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在说耶

一颗豆

【all叶】私人时间不接受采访

哈哈哈哈哈哈

悠悠堇:

@祈等 点文。


一个生无可恋的叶记者。


 


***


 


前略。


叶修成为了一名临时记者。


别问为什么这么突然,别问凭什么不用考证,就凭他爸是叶父,就因为他弟是叶秋。


叶修暂时驻扎在H市,和常先是同事。


不过还是住在上林苑,平日里H市B市两头飞,每个月一定要回家几天让家里的他和她和他和它看看他精神不抖擞的风貌。


他退役后的日子过得清闲,但也没闲过头。


好歹也是混官职吃皇粮的一份子,对自己的分内之事还是十分走心。


好吧,也许没有十分,但七八分也还是有的。


比如,每周轮上兴欣主场的记者会,他都是会出席的。


不像一般记者那样踊跃举手期待被点到,如同一年级的小朋友。


他就窝在一个角落,仿佛生根落户,也不理会其他人不断打量过来的视线,安静地做一个吃瓜群众。


这种安静混口饭吃的行为在前几个星期保持得很不错,因为前几个星期不是兴欣去豪门,就是中下游战队来兴欣这边儿,前者叶修不用跟去,后者中下游战队的小朋友不敢惹叶修。


谁知道要是点这位记者朋友起来他会问出什么问题,会不会让人万分沮丧,甚至怀疑人生?


简直是薛定谔的记者会,搞得人心惶惶。


还好叶修一直蜗居在角落,从未举起那双金贵的手,让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第五周开始,事情不受控制了。


蓝雨战队来兴欣主场了。


比赛蓝雨赢了,于是在兴欣之后开记者会。


兴欣开完记者会,一行人往外走,叶修也从角落里站起来。他们战队今晚要一起去吃小龙虾,冰镇的,麻辣的,五香的,叶修饿了,就打算偷偷溜走。


结果走进来的黄少天眼尖地发现了那个偷偷摸摸的身影,厉声道:“我们蓝雨的记者会还没开呢,怎么有记者朋友这就准备走了?请问你的职业道德呢。”


被叫住的叶修无奈,朝兴欣那边打了个手势,示意自己等会儿过去,让他们先去点菜,然后坐下了。


黄少天这才满意了:“这位记者朋友,谢谢你的配合。”


谢你个头。


叶修开始头痛了。


蓝雨的记者会欸,有黄少天的记者会欸。


太惨了。


叶修蔫儿吧唧地坐下,等待凌迟的开始。


记者会的开头还很正常,等到司仪要点记者回答问题的时候,他收到来自黄少天的指示,勇敢地点名:“最后一排左数第一位记者朋友,你有什么问题?”


一片安静祥和的气氛,无人应答。


司仪脸上的笑容有些许僵硬:“最后一排左数第一位记者朋友,不要看手机了,你有什么问题?”


拿着手机的叶修暗道这记者会上居然还有人会偷偷看手机,哪个记者那么不敬业,他抬起头,却发现周围都在看他,他看热闹的表情秒变严肃,仔细一想,从舞台上看下来,最后一排左数第一位的确是他。


叶修站起来,面色平静:“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又没举手。”


“快问快问。”不等司仪作答,黄少天倒是先嚷嚷起来了,“你知道这场子里有多少记者想对我提问吗,点到你了你居然还不想问?”


叶修低声:“我觉得应该也没有多少人会想提问你。”


要问也是问喻文州或者卢瀚文,谁会冒死提问黄少天。


卢瀚文噗哧笑了,见黄少天前辈磨牙看向他,才后知后觉地用双手捂住嘴,可无辜了。


黄少天这才再次看向叶修:“你哪家报社的,是不是不想混了?”


叶修有靠山,完全不惧淫威:“我是兴欣养的记者,专写夸兴欣的稿子,你不知道吗?”


叶修可有名了,写的稿子特别让人记忆深刻,整个编辑部都被他的文采折服,能把自己建的战队夸得那么丧心病狂完全不避嫌,这种事也只有他做得出来了。


后来再也没有人强迫临时记者叶修写过稿子。


但叶修最初写的那几篇稿子在网上广为流传,引起粉黑共高潮。


黑子: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鄙视][鄙视][鄙视]


粉丝: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艸`*)[可爱][可爱][可爱]


职业选手们也大多观摩过叶记者的大作,纷纷嘲讽之。


但仔细想想他那把兴欣一砖一瓦都夸得像金子一般的态度,唉,真想把他拉来自己家战队听他吹吹自己。


这边黄少天是彻底跟叶修杠上了,硬要他提问,不提问就不给他坐下,十分任性,叶修被缠得不耐烦,随口问道:“昨天有人拍到你和嫩模一起在火锅店吃饭,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黄少天嘴巴一时合不拢,转头向喻文州求救,谁知喻文州若无其事地别过头,嘴角带着意味深长的笑意。


黄少天感受到了社会的险恶以及人心的冷漠。


“叶修前辈我知道。”卢瀚文小朋友眼睛亮晶晶的,“黄少说这是商业唔唔唔……”


卢瀚文话还没说完就被黄少天捂住了嘴,叶修挑挑眉,黄少天讪讪地朝他笑着,叶修冲他笑回去,然后施施然坐下。


司仪整理场面:“请记者朋友尽量询问跟今晚的比赛有关的问题。”


之后,黄少天全场安静如鸡,记者感到诧异之际,又松了口气。


记者会结束后,叶修咻咻地遁走,走位技巧跟他刚出道的那会儿比起来毫无退步。


兴欣的吃小龙虾都吃嗨了,问叶修怎么才来,都快没他的份儿了。


包荣兴推给叶修满满一碗虾肉,摇着尾巴等夸奖。


半小时后,黄少天全副武装出现在了龙虾店。


一来就挤开了坐在叶修左边的方锐,因为右边是苏沐橙,他不敢招惹。


“老叶,这个你要听我解释一下。”黄少天围巾捂嘴,瓮声瓮气,“我跟那人一点关系都没有,真的,我们就是一起拍了个广告,然后老板硬要我请人家吃饭。我和她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发誓。”


“好吧。”叶修点点头,“就算你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你跟我解释干嘛?”


黄少天哑然,心里委屈,但是他不说。他居然不说,可见他有多委屈。


不过黄少天心里觉得有些奇怪,老叶平时也不刷微博,不关心国家大事,更别说花边新闻,他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这时候被黄少天叉出去的方锐开口了:“老叶,你别相信黄少天,新闻里都说了:‘两人举止亲密状若情人’。”


是你啊。黄少天咬牙切齿。


这方锐借着天时地利,就知道在叶修面前给别人使绊子。


黄少天怒气冲冲地朝他竖了两根中指,方锐不以为然地翻了个白眼。


“黄少天,你到底是来干嘛的。”叶修咬着小龙虾,“该不会是来请客的?”


正和方锐互相嫌弃的黄少天听叶修这么说,立刻放弃了和方锐的斗争,把脑袋靠在叶修的肩膀上:“对,我就是来请客的。大家多吃点,都算我的。”


陈果立刻摆手推拒:“这怎么好意思。”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陈老板。”黄少天笑得阳光灿烂健康向上,“我请客就和叶修请客是一样的,不要客气。”


魏琛冷笑,方锐呵呵。


叶修倒是赞赏地看了黄少天一眼,喂他吃了个小龙虾。


第二天,不少选手都看到了昨晚的记者会,见黄少天在记者会上公然挑衅叶修结果被反调戏,都乐不可支,而黄少天的这种行为在后来被纷纷效仿。


比如隔了两个星期来兴欣主场比赛的轮回,赛后记者会上,门面担当江孙周三个美青年往台上一坐,整个会场蓬荜生辉,女记者心怦怦跳。


司仪再次点了在角落看热闹的叶修来提问。


叶修瞪眼,他根本没举手,这司仪能不能点个举手的记者问,没看到全场就只有他没举手吗。


叶修不情不愿地站起来,打量了圈刻意扭着脑袋不看他的孙翔、在他眼中笑得像只小狐狸的江波涛,以及安安静静的周泽楷。


果断选择提问周泽楷。


“请问周泽楷选手,你对今晚自己的表现满意吗?”


全场记者厥倒。


这家伙到底在问什么没营养的问题,好好的一个提问机会都被他浪费了。


叶修料想着周泽楷大概会回答“啊哦嗯”之类的,没想到周泽楷看着他,紧紧盯着:“你觉得呢?”


叶修眨眨眼,想了想:“我觉得不错。”


“谢谢。”周泽楷笑了,春暖花开,高冷男神融化成世纪暖男。


女记者集体昏倒。


叶修也晕乎乎坐下,他总觉得刚才周泽楷试图在大庭广众之下勾引他。


好吧,就当是他的错觉吧。


又过了两个星期,霸图来了。


往日嘉世与霸图死敌,后来随着叶修转入兴欣,霸图的仇恨值就转移到了兴欣。


叶修吸取了前两次的教训,觉得自己应该举手,偌大的场子里要是就他一个人不举手,那多显眼。而且这次来的是霸图,司仪说什么都不会让自己起来提问。


因为在霸图人民的心里,叶修是那么的阴险狡诈卑鄙无耻,要是让他起来,指不定他要问些什么让人下不来台的问题。


所以叶修放心地举起了手。


霸图也是一个十分霸道的战队,直接略过司仪,队长韩文清指名道姓:“叶修站起来。”


“……”


叶修觉得这样不行,不能韩文清叫他站起来,他就站起来,不然他多丢面啊。


可所有人的眼神都黏在他身上,电视也正在转播,他不得不站了起来,就好像是怕了韩文清一样。


叶修站着,捏着小本本,面无表情地看着台上坐着的三个老熟人。


张佳乐笑得幸灾乐祸,不过掩饰得很好,如果不是叶修和他熟得知根知底,根本看不出这忧郁系小帅哥正在以他吃瘪为乐。


于是叶修问道:“张佳乐选手,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正在心里偷着乐的张佳乐茫然地看向叶修,见叶修盯着自己,嘴角含笑,下意识脸热地摇了摇头。


然后叶修就坐下了。


他就坐下了。


连坐他旁边的常先都要受不了了,恨不得摇晃他的肩膀好好教导他什么才是一个记者的职业素养。像他这样纯来捣乱的到底浪费了多少记者渴望得到的提问机会,他的良心不会痛吗。


叶修记者遭到了记者朋友们的口诛笔伐,顺便连冯主席都遭到牵连。


冯主席心里苦。


他也是被逼无奈才公派叶修当个小记者。


要不是B市有名的那位姓叶的大爷吩咐要给叶修搞个小职位干干,让叶修不要太无聊,他也不敢把叶修放出来吓人啊。


他之前也并不知道,叶修居然是那位大佬的大儿子,而大佬似乎自世邀赛夺冠后就对叶修很纵容,原来想让叶修回家接手家里的产业,后来见叶修没兴趣也就放任自流了。


冯主席苦哈哈,这阶级社会真是暗无天日。


而这星期,兴欣要飞B市,跟微草打比赛。


叶修随行。


回家看看狗,顺便看看叶秋和他爸。


结果没想到家里有个王杰希,叶修整个人都惊了。


这王杰希打算作什么妖。


叶修戒备地看着他。


却见他爸从里屋走出来,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一脸赞赏:“这小伙子不错,上次我们在茶室遇到,一见如故。你说人家跟你一样玩游戏,怎么就比你懂事那么多呢?


叶修面无表情,王杰希已然打入家庭内部,连小点都冲他摇尾巴。


趁着叶爸爸转身去泡茶,叶修扯着王杰希和他头碰头,警戒道:“你什么情况?”


“我?”王杰希表情淡然,“我想接受你的采访。”


“……”


“你可以采访我的私人情况,如果满意的话,我们可以进一步发展。”


“……如果不满意呢?”


王杰希笑:“你会满意的。”


 


***


 


为不走寻常路的王杰希鼓掌。

评论

热度(4099)

  1. 绝澈岁月懶懶貓兒看萌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