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在说耶

一颗豆

【叶修中心】天才少年

我叶就是这么棒,整部全职是叶修的传记。它记录了他走过的路,遇到的人,经历过的所有事,叶修是钻石,无论是什么样的痛苦,都只能把他磨砺得更加光辉灿烂。而我伸长脖子仰望那光芒,满心满眼都是温柔又强大的他。

悠悠堇:

我在写啥?


人物传记?


不对,就是全程吹叶而已。


滤镜超厚,谨慎入内。


叶秋视角比较多。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写啥,你们确定要看吗……


慎入哦。


写完后我自己都傻了……我到底写了啥……


 


***


 


叶修从小和他们附近的孩子不太一样。


军区的孩子打小就皮,家教严也没用,根本阻拦不了他们上蹿下跳。年纪小,打一顿,好得快,不出两天故态复萌。


但叶修觉得那些爬树掏鸟蛋的活动特别没意思,从不参加。


上学后,叶修成绩特别好,每次年级大会老让他演讲,演讲内容千篇一律,无非是学习要靠兴趣,要靠努力。


但叶修觉得学习也没意思,并且很想在演讲的时候告诉大家,我对学习没兴趣,也不努力。


不过要是真这么说了,他肯定会被请家长,然后被老头子揍得家都不认识。


后来叶修无意间在某个暑假因为无聊而打开了一款网游。


然后他发现了这个世界上最有意思的事。


那个时候还没有荣耀,电子竞技也还没起步,叶修只是个中学生。


可他觉得打游戏真的特别有意思,在游戏里的胜利比现实里的第一名有成就感多了。


叶修原本还把分内的学习打理得不错,但不出多久,成绩就开始下降,下降得越发严重。


老师请了家长,言辞和缓,毕竟是好学生,点拨点拨肯定能再上来。


“说吧,怎么回事儿?”叶父忍着怒火回到家质问叶修。


“没怎么啊。”叶修道,“我现在成绩也不差,好歹可以进重点。”


只是重点怎么行,原本拔尖的儿子忽然这么不上进,叶父的火气越来越大。


“你最近在干什么?”


“玩游戏啊。”叶修笑了,“可好玩了,我听说还会有职业比赛,我以后想干这个,职业玩游戏的。”


这实在是太不靠谱了,叶父震怒,又打又训,试图让他打消这个念头,最后砸了他的电脑。


谁知道大儿子冥顽不化,居然跷课去网吧打游戏。


叶父怎么都想不通以前如此优秀的大儿子怎么会变成这样,他做军人出身的也没那么多教育理念,只能抽,抽到他放弃这个念头。


叶修发现他和父亲之间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他最后一次挨打的时候问道:“如果我放弃了打游戏,我一辈子都找不到第二件喜欢的事了,也没关系吗?”


叶父愣了一下,回道:“打游戏算什么正经事,不就是不务正业。”


然后叶修就离家出走了。


在叶修离家出走之前,想要离家出走的是叶秋。


他受不了父亲的教育模式,更受不了天天看着哥哥和父亲针锋相对,他心疼哥哥,却无能为力,他能想到的就只有逃避这一条路。


可当他做完充足的准备后,却在预定离家出走的那天晚上发现行李箱不见了,原本放行李箱的地方留下了一张纸条,画了个鬼脸。


 


叶秋再见到叶修的时候已经是三年后了,他哥翻窗进来,落在他的卧室,叶秋还没睡着,看到不明黑影翻进他的房间刚准备出声,就被捂住了嘴:“闭嘴,是我。”


就算压低了声音,就算这几年嗓音有了变化,叶秋也还是第一时间认出了这个声音,他的眼眶瞬间湿热了,他也压低了声音:“你还知道回来?”


“谁说我要回来了,我问你借个东西。”


“什么东西?”叶秋第一反应是,“钱?”


“呸。”叶修道,“身份证,我要注册成职业选手了。”


叶秋哑然,他没想到,三年过去了,他没等到哥哥被现实打败,却发现他朝自己的理想埋进了一步。


叶秋沉默地翻出自己的身份证,凭着月光看清了哥哥现在的样子。他们的长相仍然相似,但光看眼神却已完全不同。


叶秋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儿问:“哥,你开心吗。”


叶修没有任何迟疑,也不对叶秋的突兀表示疑问:“当然开心。”


叶秋笑了,把身份证递过去:“开心就好。”


 


叶秋在网络上得知了荣耀联盟的建成,职业联赛的展开,以及嘉世战队的王牌选手叫作叶秋。


之后的三年,他用网络了解他哥的辉煌。


第四年,他哥输了。


就差一口气而已。


但是第五年、第六年、第七年,到了第八年中旬,他觉得他哥已经到极限了。


叶秋看不太懂荣耀的比赛,但他知道这种竞技与年龄挂钩,他哥已经够拼命了,也有了足够多的荣誉,就算实力下降,真的责怪他的人却没有多少。


他等啊等,等到了叶秋退役的消息。


他继续等,却没等到叶修回家。


他去找叶修,却发现叶修还没有放弃,他让自己再等两年。


到底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叶秋不明白,他看了叶修退役的纪录片,这人被无数人铭记了,拥有了最多的冠军和荣誉,短期内很难被超越。


这还不够吗?


还不够。叶修的眼神这样说道。


“如果可以,当然想一直玩下去。”叶修拍了拍他的肩膀。


 


叶修几乎失去了曾经的一切。


他不再是人人称道的大神,却是背信弃义的背叛者。


但他根本不在乎,他不为了任何一个人去比赛,只是为了自己喜欢而已。


这种话往往听起来像是自我安慰,像是故作清高,但放在叶修身上,却并不是如此,他是真的这样想,他从来只是因为自己喜欢,而做着这一切。


他感谢每一位曾经支持他的人,但他不会说自己是为了其中的任何人才去比赛,去取得胜利。


心怀感谢,但是决不妥协。


他的胜利属于队友,属于他自己,但不会是为了某个人。


 


叶秋最佩服他哥的一点在于他哥的勇敢。


他一直觉得如果他也能找到热爱的事物,他未必会想他哥那样愿意倾其一切地去为之奋斗。


就算他哥后来说当初的自己幼稚又自私,他也仍然觉得能为了打游戏而离家出走的人很酷。


他也做过不切实际的梦,但也只是在夜间做梦。


他哥在白天做梦,在黑夜做梦,梦了十几年。


他偶尔觉得他哥仍然是那个从小被老师长辈赞颂的天才少年,大概只有天才才有能力如此勇敢又壮烈。


但他哥再也不是小时候的那个天才少年,因为他滚过尘土,也去过高处,没有磨平棱角,却也学会了承担。


叶秋忽然拉了拉叶修的手,这时他们已经年过三十。


“怎么了?”


“没什么。”


叶秋笑了笑,他总是看着他哥的背影,现在却能与他同行。


天才不再是少年,却依旧是他最崇拜的哥哥。


 


***


 


我写这东西有什么意义,没关系,自我感动吧。

评论

热度(2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