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在说耶

一颗豆

【all叶】爱是金钱

叶秋真是好弟弟啊✧*。٩(ˊωˋ*)و✧*。

悠悠堇:

叶秋哥哥和叶修弟弟的故事。


背景…就当作“关于无论如何都无法预测的意外事项”的后续番外吧——


论叶秋哥哥是如何从哭包进化成霸总……之类的。


时间线和年龄差都跟意外事项一样。




01




从叶秋有记忆起,他就在为自己的弟弟擦屁股了。


叶修从小就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孩子,幼儿期好奇心堪比有九条命的猫,少年期干过各种不犯法的坏事,在家长眼里从小到大基本不干正事,于是在家教极严的老叶家没少挨揍。


叶秋很小的时候就学会用自己那小小的身板罩着叶修,一边哭鼻子一边说:“爸爸别打叶修。”


然而这只会激怒他爸把他们俩一起揍了。


被揍完后,叶爸爸气呼呼地转身走了,留下叶秋抱着叶修在那儿发抖。


对于那个年纪的小屁孩来说,这点皮外伤跟爬树掏鸟蛋从树上摔下来差不多的程度,治愈起来倒也不花时间,就是疼,疼得眼泪哗哗地流。


叶秋抱着叶修的小身子,坚强地抹了把眼泪,安抚道:“别哭了,等会儿哥哥给你买冰棍吃。”


叶修略为鄙视地看着叶秋,用袖子给他擤鼻涕:“我又没哭。”


果然叶修白净的小脸上一点湿意都没有,倒是叶秋哭得眼睛肿得像兔子。




02




叶修从小不爱哭,据叶妈妈说,他生下来没多久就学会笑了,不过不是婴儿特有的能治愈一切的天使微笑。


在亲戚朋友拿小玩具逗弄他的时候,他往往露出一副看破一切的表情,别的婴儿笑起来会发出充满童真和感染力的笑声,而他基本不笑出声,就是带着一脸微笑,特别安静地看着你。


当亲朋好友因为他对小玩具不感兴趣而失落的时候,他才会伸手碰一碰那些玩具然后看着大人们无奈地笑,就好像在说“这下你们满意了吧”。


总体而言就是个相当奇怪的孩子。


比起奇怪的叶修,叶秋小时候要正常多了,该哭哭该喝奶喝奶,要说有哪里不太正常,就是有点太黏着叶修了。


他只比叶修早出生几分钟,婴幼儿期的两人相当于从存在的那一刻开始,就只分开过几分钟的时间,他们睡一张婴儿床,穿一样的衣服,睡着的时候看上去一模一样,但是要区分也很简单,肚皮向天睡得四仰八叉毫无形象的是叶修,蜷缩着身子,紧紧攥着叶修小手的是叶秋。


叶秋小时候总是哭,哭个不停,有事哭,没事也哭,哭得同床的叶修嫌他烦。


叶妈妈在床上听着叶秋没事乱哭的声音闭目养神,一睁眼,差点被吓死,叶修正攀着婴儿床的床围试图越狱远离叶秋这个噪音源,而叶秋跌跌撞撞地爬了两步的距离,抓着叶修的腿不让他走。


叶妈妈赶紧爬起来把叶修按回床上,叶秋急急忙忙地抱住叶修,生怕他又跑了。


后来叶妈妈发现叶秋哭得少了,仔细观察了一阵子,叶妈妈发现了端倪。


每次叶秋一端起要哭的架子,叶修就迅疾地伸手,把自己的小手指塞进叶秋的嘴里,而叶秋这时候往往会愣一愣,接着就捧着叶修的手开始吮比喝奶的时候还起劲,也顾不上哭了。


后来发展到叶秋一想哭,就自己主动骑到叶修身上去啃他软软的脸,叶修被啃得一脸口水,叶妈妈硬是从一个婴儿的脸上看出了看破红尘的表情。




03




后来叶妈妈说起小时候的事,叶秋总是不愿意相信,叶妈妈说:“以前你总喜欢骑到叶修身上磨蹭他,睡觉一定要挨着叶修或者抱着他,还老是喜欢啃他的手指头。”


叶秋说什么都不相信,满脸通红,叶修一脸意味深长的表情看着叶秋,叶秋别扭地转过头去,他一直特别在意所谓“哥哥的尊严”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


在他的记忆里,叶修从来都没有叫过他哥哥,向来都是直呼其名,很不客气。


但是他一直自己觉得自己非常大度,不会跟弟弟一般计较。


可是如果叶修在外遇到什么事不告诉他,他就会非常生气。


比如那天叶修脸上带着一块青在叶秋班级门口等他,叶秋一看就怒了:“谁干的?”


叶修白他一眼:“关你什么事啊?”


“你是我弟弟,你说关我什么事?”


叶秋的眼神也好语气也好都让叶修觉得陌生,虽然只是一些同学间的小摩擦说清楚后叶秋也没把那同学怎么样,但是那样陌生带着怒火的叶秋却留在了叶修的记忆里。


叶修和叶秋过十岁生日的时候,叶妈妈又说起这事,抹了抹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当初那么小那么软的两坨孩子,现在都长得这么大了,叶秋,你现在应该没再咬你弟弟的手指头了吧。”


“……”叶秋闹了个大红脸,半天不肯说话。


叶修顶着个纸质的小皇冠,伸出食指盯着叶秋的下嘴唇:“喏,给你啃啃。”


叶秋气急败坏地拍开叶修的手,顿了顿,又捏住,两只手交扣在一起。


他们就牵着手开始许愿,吹完蜡烛后,叶秋偷偷问叶修:“你许了什么愿望?”


叶修看了叶秋一眼,凑到他耳朵边上说悄悄话:


“我想离家出走。”




04




“我想离家出走”这到底能不能算生日愿望是当时的叶秋考虑的第一个问题,他从没把这句话当真,直到三四年后的某一天,叶修真的离家出走了。


这跟普遍意义上的离家出走很不一样,不是赌气性质的离家出走,也不是最终会被警察叔叔送回家的离家出走,是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离家出走。


在叶修离家出走之前,他频频与叶父发生争执,因为他不知从什么时候迷上了网络游戏,非常沉迷,甚至想把网络游戏发展成事业,这理所当然地遭到了叶父的反对和胖揍,于是在某一天,叶修离家出走了。


叶秋一度很迷茫,那是初中的暑假,他坐在他和叶修共同的卧室里叶修的那张单人床上,他想了很多事,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想,迷迷糊糊间睡着了,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过了好几天,家里的气氛依然压抑而冰冷,叶秋吃完晚饭机械性地打开电脑,QQ自动登录后他的眼神猛然亮了一下。


那个这几天一直显示“0/1”的分组忽然变成了“1/1”,他的心跳瞬间加快了起来,指尖微微颤抖地点开了分组,点击那个头像,打开了对话框。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类似愤怒,生气,迷茫,悲伤,难受之类的心情纠缠在一起郁结在他心中,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始对话,就在这时候,对话框最上方跳出了“对方正在输入……”。


叶秋一愣,两秒后,就弹出了一句话“我在H市找到了落脚的地方,一切都好,不要担心”。


叶秋虚无地拨着键盘没按下去,他想说的话很多,想叫他赶紧回来,想骂他,想说自己非常想他,想说的话太多,反而不知道应该从何说起。


只过了两秒,叶修就发来了句“我还有事先下了”。


头像立刻就变成了灰色,叶秋呆愣片刻,怒摔键盘。




05




叶修离家出走之后,叶秋成为叶家一级保护动物,上下学都有人接送,周末不准外出,形同圈养。


叶爸爸曾询问过叶秋,叶修有没有跟他联系,被他爸那双沉稳冷静的眼睛盯着,叶秋面不改色:“没有,他把我拉黑了。”


他爸又盯着他看了三秒,点点头,转身走了。叶秋松了口气,背后已经冒出了汗,汗毛竖起。


他第一次对他爸说谎。


其实他也不是没想过把叶修在H市的事告诉父亲,说不定靠着父亲的人脉不出两天就能把叶修找回来,然后叶修就会像以前一样一直在他身边。可是他知道他绝不能这样做,如果连他都不支持叶修,那叶修就没有任何一个愿意支持他的家人了。


叶秋坐在床上的时候,小点经常会蹿进房里趴在他的脚边,看着空着的叶修的单人床。


小点是他和叶修十二岁生日的时候他爸善心大发送给他们的生日礼物,原本想要养宠物却屡屡被拒的两兄弟,终于在那个生日得到了一只两个月大的小土狗,雪雪白的,总是在笑。


“你也在想他吗?”叶秋抱住小点的脖子,小点呜咽了两声。




叶秋时不时能碰上叶修QQ上线,他们会聊两句,虽然叶修从没说过自己的生活状况如何,但叶秋知道,他一定非常辛苦。


叶秋依然很迷茫,他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只是机械地生活着,日复一日地埋头学习。


那段时间,网络上掺着毒的黑鸡汤盛行,某天叶秋看到一条博文,大意是:人们常说钱买不来快乐,钱买不来家庭和睦,实际上并非如此,和睦的家庭大多富裕,快乐的人生一般不缺钱。人们常说爱是关心陪伴,实际上爱是金钱,人们对于爱的人,是不吝于花费金钱的。


那一刻,在叶修离家出走之后就一直感到十分迷茫的叶秋,好像忽然找到了人生的方向,他的人生终极目标一下子变得无比清晰,那就是:包养弟弟。


他们家不缺钱,或者说算是B市上流圈能排上号的,但是他们俩从小虽然不能说是穷养,但也相去不远了,尤其是叶修离家出走之后连带叶秋的零花钱也被克扣,似乎生怕叶秋偷偷接济他弟弟。


而这一刻,电光火石间,叶秋懂了,这个世界上没有钱不能解决的问题,如果有,那只是因为钱不够多。




06




叶秋从叶修走的那一年开始苦读投资理财,投身金融学习,敷衍希望他将来能去当兵的老爸,并在16岁生日的时候郑重地宣布,他想从商。


他爸虽然一向希望儿子能像自己一样当个兵多获几个勋章努力为国争光并且从小严格教育他们,但是有了物极必反的前车之鉴叶修在,叶父也就不敢太强迫儿子,从商就从商吧,总比玩游戏要好。


那年暑假,叶秋串通从小玩到大的那群公子哥,骗他爸他们要一起去H市旅游,他爸想了想,觉得男孩子们一起出去多游历游历也好,便答应了。


叶秋在H市下了火车,在出口处东张西望,然后看到一个再熟悉不过的人冲他招手,他的心里闪过诸多想法,眼眶发热,但还是非常冷静地站在原地,等着那人小跑着来到他面前。


那人长高了不少,但比他矮了些,原本他们两个一般高,现在可以明显看出身高的差距。


叶修的五官长开了,看上去竟然可以用眉清目秀来形容,当然一部分原因也是叶秋对自己容貌的肯定。


叶秋皱着眉头捏了捏叶修的手臂:“怎么回事儿,瘦得跟猴儿似的。”


叶修挣脱他的手,笑嘻嘻地:“哪有,是你长得太快了。”


叶修带叶秋走到他和苏沐橙苏沐秋一起住的出租屋,那时候荣耀联盟才刚刚起步,三个人再加上全嘉世成员的小日子过得很紧巴,叶秋一进老房子的大门就拧起了眉毛,看着那不规则的楼梯,眉毛似乎可以打出个中国结。


叶修伸出两指撸了撸他的眉间:“别这个表情,你这样我很难办的。”


叶秋这才收敛了一下,努力心平气和地跟叶修一起走到了三楼,看着他敲门,看着门打开,再看着两个容貌俊俏的年轻人探出头来。


“哎呀,真的长得好像。”女孩子兴奋地比对着叶修和叶秋的容貌,青年拍了拍她的脑袋:“别这样,不礼貌。”


然后对叶秋温和地微笑:“你好,是叶秋吧,叶修常跟我们说起你,快进来。”


叶秋有点惊讶地看了叶修一眼,没想到叶修居然还有点良心,叶修注意到叶秋的视线后挑衅一笑:“你该不会听不出这是客气话吧?我只跟他们说过我有个特别爱哭的哥哥,叫叶秋。”


“……”叶秋咬牙切齿,“真想揍你。”


叶秋进了屋,发现这屋真小,忍着没皱眉,四处逛了一圈后,发现只有一间卧房一间客厅连着厨房,以及带厕所的洗浴间。


苏沐橙正给叶秋端茶,叶秋问她:“你们晚上怎么睡觉?”


苏沐橙如实说:“我睡床,我哥和叶修一起打地铺。”


叶秋忍着没发作,点点头,没再多问,忽然发现叶修和苏沐秋不见影儿了:“他们人呢?”


“在厨房,做饭呢。”


叶修那小子还会做饭?叶秋心神一动,走到厨房门口,往里一看,差点变身喷火龙喷火。


只见他弟站在水槽前洗小番茄,苏沐秋站在他弟身后,两手撑在他弟两边,凑在他弟耳边说了句什么,他弟就把一个刚洗干净的沾着水珠鲜嫩水灵的小番茄喂给了苏沐秋。


叶秋的表情非常可怕,在他涂了好几层滤镜的眼里,那颗小番茄,又名圣女果,简直就像是他亲爱的弟弟一般纯洁可爱,但是被送进了大灰狼的嘴里。




07




由于叶秋忽然提出要出去吃,叶修和苏沐秋停止了洗菜的活动,四人找了家饭馆点菜。


“别点那么多,又吃不掉。”叶修看叶秋在菜单上豪放地勾选,拉住他的手,“这点够了。”


“不够。”叶秋挥开叶修的手,“你在长身体要多吃点。”


“那也不能浪费啊。”


“反正浪费的是我的钱。”


“你真败家。”


“为了你我愿意败家不行啊。”


“哦,那随便你。”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席间另外两人表情都有点微妙。


晚上苏沐秋把叶修旁边的位子让给叶秋,自己去网吧,也就是嘉世俱乐部的据点睡了,叶秋和叶修打地铺,叶秋久违地睡在了叶修的身边。


叶修的身上有香皂的气味,闻上去很干净,他似乎有些疲惫,叶秋还没关灯他就阖上了眼。


“喂。”


“干嘛?”叶修的声音里带有困意,温热的吐息呼在叶秋的耳边。


“你跟那个苏沐秋……”


“嗯?”


“算了,没什么。睡吧。”


“嗯,晚安。”


“晚安。”




第二天早上,叶秋是被热醒的,他略有起床气,烦躁地睁开眼,动了动眼睛,看到一个毛茸茸的脑袋。


叶修整个人贴在他的身边,仿佛一只巨型八爪鱼,不过叶修比那种冰冷黏腻的生物要温暖柔软的多,他透过宽大的背心看到叶修的腋窝和稚嫩的胸膛,看到叶修细白的胳膊上隐隐带着汗珠,显然也觉得热,不过没有醒来。叶修的一条胳膊横在叶秋的肚子上,搂着叶秋的腰。


叶秋仰躺着,视线在天花板和叶修冲着他的发旋间游移,抑制不住地傻笑起来,过了几分钟,他小心翼翼地抱住叶修。


他好久没有迎来过如此幸福的清晨。


如果没有人打扰的话,这样的幸福感应该还能持续更久。


而打扰他的人,正一脸青红交错,大概内心十分复杂。


“早上好。”叶秋冷静地跟苏沐秋问好,他刚从网吧回来,手里提着早点,第一件事就是先来客厅看看状况,结果一眼看到兄弟友爱的场面。


“早上好。”苏沐秋表情很扭曲了,“叫叶修起来吃早饭吧,等会儿我们还要去俱乐部。”


叶秋还没说什么,叶修就主动醒了,一手抱着叶秋一手揉揉眼睛,哼哼了两声,再伸个懒腰,在场两位男士在第一秒心都快化了,第二秒就充满敌意地彼此对视,像是两只在争夺领地的大型动物。


叶秋在这时候忽然发觉了盲点,脑后闪过一道电光。叶修这样的睡姿,最终岂不是白白便宜了天天跟他睡在一起的苏沐秋?




叶秋在H市待了一个星期,走的时候塞给苏沐秋一张银行卡,苏沐秋一愣,义正言辞:“就算你给我一个亿,我也不会和叶修分开的。”


那坚毅的表情,刚正不阿的台词,以及对自我人格的捍卫,与昨天晚上苏沐橙看的偶像剧中被男主角妈妈用钱侮辱的女主角别无二致。


旁边的叶修和苏沐橙一脸“我不认识这个人”的表情。


叶秋翻了个白眼:“拿着,我弟的伙食费。”


苏沐秋皱了皱眉:“我不会短叶修的饭。”


“你拿着,你们不是有很多需要花钱的地方。”叶秋的态度不容分说。


叶修关心的倒是别的现实问题:“这里有多少钱啊?”


“自己猜,密码你生日。”


“不也是你生日?”


总之,最后那张卡被收下了,叶修去察看金额的时候呆了三秒,在QQ上问叶秋:“你去抢银行了?”


叶秋回答得很快:“瞧你那点出息,这点钱也需要抢。”


“您真是让我肃然起敬,土豪求包养[爱心][爱心][爱心]”


“你从哪儿学的这些乱七八糟的?”


叶秋佯怒,但心里乐开了花,繁花似锦,花路的尽头是包养弟弟的远大目标。




08




叶秋再次见到叶修,是在B市的微草俱乐部,他家弟弟被一群男人围在中间,在叶秋的眼里就好比一只小绵羊掉进一大群大尾巴狼里,好吧,就算他弟弟是只小狐狸,但是当大尾巴狼有一大群的时候,小狐狸和小绵羊的结局差别大吗?不都是被吃干抹净吗呵呵。


要说叶秋为什么觉得这些人心术不正,倒真不是他gay眼看人基了,主要是因为他们看他的眼神,和当初苏沐秋第一次见他看他的眼神是一样的。


惊讶中带一点试探,试探中带一点讨好,讨好中带一点尊敬,尊敬中带一点“请把弟弟交给我”的决心,不,是狼子野心。


不过叶秋不动声色,暂时与其他人达成友好共识,因为他觉得现在最主要的还是得先解决苏沐秋这个最大的敌人。


苏沐秋和叶秋的眼神在空中交锋,又纷纷看向正在和周泽楷PK得不亦乐乎的叶修,仿佛在问“我是不是你最重要的人,你为什么不说话”。




09




叶秋本来就是成绩优异的孩子,在叶修离家出走后更是发奋苦读,连连跳级,完全就是别人家的孩子。虽然跟那些十三岁读大学的神童不能比,但是他也在刚成年后就毕了业,在他爸的些许帮助下开了家小公司,后来越做越大,目前即将上市,而他弟在职业圈也混得如鱼得水,这是他打的第三个赛季,已经在职业圈站稳脚跟,经常有人讲他称作“第一人”,只不过反对的声音也很多,不少人都拿叶修的做派说话,说他太不大气,比起周泽楷这种华丽的强大,叶修显得太小家子气。


周泽楷的粉丝和叶修的粉丝也一向是最不对头的两家,撕得纷纷扬扬,恨不得把彼此撕成碎片洒在风里飞扬。


这在之前的两年基本上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之前的两年网络上基本没有叶修的负面消息,也很少看到有人公开批判叶修。


这主要是因为叶秋有钱。有钱就能决定舆论导向,叶秋如是说道。


后来发现叶秋花钱干这种事的叶修恨铁不成钢:你有闲钱干这种事,还不如来投资我们战队!


叶秋惊道:“宝贝你怎么这么有商业头脑,要不要来帮我做事?”


叶修无语。


不过后来叶秋倒是真乖乖听话不再“浪费”钱了。


后来,叶秋的公司公开上市后,开了个记者发布会。


发布会的视频,一度日播放量破百万,在这个发布会召开前,“定个小目标比如一个亿”曾引起热议,后来有人回忆道“我曾以为那已经是我们这些正常人所不能理解的终极了,现在看来,还是远远比不上叶总的一番话”。


在当时的发布会现场,叶秋一露面,有些记者就神色怪异地开始窃窃私语,因为他们对于电竞有所涉猎,都看出这个人,几乎长得与电竞选手叶修一模一样,虽然气质截然不同。


这场发布会之所以广为传播,主要在于叶秋对于记者问的一个问题的回答。


“请问叶秋先生是怎么做到如此年轻,却如此成功的呢,你有什么小建议要给与你一样年轻的创业者吗?”


叶秋微微一笑:“首先,你要有一个弟弟。”


记者们:???


叶秋接着说:“这个弟弟,不一定要特别懂事,但在你眼中一定是特别可爱的。”


“你要非常爱他,然后你就会有创业的动力。”


“因为爱就是金钱。”








(大概还没写完)






***




原本短时间内不想写短篇了,但是最近心情不好,想写点轻松的,就开始写乱七八糟的后续了。


当我发现在“意外事项”里理应跟老叶同样是18岁的叶秋居然已经是小总裁了而没人提出异议的时候,我发现大家对我逻辑上的漏洞还是很宽容的,所以我的漏洞就越来越多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4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