所也想一起上、洗澡想一起洗、还他妈想一起睡觉?”


叶修想了想:“所以?”


“所以他想睡你啊!”


叶修笑了一声:“是你思想太淫秽了老禽兽。”


魏琛对他翻了翻白眼:“你就笑吧,以后有得你哭的。”




第十赛季的圣诞节,兴欣搞了个互送礼物的节目,在那之前叶修和包荣兴一起去超市买东西的时候,叶修忽然想道:“包子,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包荣兴想了想:“可乐和薯片!还有奥利奥!”


“……不是,我是说礼物。圣诞礼物。”


“老大送我吗?”


包荣兴的眼睛似乎亮了一下。


“对。”


“只送我吗?”


叶修一愣,虽然原本没有这么特别的意思,但是想了想,还是点点头。


包荣兴很高兴地欢天喜地奔跑去了。


叶修有些无奈地笑着跟在后面。


回去的路上,两人经过一家私人订制的饰品店,包荣兴忽然站住,盯着橱窗里的颈饰看,叶修也停下来,跟着他一起看。


“老大。”包荣兴指了指一条黑色低调的皮质项圈,“我想要这个。”


叶修点头,没多想就进店里去给他买了,顺便给他戴上。


包荣兴笑得很开心。


回到上林苑,发现包荣兴脖子上多了个项圈的成员都有点意外。


“在哪买的?”陈果打量了几眼,“还蛮好看的。”


“老大送的!”


包荣兴炫耀道。


方锐大惊失色:“想不到老叶你有这样的性癖!”


叶修懒得跟他说话。


回头,发现包荣兴漆黑透亮的眼珠紧紧地盯着自己。


“怎么了?”


“没什么。”包荣兴抱住叶修。


“是吗。”叶修不甚在意地点了根烟,然后被陈果赶出去,要他抽完再进来。


包荣兴跟出去,蹲在叶修旁边看着他傻笑。




“其实在老大送我沙暴之爪的时候我就喜欢上老大了。”包荣兴的长发垂下遮住半张脸,显得性感而帅气,“老大是我从出生到现在,对我最好的人。”


“包子,那是有目的性的……那时候……我想要你帮忙打副本嘛……你装备好了对我有好处……”


叶修泪眼朦胧,“所以……我真没那么好……”


“就算是那样,我也最喜欢老大。”


包荣兴吻了吻叶修红肿的嘴唇。


叶修打着颤。


一米八八的男人,身高与那活儿成正比。


又没什么经验。


简直要人命。


叶修的眼泪不要钱地往外流,因为太疼太刺激了,眼泪自己就跑出来了。


包荣兴看着叶修那样儿,很矛盾:“看到老大哭的样子我却很兴奋,老大,明天我会不会被赶出去啊?”


叶修根本没力气回答他的问题。




门外的魏琛幸灾乐祸:“我就说有你这倒霉催的哭的时候了吧。”


嘲笑完叶修后,魏琛又觉得特别空虚。


自己有房间却不能进,只能在门外听墙角,还他妈是孤家寡人一个。


“靠……”魏琛悲凉地吐烟,“我才是最倒霉的啊。”






===


===




终于写了篇包叶,虽然很短,虽然都是片段,但是自己满足了[安详躺



评论

热度(6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