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在说耶

一颗豆

【All叶】嘿你拿错了剧本

性转也很有趣!

缪缪萨:

杨柳折。:



悠悠堇:







        纯恶搞,不含恶意的搞笑文。








        请调低接受度入内或不要入内。








        来自与CP寒狗的聊天,写了一个段子。








        很不科学的一个段子,但是我CP说了,悠悠堇写文从来不需要科学,悠悠堇就是科学。我觉得这很有道理。我们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终于不是混更了。








 








        最后提醒一次,有病慎看。








 








        ===








        ===








 








 








 








        二年2班的叶修被人看不爽很久了。
        被讨厌的原因很简单,喜欢他的人太多了。
        于是讨厌他的人也就多了。
        “大家都是同学嘛,多大仇啊。”
        午休,叶修跟青梅苏沐秋一起吃饭的时候随口说道。
        “你也该习惯了。”
        苏沐秋把自己的三文鱼色拉分给他一半。
        这时候学生会长喻文州带着一脸优雅得体的微笑走进B班教室,停在叶修面前:“今天放学有空吗?想和你单独谈谈。”
        “没空。”苏沐秋在叶修回答之前说道。
        “啊呀,我应该没跟苏同学说话吧?”喻文州还是笑得那么温和,眼睛微微眯起。
        苏沐秋回敬一个更好看的微笑。
        二年B班的大部分人都差不多习惯了,每次午休基本都会演上这一出,男主角不变,就是女主角可能会发生改变。
        叶修,二年级生,长得还可以,不算特别帅,身高中等,家庭条件未知,总体来说普通。
        跟岛国后宫动漫的男主差不多程度的普通。
        也拥有跟岛国后宫动漫男主差不多程度的后宫。
        后宫动漫中的义务角色基本齐全,除了已出场的会长系和青梅系之外,还有傲娇系、无口系、冷傲系、元气系和学姐系若干。
        但是叶修似乎并没有后宫男主所必备重要人设——温柔的大好人。
        事实上任何和叶修有过较深接触的人都知道,叶修这货嘴巴毒,还偏偏经常一针见血,性格恶劣,不喜社交。
        这也是叶修被人看不爽的原因之一。
        在学校里,叶修毫无疑问是受到孤立的学生,但是不要紧,他本人根本不当回事,日子依旧过得潇洒,这就让人更看不惯了。
        这天放学,叶修被人堵了,看校服颜色是一年生。
        叶修叹气:“新学期到了,新的傻逼入学了。”
        领头的那人被气得半死,那人看上去挺帅,看鞋和校服内搭的T恤就知道是有钱人,他冷笑一声:“你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叶修点头,那人得意一笑,还没等他接着说什么,叶修就接道,“一个傻逼。”
        那人气死,捂着胸口招呼身后小弟去揍人,叶修挑起一边眉毛:“你确定要跟我打?”
        那人阴笑:“我可是特意打听过了,你的体育成绩差得一塌糊涂,身体素质也不怎么样,这么多人,不愁打不死你。”
        叶修点头:“我打架的确不在行。”
        一年级得意极了:“你现在跪下求我,我说不定还能放你一马。”
        叶修笑:“你为什么要急着给自己立flag?”
        这种经典的反派台词必将招来反转啊亲。
        果然,三分钟后一年级们都被打得半死。
        肤色较深的战斗力极强少女韩文清揉了揉自己的拳头:“找死。”
        “谢谢。”全程蹲在地上鼓掌喊加油的叶修站起来,走到韩文清身边。
        韩文清眉头紧锁:“没出息,以后跟我一起回家。”
        叶修表示无所谓。
        于是他就每天和韩文清一起放学回家,原本和叶修一起回家的苏沐秋这几天因为担任学生会干事正好有事,等到事情结束,忽然发现原本两人独处的回家时间莫名其妙就变成了三人行。
        苏沐秋面上不动声色,实际上已经黑气弥漫,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和喻文州一样属于腹黑角色。
        当天晚上就到叶修家和他同床共枕,聊了一晚上的天。
        被苏沐秋抱着手臂的叶修面色坦荡地感受到某些柔软的部位,语气淡然:“沐秋,我们都这个年纪了,你觉得这样合适吗。”
        “有什么关系?”苏沐秋微笑,“小时候我们不还一起洗澡?”
        ……这能一样吗?叶修这么想,但是没有说。
        聊到一半,有人悄悄打开叶修的房门,拿着闪微弱光线的手电筒,看清床上景象后勃然大怒。
        “苏沐秋你怎么又来了!”叶秋站在门口,气得全身发抖,“身为一个女人,你还有没有一点矜持了?我哥都多大了,你还和他一块儿睡!”
        苏沐秋还是笑:“叶秋你才是,那么晚了来哥哥房里干嘛?有这么晚还偷偷潜入自己哥哥房间的妹妹吗?”
        叶秋一时哽住,嗫嚅了一会儿朝叶修吼道:“哥哥最混账了!”
        然后就跑了。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缓慢地开口,“叶秋也到了叛逆的年纪了,哥哥我稍微有点伤心啊。”
        “其实你们是同一天生的。”苏沐秋友善地提醒。
        第二天,苏沐秋非常无意地把昨晚跟叶修睡在同一张床上聊了一整宿的事透露了出去。
        叶修再次成为男同学仇视的对象,女同学躲避的变态。
        “我有的时候在想,”叶修喝了口苏沐秋递给他的绿茶,“你该不会是讨厌我?”
        “怎么可能。”苏沐秋漂亮的眼睛紧紧盯着叶修,“就算你对我做了那样的事,我也还是很喜欢你。”
        话音未落,叶修便感觉到周围火辣辣的视线钉满了他全身,他有点无奈:“……我们真的只是聊了一晚上的天而已。”
        某知名不具的同学A冷笑:“夜晚的聊天嘛,大家都不是傻子。”——得到围观群众的热烈响应,以及苏沐秋低头害羞的疑似默认。
        一时间周围的视线更辣人了,叶修不由怀疑苏沐秋是不是故意想要置他于死地。
        这天,叶修不管走到哪里,都能感受到充满敌意的视线,那些看向他的眼神中充满故事,左眼写着始乱终弃,右眼写着妖艳渣男。
        叶修全当作没看见。
        放学后,作为值日生的叶修去倒垃圾,被一个高挑的女生堵在角落。
        “听说你跟苏沐秋睡了?”
        “你听谁说的。”叶修歪歪斜斜地站着,打了个哈欠,
        “饭可以多吃,话不能乱讲。”
        “那也就是说没这回事咯?”女生挑高一边眉毛。
        “没没没。”叶修敷衍,“没事了吧?没事我……”
        话说到一半被打断了,高挑的女生吻了上来,叶修并没怎么珍藏的时年十七的初吻,就被搞没了。
        第二天,流言一下子就散开了。
        据说叶修在睡了苏沐秋之后,又在楼梯间跟孙哲平接吻了。
        叶修本人对此依然当没听见,不知道,不了解,但是自然有人想了解。
        当天叶修被叫到学生会办公室,接受了副会长张新杰长达两小时的思想教育。
        张新杰,黑长直,红框眼镜,薄嘴唇,面相清秀,眉目纤长,标致美女。
        嘴巴一开一合,但不像某黄姓少女一样显得喋喋不休,叶修就盯着看。
        “你在想什么?”张新杰察觉到叶修的走神,不悦。
        “在想你。”叶修随口答道。
        张新杰沉默三秒,捂住红红的耳朵,放行。
        叶修歪歪扭扭地走出去,心想早知道这种话管用就早点说了,走到一半被叫住,叶修以为张新杰要反悔,撒脚丫子就打算跑,被逮住,张新杰帮他整理好领带,视线在解开三颗扣子露出的锁骨处摇曳片刻,然后放行。
        回去路上遇到孙翔和黄少天,孙翔看到叶修,头一扭,哼一声,当作没看见:“真是脏了我的眼。”
        黄少天叽叽喳喳凑上来,左右盘问这两天听到的关于叶修的八卦,问了无数遍“是不是真的”。
        叶修被吵得脑仁疼,忽然听到旁边有人冷笑,是孙翔。
        “像这样的人渣当然什么都做得出来。”孙翔拧着脖子,完全无视叶修。
        “你怎么还在这?”叶修疑惑。
        “什……”孙翔瞪大一双好看的眼睛,气得满脸通红,“我又不是喜欢你才在这的!”
        说完转身跑了。
        叶修还没说什么,黄少天又在说了:“靠,连孙翔都被你攻略了,真不简单啊你。”
        “什么跟什么啊。”叶修揪了揪黄少天的黄毛,“走了,请你喝汽水,只要你闭嘴。”
        黄少天欢呼了一下双手抱住叶修手臂。
        两人一起去小卖部的路上,毫不意外的,新八卦就这么产生了。
        而真正将叶修推向渣男巅峰的要数三天后的天台事件。
        周泽楷,校花,好看得不得了,大长腿,品优典范,容易害羞,话少颜好,拥有一批誓死捍卫其纯洁之身的迷弟迷妹。
        这样的周泽楷,周五,放学后,天台上,跟叶修表白了。
        “我……我……”周泽楷满面通红,红得很好看,半天也只能说出个我字。
        叶修耐着性子听了一分钟,大发善心,大胆猜测:“你喜欢我?”
        “嗯。”周泽楷点头。
        ……我原本只是想开个玩笑。叶修没想到自己猜对了。
        这件事不知道怎么回事又被传播出去,叶修这下完全生活在了水深火热之中。
        但是叶修本来就不太喜欢和人交际,再加上班上还有苏沐秋做啥都跟他一起,完全体会不到被孤立的感觉,就算在走廊里遭到白眼,苏沐秋也不忘安慰叶修:没关系,这些人的白眼没你翻得有味道。
        转眼到了暑假,喻文州邀请叶修一起出去旅游,还叫上了好多人,但只有叶修一个男人,这种时候再感觉不到些什么就不对了。
        大巴上,已经在空调下坐好的叶修瘫痪在椅:“就我一个男的?不好吧。”
        “挺好的。”喻文州笑道。
        叶修就觉得没问题了。
        到了外地,喻文州提前租了个旅游公寓,进屋,看上去不错,开空调,发现开不了,快热死。
        喻文州打电话给负责人,人家说已经联系修空调的了,要两三个小时。
        叶修默不作声地从阳台搬了个梯子进来,放在空调下,爬上去,伸手搞了搞,拨了拨,弄了弄:“行了。”
        下面的孙翔用遥控器一试,果然开了。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孙翔不忘自己的角色设定,很尽责地担当着傲娇役。
        叶修爬下来,出了汗,下意识当家里一样拎着后领把上衣脱了,露出没肌肉的上半身。
        皮肤比这里一半以上的女生还白,胸前两颗因运动而挺立的乳头彰显存在感。
        孙哲平调笑:“粉红色,娘们似的。”
        叶修这才想起这里还有异性在,于是又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默默把T恤重新穿上了,顺便评论孙哲平:“你真像个老流氓。”
        期间错过了其他人别有深意的眼神。
        晚上,吃完饭一起去不远的温泉区,叶修泡在男汤,没什么人,露天,安静,环境好,想睡觉。
        朦胧间,听到有人进来的声音。
        叶修迷茫地看着入口进来的那几个人,脸挺熟的,但也有点陌生,原本柔和的线条变得有些棱角,原本柔软的曲线,变得非常平坦。
        打头的喻文州赤裸裸坦荡荡,胯下有屌,后面的也都是。
        “这是怎么回事?”叶修这时候居然还相当冷静。
        “这个故事有点长。”苏沐秋温和地笑道,“今晚我们慢慢聊天。”
        然后他们就聊了一整晚的天,还不够,第二天又聊了好久。





评论

热度(1442)

  1. 媤维早阿 转载了此文字
  2. 豌豆在说耶缪缪萨 转载了此文字
    性转也很有趣!
  3. 早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