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在说耶

一颗豆

【all叶】龙好叶公[下]

😂😂😂

悠悠堇:

慎入!!!!!放飞自我!!!!!!!让我飞得更高!!!!!


 


***


 


围观群众一度觉得自己在做梦。


不然他们怎么会看到叶修和吴羽策吻上了呢,而且还是吴羽策主动。


“你打我一下。”


魏琛戳戳方锐。


方锐毫不含糊地在他背上拍了一巴掌。


魏琛嚎了一声,立刻清醒了:“妈的,不是在做梦!”


而吴羽策此刻也撤回了自己的脑袋,冰冷的表情出现了一丝笑意:“不好意思,我脚滑了。”


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


现场的朋友都没真瞎,谁都看得出是吴羽策忽然凑上前,把叶修给强吻了。


现场的朋友也有幸见到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景——


叶修懵逼了。


而叶修本人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这人刚才怎么把舌头伸进来了。


吴羽策舔了舔嘴唇,又笑了一下:“好吃。”


“……”


难道要他说好吃你就多吃点。


叶修完全状况外,搞不懂事情是怎么发展成现在这样的。


龙也惊了,它发现自己的力量回来了一些,暖融融地在身体里回转,它的身体也拉宽拉长,显然是成长了。


龙的眼睛里精光四现,恨不得再让叶修和吴羽策亲个半小时。


可它愿意不代表其他人愿意,方锐和魏琛一起拎着叶修的衣领把他拖走。龙心中暗恼,但也无可奈何,只能扑扇着翅膀跟上,现在的它体形比原先大了二分之一不止,早知道叶修和别人接个吻能让它恢复力量,它早就制造事端让叶修亲个八百遍了。


在龙看来,接吻这件小事显然是可以反复和不同人做的,它的是非伦理观和人类截然不同,但它也知道在人类看来,接吻是件私密而重要的事,所以它稍许有些惊慌,万一叶修因为刚才的意外而讨厌它了该怎么办。


兴欣休息室里,阴云密布,暴风雨前的宁静,小浪花叶修因为浪出了花而被所有人围观,像是某种珍稀动物。


“你喜欢吴羽策?”


方锐的关注点很奇怪,叶修并不知道他为何会出此一问,但回答还是要回答的:“要说喜欢还是讨厌,那应该是喜欢。”


“我说的是想要跟他谈恋爱的那种喜欢。”


“我又没谈过恋爱,我哪知道那是哪种喜欢。”


“……”


方锐秒扑街。


魏琛看不下去,接手道:“那吴羽策亲你的时候,你怎么不推开。”


“我又不演电视剧,我为什么推开。”叶修的胜负欲来得很突然,


“要是随便推开,岂不是我先认输。”


魏琛也败了。


这时候挽救局面的是包荣兴选手,他从刚才开始就异常安静,此刻忽然扑到叶修身边,含了两下他的嘴唇,又伸舌头去舔。


场面俨然失控。


“包子你在干嘛!”


魏琛拉开包荣兴,神色崩溃,“你发什么疯呢?”


包荣兴无辜舔嘴:“我没发疯。”


“刚才老大被那个人亲了。我觉得不舒服,就把被那个人亲的地方覆盖掉。”


你是狗吗!


还带标记地盘的?


叶修也被打击到了,从刚才开始他就跟不上这个世界的脚步,虽然说世界一直在进步,但会不会也进步得太快了一点,他都快晕了。


龙也快晕了,它的力量又开始在身体里奔涌,忍不住要给包荣兴竖起大拇指。


马上就要开始和虚空的常规赛,还好兴欣的选手心理素质过硬,在这接二连三的非意外接吻后,仍是调整好了心态,没耽误比赛。


虚空亦是如此。


只不过在赛后彼此握手的时候,仍是尴尬了一下。


尤其是当叶修和吴羽策握手时,叶修清晰地感受到吴羽策用指腹挠了挠他的掌心,面上却丝毫端倪也不现。


这也是个牛人,叶修表示服。


 


这个意外被叶修选择性地丢在脑后,兴欣的其他人自然不会泄露八卦给其他人取乐,虚空方面虽然有个疑似很八卦的李迅,但也没有将叶修和吴羽策那个意外的吻宣扬出去。


这件事就像被大家遗忘了一般。


但龙没有遗忘。


它深深记得叶修和别人接吻时自己体内骤然涌现的力量,于是它暗中使坏了诸多让叶修脚下一滑或者平地差点摔的场面,成功地制造了这起兴欣内部惊现接吻狂魔真身为队长叶修的民事案件。


 


比如从二楼下来的时候险些一脚踩空,正好被楼下经过的乔一帆抱了个满怀顺便亲了个脸。


乔一帆的嘴唇上残留着叶修脸颊的触感,特别软。


他的脸很红,叶修以为是自己太重了,忙向乔一帆道歉,毕竟乔一帆这小身板看上去比叶修本人要小了一个型号。


乔一帆摆手表示一点都不重,他抱得动。并暗暗决定从今天开始健身,练出硬梆梆的腱子肉,向包荣兴看齐。——当然后来他并没有成功。


 


比如莫凡和叶修前后脚地到达训练室,那时候训练室里还只有他们两个,莫凡脚下一滑,叶修赶紧扯住他,没想到用力不够猛,反让自己被带倒,还一口啃上了莫凡的嘴。


妈的真疼。


基本不说脏话的叶修心里爆了粗口。


他的嘴唇被磕破了,莫凡也是,他们一嘴血地看着彼此,莫凡一向毫无波动的眼睛起了波澜,他舔去叶修嘴唇上的血迹,再让叶修帮他舔。


美其名曰:


“口水疗伤。”


叶修差点就信了。


 


比如安文逸,好好地吃个饭,他们队长以一个高难度动作摔进他的怀里,然后两人嘴唇就贴上了。


安文逸镜片后的眼睛里闪了闪光,甚至吸了一口送上门来的柔软唇片。


而他们队长则是一脸平静地站起来,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轻薄:“不好意思啊小安,意外意外。”


“没事。”


安文逸推了推眼镜,他希望这种意外可以多来几次。


 


“你真的够了。”


叶修火速回房揪住这只长大了不少的龙,“就算我不要面子,我们队的其他小朋友也是要贞操的。”


“……”


龙觉得这人还是担心一下自己的贞操比较好。


“可我也想早点变回原来的样子。”


龙小声地说,甚至有点委屈。


叶修沉默片刻,低声道:“你就不能等一下吗,再等一会儿,这个赛季拿了冠军我就回老家结婚。”


龙两爪子按叶修嘴唇上,帮他呸呸呸了好几声:“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


历史经验表明乱立flag是没有好下场的。


但叶修用实际结果证明,这个世界上有些人就是专门为了打脸而生的。


 


龙和叶修一起回到了B市,回到了好多年没回的家,然而没过多久就一起被打包扔到了集训地,和国家队面面相觑。


龙感慨万千,仰天长叹:“罢了罢了,既来之则安之,待你亲遍这群人,我也差不多能变回来了。”


叶修冷笑,他的意见呢?


然而现在已经恢复过半力量的龙,已经不是昔日被叶修欺压的小奶龙。


它围着叶修飞了两圈,忽然觉得现在这样也挺好。


既然它都和这人绑定了十几年,那么再等个十几年似乎也没问题。


叶修不知道龙在想些什么,只当它又在盘算要让自己和其他人亲嘴。


叶修防备地看着它往前走,一时不察,撞到了某人的怀里,再一抬头,正好嘴唇碰上个软软的东西。


 


孙翔在走廊上看到叶修,发现他心不在焉地看着旁边的空气,没有注意脚下,一点都不注意安全。


他走过去,也没打算提醒叶修,但不知为何就是往叶修那边走去了,结果叶修完全没察觉到他的存在,笔直地走过来,也没绕道,孙翔哼了一声,心想你不让道,我也不让道,看看最后谁让道。


结果一不小心,他们就亲上了。


两人反应不一,叶修是立刻怒瞪身边的龙,孙翔则是满脸通红。


龙这下真的冤枉了,它什么都没做,自己不看路也怪它吗?


 


- end -

评论

热度(2681)

  1. 王叶叶叶-何初木乃伊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