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在说耶

一颗豆

【all叶】可以,这很叶修。

哈哈哈哈哈哈哈取名技术一流😂

悠悠堇:

        复习思修,复习到一半,腿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


        非常短的段子。


        苏到不忍直视,稍微恶搞,慎入。



 




        某一天在所有选手投入训练的当口,叶修出门闲逛了一圈,逛到半圈的时候,遇到了一个人,外国人。


        通过外套上的国旗,叶修认出他应该是德国国家队的一员,对照队服编号,是德国队队长。


        叶修的脑海内迅速推演了一遍德国队所属小组赛的可能赛况以及之前对德国队的水平预估,得出了德国队基本上肯定从小组赛中胜出——也就是很可能成为中国队对手——的情况。


        叶修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很好,没穿队服,再看了一眼消防玻璃上自己的投影,很好,看上去挺不像个高手。


        于是就上去跟德国队队长搭话,询问他是否能跟自己一战。


        德国队队长正在休息,见一个比自己矮上不少的东方人忽然向自己挑战,内心有点诧异,原想拒绝,但想想现在也没事干,便答应了,和叶修到公共区随便进了个包间,刷卡登入。


        德国队长示意叶修选图,叶修就选了最普通的擂台,地图加载出来的时候着实把德国队长吓了一跳。


        他已经很久没在单人赛中看到有人使用这种简单纯粹的图,而叶修埋在电脑屏幕后撇了撇嘴,那德国队长果然用了张非比赛用的卡,看来心也不算大。


        不过按叶修迄今为止的造化来看就算对方用的不是常用角色,他也能分析出对手的习惯和风格。


        三分钟后,比赛结束。


        德国队长目瞪口呆地看着灰白的屏幕,叶修退出竞技场拔出自己刚才随手从训练室里顺出来的骑士号。


        叶修thank you了一声打算离开,德国队长立刻叫住了他,询问他的名字。


        叶修想这个时候大概得报英文名,于是他随口道:“Tom.”


        “Nice name.”德国队长朝他眨了眨眼睛。


        你认真的吗?叶修友善地笑了笑,没有把心里想的说出来。


        对Tom这种放在外国地位与中国的张伟同等级别的名字居然能面不改色地夸奖,也是挺拼的。


        不过这也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叶修本人也知道自己取名技能的缺失,虽然他不想在此技能上加点。


        最后叶修随便跟德国队长挥了挥手就推开门走了。


        得赶紧把刚才在竞技场那短短的三分钟内得知的情报汇总一下才行。


        叶修回到国家队训练室,位置最靠近门口的喻文州视线没从屏幕上移开,只是平淡地问了句:“去哪了,这么久。”


        叶修笑了一下:“去了很有趣的地方。”


        喻文州一时间也没能理解,但也跟着笑了一下:“你开心就好。”


 


        也许是受到了这件事的启发,叶修这几天在世邀赛指定训练区闲逛的时间变多了,时不时就能遇到几个出来放风的他国选手,把一些好骗的或者良善的选手诱哄着跟他比一场能从这些陌生的选手身上得到不少情报,虽然也被拒绝过几次,虽然也有赢了之后差点回不去的时候——比如战斗种族的副队长输给叶修后的第一反应是要跟叶修进一步交往,这种逻辑也不是那么容易理解的。


        这次世邀赛私下也有不少的聊天时间,被叶修打趴下过的那几个也不幸凑到过一起聊过天。


        意大利骑士:我第一眼就迷上了那个东方人,他应该是个中国人,但是好像没在成员里见到他。


        碰巧路过的丹麦副队长大惊:我也遇到了一个很有魅力的东方人。


        意大利骑士皱眉:他叫什么名字?


        丹麦副队长陶醉:非常sweet的名字、John,超级sweet是不是?


        美国战法不屑:John有什么甜的,哪有Mike听起来普通又别致。


        意大利骑士微笑:最甜的是我们Jake,他连黑眼圈都那么迷人。


        德国队长回味:Tom才是最好的,我第一次见到那么朴素却又强悍的骑士。


        意大利骑士翻白眼:我的Jake可是用一个牧师号生生磨死了我,那才是神赐的礼物。


        丹麦副队长笑:John用了一个女性帐号,但是丝毫不影响他神枪手的威严,既sweet又hot.


        美国战法忍不住嘲笑他们:瞧你们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Mike可是最套路但又最完美的弹药专家,我的心都要因为他炸成烟花。


        那你就炸吧!三个人不约而同地群嘲他。


 


        而正在他们旁边的休息区的肖某王某以及年纪较轻但心理更成熟的那个张某全程听完了这四人的对话,由于他们的对话简短又直白,三人都听明白了大半,互看一眼,心里基本上都有了答案。


        于是当晚,叶修就遭到了惨无人道的拷问。


        “我想这里应该没有那么多技术比他国王牌还要优秀,还总是跑来跑去的非选手东方人吧。”肖时钦式微笑。


        “Jake,Tom,MikeJohn这些教科书式的英文名听起来都不像是一个有常识的东方人会取的呢。”楚云秀式凑热闹。


        “用牧师磨骑士这种无聊的行径很难想象除了我熟悉的某位选手外还有谁会这么做。”张新杰式冷漠。


        “我就想最近你关于其他国家的情报怎么忽然多了起来,”喻文州式眯眼笑,“原来如此啊前辈。”


        被逼在正中心正坐的叶修很茫然:“情报多了是好事,为什么你们看起来不高兴?”


        “我们还没落魄到要你卖身求胜的地步啊老叶。”方锐沉痛地抱住叶修,然后被黄少天扯开。


        “就是啊,听说你扮成女人去勾引丹麦队长,”黄少天悲愤地搂住叶修,“真的不用这么做我们也能赢的啊!”


        叶修拿起坐垫糊了黄少天一脸:“是帐号卡是女的,搞搞清楚再说话。”


        “总之,”周泽楷缓慢地吐出了两个字,后半句憋了半分钟,“不要再做这种事了。”


        “……我真没打算做什么违反乱纪的事。”叶修举起双手表示服从。


 


 


        从那之后,不管是John、Jake、Tom还是Mike都没有再出现。


        原本可能出现的Ben、Paul、Mark也没机会出现了。


 


 


        再次见到的时候,当然是中国队获得世界冠军上台领奖的时候,编号01的领队作为代表捧起了奖杯,据媒体报道,当时台下响起了“John、Jake、Tom、Mike”之类的惊呼,原因暂且不明。








        -深夜段子···个鬼,都他妈快天亮了···-

评论

热度(5250)

  1. 叶抢boss嘲讽脸修缪缪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