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在说耶

一颗豆

【双叶】相对性

双叶也太好吃了😭

悠悠堇:

@_山河表里  


震惊!期末答辩前的点文竟到老叶生日才还!


 


双叶主。有点其他叶(很少很少。


写着写着发现,艾玛我又偏题了。(对不起这位姑娘)


 


***


 


叶秋做了个梦。


梦里他哥没有离家出走。


他们一起健健康康地长大。


工作,结婚,生子。


然后叶秋醒了。


叶秋反应了几秒,暗骂一声,看了眼手机,才凌晨三点。


他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最后爬起来,打开隔间门。


对面是叶修的房间,他俩的房间中间被打通了个门,小时候就有了。


直到八岁的时候,叶秋还是不习惯一个人睡。但都这么大的人了,也该一个人睡了。叶父就把叶秋和叶修强行分房,叶秋可难过,晚上咬被子不敢闭眼,盯着漆黑的天花板,双眼湿乎乎的。


忽然他听到了开门声,叶修开了那个打通的门,轻手轻脚地溜进来,钻进他的被窝里。


两具热乎乎的小身子贴在一起,头抵着头埋在被窝里说悄悄话。


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叶父发现这两人居然又黏一块儿去了,大怒。


并且深信一定是顽劣的大儿子爬上了小儿子的床,训斥之。


叶秋急得团团转,想插话,插不进,正要掉眼泪,却看到叶修朝他挤了挤眼,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然后被他爸用手刀削了下脑袋。


他爸训完了,也不给甜枣吃,转身就走了,留下叶秋一脸做了坏事的怅然,小心翼翼地拉住叶修的手,希望哥哥不要嫌弃他。


叶修捏了捏叶秋的小手,拉着他出去爬树了。


叶秋现在二十七岁,事业有成,北京城内大名鼎鼎,各位叔叔伯伯家喜欢他的小女孩从他们家排到天安门——其实他们家距离天安门挺近的。


可他近年来情感经历空白,没有女朋友,当然也没有男朋友,虽然他撩妹技术不错,但是从来没和谁确定过关系。


叶秋打开隔间门后果然看到那个盘腿坐在老板椅里的人还戴着耳麦,完全无视自己让他十一点前睡觉的要求,手下飞快地操作着键盘鼠标,丝毫没有发现背后有个人正阴沉着脸。


直到耳机被人脱下,显示屏一黑,叶修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了叶秋的存在。


“干嘛呢,”叶修埋怨道,“这boss就差一点被我们拿下了,要是没了你赔得起吗?”


叶秋冷声道:“我怎么赔不起?你要多少我就赔你多少。”


显然是试图用金钱来解决问题。


“哎,我说你能不能不要再用你资本家的那一套了?”


叶修不满,试图反抗。


“资本家怎么了?”叶秋旋转了下椅子让叶修面对自己,伸手捏住他脸颊,“不是资本家怎么养你?”


叶修觉得这句话有歧义,但他没说,他觉得今晚的叶秋有点奇怪。


怎么说呢,叶秋的眼神变得特别成熟,不像是以前在他面前总是气急败坏,咬牙切齿。这样的叶秋反而让叶修觉得不像叶秋了。


事实上叶修也知道,叶秋年轻有为,风度翩翩,只有在面对自己的时候,才会露出小爪子,像只被主人忽视的小猫咪。可实际上却是只大型猫科动物,有獠牙也有利爪。在他不在叶秋身边的这些年,叶秋已经完全长成了一个独立成熟的男人。


简直是别人家的弟弟。


叶修盯着叶秋沉默片刻,心里想的完全和叶秋不是一回事儿。


叶秋见他哥就这么定定看着自己,以为自己拔网线的行为触犯了叶修的底线。


他有点委屈,他哥居然因为区区一个野图boss,就瞪他。


好吧,他知道这野图boss也许在经营层面上跟公司的重要订单差不多,可也就区区一只,值得他哥这么瞪他吗。


叶秋刚准备呛他哥几句,忽然被叶修伸长胳膊摸了摸头。


叶秋:“……?”


陷在旋转椅里的叶修爬起来,向浴室走去:“我先洗个澡,你继续回去睡呗。”


“你还没洗澡?”叶秋看了眼挂钟,火气又被挑起来了,“我要是没进来,你就直接通宵了是吧。”


“你怎么语气跟咱爸似的,”叶修的声音从浴室传来,隔着扇门,变得柔和些许,“叶秋你这样不行,过早进入更年期。”


叶秋觉得自己再呆这儿得被叶修给气死,但他还是没走,气呼呼地倚着床头柜,等着叶修洗完澡出来,他得好好说道说道他。


可他坐在叶修的床上,似乎依稀闻到了常年间不曾围绕在自己身边的气息,他本来就半夜惊醒,现在闻着这若有似无的味儿再次被勾起了睡魂,等到叶修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发现叶秋已经歪在自己床上睡着了。


叶修正在擦头发的手顿了顿,他走到床边俯下身,戳了戳叶秋的脸颊,叶秋没什么反应。


叶修认命地把他还垂在床下的腿搬上床,深觉弟弟身体的肌肉含量很高,看着高高瘦瘦的,搬起来死沉死沉的。


安置完叶秋,叶修把头发擦得半干不干,关了灯窝在叶秋旁边睡了。


差不多过了十分钟,察觉到叶修均匀的呼吸,叶秋掀开眼皮,他哥之前那并不轻柔的动作显然弄醒了他,不过他装睡装得很流利,等叶修睡着了,才把他往自己怀里带了带。


叶修的头发还没干,叶秋的下巴往他头顶搁的时候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湿意。


这人一如既往的不会照顾自己。叶秋闷笑,得,以后还是得麻烦自己照顾。


叶修的身上还带着沐浴的潮湿热气,混着好闻的沐浴乳果香,叶秋搂着他,在许久未有的满足感中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叶修难得醒得比叶秋早,一醒来就感觉到热。


他和叶秋睡在一个被窝里,叶秋拥着他,把他死死锁在怀里,叶修艰难地动了动被埋在他胸膛的脑袋,稍微仰头看到叶秋冒出胡茬的下巴。


这几年叶秋在叶修都是个无懈可击的精英形象,和邋里邋遢的他本人比起来,简直一个天一个地,他很少见到叶秋这么自然懒散的样子,也不由觉得有趣,费力地伸着手指去戳戳刚冒出头的胡茬。它们不影响叶秋的英俊,反而显得叶秋比往日里更成熟。


“你干嘛?”叶秋醒了好几分钟了,他哥一直戳他下巴,他不醒也得醒了,而且大早上的,他哥在他怀里扭来扭去,让他几乎是立刻硬了。


不过叶修暂时还没发觉这点,等到他发觉的时候,叶秋已经假装刚醒了过来,并且捏住了他的手。


叶修沉默地思索片刻,确定了横在自己腿间的那玩意儿来自他朝气蓬勃的弟弟。


不由夸赞:“青春青春。”


叶秋又气又恼,还有点于他哥来说已然不存在的羞,他几乎想把他哥从头到脚啃一顿,啃得满身牙印才好消了大清早的火气。


而他哥还火上浇油,掂量了下他的器物,赞道:“够大啊叶秋。”


“……”


叶秋现在只想揍他的屁股。


偏偏这人一点都不顾兄弟友爱,撩拨完他后挥挥手,走向洗手间刷牙洗脸,留下叶秋和自己腿间的兄弟大眼瞪小眼。


吃早饭的时候就他们两个,爸妈出门参与青老年活动,小村庄里农家乐,带走小点,留俩小的看家。叶修趴餐桌上看叶秋在厨房里忙碌,叹道:“弟,你要相貌有相貌,有车有房,居然还会下厨,怎么就没女朋友呢?”


叶秋真想抽一顿这缺心眼玩意儿的屁股。


“我下星期出差。”叶秋把早饭放叶修面前,动作很不温柔,“你一个人能行吗。”


“可以啊。”叶修戳破荷包蛋,舔舔筷子上沾到的蛋黄,“我下星期去微草那边看比赛,兴欣对微草,跟你说,特别精彩。”


叶秋翻了个白眼:“还没比呢你就知道精彩了。”


“我当然知道了。”叶修一脸“我是谁啊”的表情。


叶秋特别了解叶修一切表情所代表的含义,十分嫌弃地反问了句:“你当你是谁啊?”


叶修被他逗笑了,餐桌下的脚踢掉了拖鞋,蹭了蹭他的膝盖。


叶秋哼了声,任他就这样把脚搁自己膝盖上不挪窝了,但嘴里不忘讽刺:“怎么,显示你腿长啊?”


叶修笑而不语。


 


过了一个星期,叶修把叶秋送到机场,然后转身去找王杰希他们玩儿。


这天微草附属的体育场人满为患,叶修被安排在特等席,看着原本熟悉的舞台上熟悉的角色们针锋相对,叶修嘴角含笑,混在嘶吼兴奋的人群中,似乎已然融入其中。


比赛结束后叶修被引着走入后台,包荣兴第一个看见他,扑过来就是一个熊抱。


也不知道是不是兴欣的伙食太好了,包荣兴更壮了,叶修被他一个冲撞,差点GG,要不是包荣兴搂着他,他可能已经跪了。


“包子,下次扑前先给个信儿。”叶修拍拍包荣兴的肩膀。


包荣兴虚心接受,屡教不改。


和有段时间没见的兴欣众人见面后,王杰希提议大家一起去吃个夜宵。


叶修心想家里也没人,就应了下来。


 


“比赛结束了没,回家了没,想我了没。”


另一边,远在美帝的叶秋给叶修发微信,一分钟后收到回复“没没没”。


叶秋都能想象到叶修回复时的表情,漫不经心的,似乎在刻意逗弄自己,想看自己张牙舞爪的样子。事实上他哪有那么容易被惹怒,他哥似乎当他这些年是白混的,轻轻松松就能被激到跳脚。


只不过是在他哥面前,他乐意幼稚一点。


叶修离家出走后,他做过许多梦。


梦见过他们一起长大后的种种结局。


有好的有坏的,但他想一定不会比现在更好了。


他的哥哥缺席了他这么多年的人生,是个大混蛋。但是如果没有这些年的分离,他一定不是他,他哥也不会是现在的他哥。


他觉得这样挺好的。


可一想到他哥这些年勾搭的烂桃花,他又觉得他哥回来偷身份证的那年,他应该大吼一声吵醒爸妈把这小偷捉拿归案,而不是和叶修一起做贼。


叶秋盯着那行“没没没”看了许久,还没想好回什么,那边又来了条消息。


“快点谈完生意,等你回家做饭。”


叶秋沉默了三秒,亲了口手机,发了条语音过去:“洗干净等我。”


 


 


***


 


祝这对兄弟幸福。


 


是不是看不懂这篇文和标题有什么关系?


巧了,我也不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2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