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在说耶

一颗豆

【All叶】一个关于内裤的疑难案件

缪缪萨:

杨柳折。:



悠悠堇:







        我发誓这是最后一次混更好吗!大家不要放弃我!




        这是我开新号后发的第一篇,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删了,文包里应该是没有的,但是可能大家都看过了【哭,我只是想装作日更的样子而已,这很难吗!!!




 




 




 




        - 正文 -




 




 




        今天发生了一件不得了的大事,想一想还是应该加上一个范围——对于某些人来说。




        “诶,你知道吗,听说叶修的内裤不见了。”




        训练中的休息间隙,黄少天鬼鬼祟祟地对坐在他旁边的方锐透露这个小道消息。




        “什么!叶修今天居然没穿内裤?这真是太下流太无耻太龌龊太不要脸了!难怪今天看他的屁股比往常要翘了三十二个百分点。”方锐眯着眼睛打量正背对着他们和喻文州在交谈的叶修。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把叶修内裤不见了和叶修没穿内裤这两件事联系起来的。我不由怀疑认为叶修只有一条内裤可以穿,不见了之后就没有内裤穿的人的智商是不是被他自己吃了。而且那三十二个百分点到底是怎么算出来的?”




        黄少天觉得自己真是好会吐槽,完美掌握所有槽点,真的好棒。




        “呸,你又没说他是一条内裤被偷了还是所有内裤都被偷了。一般来说,偷窃者是不会留有余地的,要偷就要偷个彻底偷个尽兴偷个开心。”作为曾经的第一盗贼,方锐反过来蔑视黄少天的智商。




        “我觉得当我说叶修内裤不见了之后第一反应居然是内裤被别人偷了的人,他的思想是很危险的。”黄少天正经且严肃,表情恳切,眼神正义,对于方锐的说法嗤之以鼻。




        “不,我只是提出了其中的一种可能性而已,也有可能就是真相。”方锐保持自己的看法,“毕竟叶修那么不要脸,平日里得罪的人多了去了,很可能保洁阿姨看他不爽,就在打扫的中途顺手把他的内裤全部丢进了垃圾车。”




        黄少天勃然大怒:“你怎么可以侮辱保洁阿姨的职业道德!你知道保洁阿姨会有多伤心吗?她可能因为你的怀疑从此失去了对生活的希望,对人类的信任,对世界和平的向往!”




        和他们两个坐在一排的张佳乐原本对于这两人幼稚绚烂的争执一直保持观望态度,这个时候忍不住插了一句:




        “一个大老爷们的内裤有什么值得偷的?”




        辩论得如火如荼的黄少天和方锐有一瞬间的停滞,然后黄少天对张佳乐竖起了大拇指:




        “这个问题问得很好。发现了这个华点的你有权成为我的助手,盲生。”




        “……”张佳乐无言。




        “以盲生张的这个提案为突破口,很有可能,叶修的内裤有点与众不同。”方锐沉吟,“不过让我们回到最开始的那个问题上,不如来讨论一下今天的叶修到底有没有穿内裤?”




        “这有什么值得讨论的。”黄少天冷笑,“那必然是穿了的。”




        “何出此言?”方锐的眼神很真诚。




        张佳乐开始后悔刚才加入了他们的谈话,他好歹是这里除了叶修以外辈分最大的选手,和一群孩子一起讨论叶修的内裤问题好像有点不合适,这关乎前辈的脸面问题。




        “假设,叶修并没有穿内裤。”黄少天以一种严肃正经的语气分析,“那么他现在身上穿着的这条目测为淘宝三十元促销装黑色纯棉运动哈伦裤的后腰部将会一直紧贴着他的臀部,根据我对叶修多年的了解,这么粗糙的布料一定会对他柔软嫩滑的小屁股造成冲击,会让他坐立不安,眼中含泪,脸颊绯红,双唇轻启,低吟出声——而他现在却如此泰然自若,可见他是穿了内裤的。——书里都是这么写的。”




        黄少天小学时积累的深厚的语文功底难得有用武之地,口若悬河绘声绘色,一般人听了根本把持不住。




        方锐和张佳乐一时无语,联想了一下黄少天描述的画面,对视一眼,面色尴尬。




        “……黄少天你平时到底都看些什么书?”张佳乐的薄面皮泛红。




        “我这么有文化的人当然看很多书。粉丝寄来的小黄书什么的我偶尔吧没事也翻翻。不过我只看我和叶修的,对了,我这里还有几本寄错地儿了的双花,送给你要不要?”




        “要你妹!”




        “这可不能给。”黄少天面有难色,“我妹妹就是叶修的妹妹,叶修的妹妹就是苏妹子,你要是敢对苏妹子动不该有的心思,叶修分分钟教你怎么做人你信不信。”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张佳乐怒,“怎么跟个叶修似的!”




        “夫唱夫随,比翼双飞,你懂不懂?”黄少天得意极了。




        “这话我可不能当作没听见。”方锐不开心,“我们队长怎么就和你夫唱夫随了,你这种说法会误导大众,说得好像你和队长真的有什么关系似的。”




        “你以前什么时候叫过叶修‘我们队长’了?不要以为加了个我们,叶修和你就成了你们了。你是你,叶修是叶修,没事不要扯在一起!”




        这个时候正好休息时间过去,三人立刻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似地开始训练,瞬间变脸的技术让人目瞪口呆,也是没谁了。




        恰巧坐在他们前面一排并且恰巧听力很好的李轩原本还担心三位大神会直到训练开始依旧吵得不可开交,但事实证明三位大神非常有公私分明的自制力,让人不禁想要鼓掌。




        不过这仨大神的聊天内容真是充满了限制级和故事性,还有想象力。尤其是和叶领队之间的情感纠葛真是非常玄幻。




        李轩旁听后的感想就是:




        叶领队这精怪真是十分祸害苍生,一条内裤都能掀起人民内部矛盾,简直不利于和谐友好的社会氛围。




        想着这事儿,开了一小会儿小差的李轩没注意到叶修走到了他的旁边,手下操作有些疏忽,正好被叶修看到,叶修朝他露出了和善的微笑。




        “李轩,在想什么呢?”




         李轩被叶修那善意的眼神看得发怵,心慌慌之下略有点口不择言,口不择言之下一不小心对自己的内心进行了不恰当的省略,说出口的话便成了——“在想你。”




        不大的声音却在安静的训练室显得非常清晰。




        空气都冻结了,李轩要哭了。




        ……怎么办,我在说什么……好想死……




        “……”叶修挑眉,“你以为甜言蜜语对我有用吗?”




        那个瞬间,李轩收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视线,其锋利程度不由让他升起了他可能要在国家队里混不下去了的念头。




        李轩泪流满面:领队你听我解释,我真不是这个意思啊。




        然而叶修只留给他一个淘宝爆款的背影。




        真是不能让人活了。




        李轩作为一个直男,目光有些惆怅。




        他其实真的不想介入这些弯逼的世界。




        一点都不想。




        尤其是他旁边的唐昊正用一种“原来你对叶修竟然存在这样的心思”的表情看他,让他觉得非常委屈。




        “我是直男。”李轩试图澄清。




        “关我什么事。”唐昊冷哼,“真不懂叶修到底有哪里好了。”




        “……其实也挺好的吧?”李轩仔细想了想,做领队的叶修好像还真挑不出什么毛病。




        唐昊立刻一脸“还说自己是直男”的表情看他。




        李轩郁卒。




        他真是非常冤枉。




        尤其是坐在他后面一排的仨大神的眼神都快把他的T恤给看出镂空雕花了。




        心好累。




        混不下去了。




        都可以想象出回国以后比较多事儿的几位爷添油加醋地在众职业选手面前讲述“李轩对叶修居然存在那些不可与外人道也的心思”,未来出席任何场合都会获得一个“时时刻刻在想叶修的小轩轩”称号。




        真是越想越委屈。




        也许是看出了他的委屈,坐在他另一边的周泽楷看了他一眼,说道:“我也在想。”




        “……?”Excuse me ? 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 ?




        为什么要用“也”?




        是把我当作同伴了吗?




        还是在暗示我不要再对叶修有非分之想,因为他已经是你的了?




        以前没少听李迅八卦的李轩,此刻的思绪无限延伸,甚至脑补到了叶修有一段时间和所有人失去联系是因为周泽楷和他搞了囚禁普雷。




        然后成功把自己雷焦了。




 




        午餐时间,张佳乐被黄少天拉着一起,还有方锐。




        因为他们关于“叶修的内裤到底去哪了”的议论还没有得出结论。




        “说到底,你到底是怎么知道叶修的内裤不见了?”张佳乐有些怀疑地看着黄少天,“是叶修亲口告诉你的还是怎么着?”




        “那倒不是。”黄少天正在和方锐抢一块鸡里脊,略忙,一分神,鸡里脊被方锐夹走了,“我今天早上听墙角听到的。”




        “听墙角?”方锐大嚼鸡里脊,“猥琐,太猥琐!都二十好几的人了,连听墙角这种事你都做得出来!快说,你都听到了些啥!”




        黄少天先鄙视了一下方锐的口嫌体正直,并且发表了以“蹭得累早就过气了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以傲娇为萌点简直可以去考古”为主题的五百字演讲,然后才道:“我今天早上刚洗完脸从房间里走出来,打算叫叶修一起去吃早饭,正好看到了叶修和王杰希的背影。然后听到叶修对王杰希说‘老王,我昨晚发现少了一条内裤,是不是你偷的’。”




        “嘶——”方锐倒吸一口凉气,“正好吃到了一颗花椒。”




        方锐灌下一大口张佳乐递来的柠檬苏打水,擦擦嘴:“你继续。”




        黄少天:“说完了。”




       方锐:“这就说完了?然后呢?”




        黄少天:“我怎么知道,他们之后就上电梯了。”




        “那你干嘛不跟上去?”方锐恨铁不成钢,“像王杰希这样的人,肯定会在电梯里扒下叶修的裤裤,说要检查他到底有没有穿内裤,然后……”




        “然后怎么样?”王杰希的声音在方锐身后响起。




        “然后正直地帮叶修再把内裤穿回去。”方锐严肃地说道,完了回头冲王杰希笑了一个,“王队好久不见。”




        王杰希把椅子拉出坐下:“也没有很久。”




        “一秒不见,如隔好几十秋呢。”方锐很真诚。




        张佳乐和黄少天都快吐了。




        王杰希则是面无异色地坐着,看了黄少天一眼:“听墙角?”




        “……”黄少天望天。




        再看方锐一眼:“扒叶修裤子?”




        “……”方锐看地。




        “话不能乱说,饭要好好吃。”王杰希叫来服务员,用流利的英语说了一大串,然后起身,“帮你们又叫了一份鸡里脊,不要客气。”




        王杰希超越一米八的高大背影在此刻好像越发的高大起来,高耸入云,突破臭氧层,穿越平流层,没有氧气也可以活下去的帅气。




        张佳乐凉飕飕地来了一句:“从思想品德的高度来看,你们输得很凄惨。”




        黄少天和方锐装作没听见。




        不一会儿鸡里脊就呈上来了。




        软滑多汁,肉香四溢,蜷成一个个金灿灿的小卷,真是非常诱人。




        方锐和黄少天怀着复杂的心情搛起一个放入口中,立刻就哭了。




        张佳乐被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安慰道:“没……没关系的,你们虽然思想黄废了一点,但是本质上还是好人,还是要对人生充满信心的。你们其实都ok的,做人方面还是可以的……”




        黄少天半天说不上话,只能朝王杰希离开的方向比一个中指。




        这张佳乐就有点看不懂了。




        稍微有点缓过劲儿的方锐断断续续道:“王杰希这王八蛋,到底叫服务员往里脊里塞了多少芥末啊……”




        张佳乐沉默,用筷子把蜷成鸡肉卷的里脊展平,果然里面躺着一大坨新鲜嫩绿的芥末。




        ……他就想刚才王杰希报菜名的时候为什么报了一长串,服务员还反复跟他确认……




        原来是在赤裸裸地欺负他们几个英语不好。




        正好这时候叶修经过,看到黄少天和方锐被辣得眼睛发红鼻尖也红的小模样立刻很不道义地笑了,招来了两人的怒视。




        妈的,这傻逼以为他们到底是因为谁才会沦落到这德行的!真是太没有良心了!




        “怎么回事儿啊?”叶修问唯一看上去还比较正常的张佳乐。




        “呵呵呵……”张佳乐干笑。




        叶修摇摇头走了,留下一句:“芥末的日语是wasabi啊。”




        张佳乐这次实在忍不住笑了。




        Wasabi……




        哇,傻逼……




        “……”




        黄少天和方锐对视一眼,真是非常生气。




 




        为了报中午的一箭之仇,晚上在黄少天的主持下召开了第一届国家队内部会议。原本想来看戏的楚云秀被以“会议内容过于暴力血腥不适合女孩子旁听”为由拒绝了。这让她非常气不过——这么一说不是更让人对会议内容充满了期待吗!在苏沐橙“我们一起看‘来自猩球崛起的诱惑’”的提议下,她才勉强答应了不来参加本次会议。也是非常了不起,非常大度的一个人。




        苏黎世晚间时间七点整,会议准时开始。




        叶修一脸“你们玩就好了干嘛要带我”的表情坐在原告席上。




        而王杰希则被要求坐在被告席上。




        法官是一脸羞耻的张佳乐。




        原告律师由黄少天担任。




        方锐据说是押送被告的正义使者。




        剩下的为陪审团若干。




        “这到底是在搞什么……”孙翔很无语,唐昊也是,心中充满了质疑。




        “要不要这么蠢?”




        当然,两个孩子的发言被前辈们选择性忽视了。




        “同志们,我想你们可能不知道。但我们国家队内部近日确实发生了一件性质极其恶劣的案件,严重到危害了我们领队的人身安全以及身心健康。”黄少天的语气异常悲痛,“说出来有点羞于见人,但我们领队的内裤,的确被不知名的罪犯,给盗窃了。”




        “被告王杰希,听说就是你昨晚潜入中国队领队叶修房中偷窃他的内裤一条,可有此事?”黄少天猛地拍了一下叶修面前的桌子,快要开始打瞌睡的叶修被他这么一拍,猛地一颤,强大的心脏也不由揪了揪。




        “……”法官张佳乐心想这种话难道不应该是由他来问的吗?不过不需要他发言也好,他就安静地cos一朵松露蘑菇。为什么不是一朵单纯的蘑菇?因为松露比较贵,可以衬出他的身价。




        被质问的王杰希表情没有变化,非常坦然,答曰:“没有。”




        “大胆!”黄少天又拍了一下桌子,“还敢说没有!”




        ……这样当律师会被业界驱逐出境的好吗黄少天同志……




        王杰希不再理他。




        “法官大人,王杰希拒不认罪。”黄少天看向张佳乐,“但是我们现在证据确凿,并且有原告的供词在此,是不是应该立马就治他的罪?”




        “什么供词?”叶修茫然又无辜,他午觉还没睡醒。




        王杰希那双神秘莫测的眼睛正好看向他,他们两个一下子对视,叶修觉得王杰希的眼神里透露着一种控诉,还有一种被欺骗了感情的哀伤。




        他觉得大概是自己想多了,怎么能像做阅读分析一样阅读王杰希的眼神呢,这也太不靠谱了。




        但是他还是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其实老王他没有……”




        话还没说到一半,就被黄少天强势打断:“法官,我要举报被告正用他大小不一的眼睛来给叶修施法,妄图扭曲叶修的心灵,污染他的灵魂。”




        法官表示他什么都不想说。




        “是的是的,希望被告和原告不要在法庭上眉目传情,都给我严肃一点!”方锐接口。




        “我想请问一下原告。”王杰希忽然开口,“你最后一次见到你的内裤是在什么时候?”




        “是在昨晚。”叶修回道。




        “你当时有没有觉得身边有什么异常?”




        “这倒没有。”




        “你觉得犯人偷窃你内裤的理由是什么?”




        “其实我不觉得内裤被偷了,它可能只是不知道被我放到了哪里。”




        “请具体形容一下你的内裤。”




        陪审团和相关人员都惊呆了,他们没想到这两人竟然一本正经地开始了对话,还产生了一种他人无法插入的和谐气场,简直烦死了。




        “黑色的平角裤,裤脚和腰际是灰色。”




        “穿上后的契合度如何?”




        “……”




        “你平时比较偏好什么款式的内裤?低腰?T字能接受吗?”




        “……”




        “报告法官,我怀疑被告对原告进行了Sex意义上的骚扰。”黄少天看不下去了,这他妈也太旁若无人了一点。




        “……”法官张佳乐不知所措。




        叶修看了一眼张佳乐:“你也年纪不小了,陪少天瞎玩些什么?”




        “……”张佳乐凝噎,他也不想的。




        “总之,王杰希的行为的确构成了犯罪。”黄少天严肃地强行总结。




        “其实……”叶修刚开口说了没两字,就被黄少天呵斥。




        “你不准说话!你是不是又想帮王杰希说话!”黄少天义愤填膺,“我不准!”




        “……”叶修耸耸肩,黄少天在某些事情上的套路他有时候还真琢磨不透。




        “被告人王某。”黄少天清了清嗓子,“在昨晚到今早的这段时间,你可否有不在场证明?”




        “你难道不知道我们每个人都是住的单人间?”王杰希冷冷地反问。




        “你是在质疑我作为律师的专业精神吗!”黄少天立刻不爽了,“我跟你说,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长大以后成为一个律师。”




        “还好你没有成为。”叶修是由衷的。




        “因为没有成为,我们才相遇了。你是这个意思吗?”黄少天大胆猜测,并觉得真是非常有道理。




        “……”叶修只是笑了笑,看上去很有内涵,意味深长。




        透露着一种你随意猜测的神秘感。




        “我可以回去了吗?”陪审团唐昊本来就是被骗来的,黄少天对他说叶修受到了伤害,心灵很脆弱,需要大家的爱护,他看叶修这段时间待他也不错才勉强被骗过来,没想到来了才发现这都是些什么破事啊,简直受不了,纯洁的心灵受到了残忍的欺骗。




        张新杰也不准备再观看这场无聊的闹剧,肖时钦说他还有事需要先行离开。




        “王杰希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的确不可能到叶修房间里。”这时候孙翔说话了,表情看上去特别冷静,“因为我当时就在叶修房里。”




         啊?




        风不大啊,我们不应该幻听啊。




        但是刚才孙翔说了啥?




        在叶修房里?从晚到早?




        为什么,凭什么?




        这个世界上还能有这么不科学的事?




        原本准备离开的几个人都停下了,实在是因为这事儿也太匪夷所思。




        “原因。”周泽楷侧头问。




        “就是在他房间里接受指导,太晚了就一起睡了。”孙翔表情略不耐烦,耳根却红了,“怎么,不行啊?”——原因非常一般,都是套路。




        “这怎么能行!”黄少天怒,“联盟禁止一切不纯的同性交往!还指导!这又是什么角色扮演小游戏!太肮脏了!”




        “哪里肮脏了!”孙翔很不开心,然后还是有点脸红,“而且交往什么的……我们还没到那一步。”




        “你还想到这一步!?”黄少天捂住胸口,分分钟cos坊间流传甚广的夸张版冯宪君,“你的思想也太危险了,必须要好好教育一下。”




        “是的,并且我们有权怀疑,偷窃了叶修内裤的真凶其实是你!”方锐觉得自己的推理真是很有逻辑。




        “啊?凭什么啊,我没事干嘛偷叶修的内裤。”孙翔不满,“就算我偷了叶修的内裤,我又要做什么用?”




        “黄律师,你听到了吗?”方锐露出了痛心疾首的表情。




        黄少天也一脸沉痛:“我听到了,孙翔偷了叶修的内裤也就算了,没想到居然还要用。”




        “……”孙翔同学气得脖子都红了,七年生果然玩不过这两个混得比较久面皮比较厚的前辈。




        “也不能确定就是孙翔做的了。”陪审团团长喻文州忽然说道,“要说有嫌疑的话,昨天在孙翔去找叶修之前,我也在叶修的房间里。”




        Excuse me 喻队,你这个时候跳出来会让局面更混乱的……一直安静旁观的李轩在这个时候很想抱住自己的头蹲去墙角。




        “队长……你干嘛要去老叶房里……”黄少天的语气中透露着一股被背叛的惆怅和哀伤,非常逼真,非常感人。




        “是正事。”喻文州笑道。




        “什么时候喝茶聊天也算是正事了?”叶修反问。




        “喝什么茶?聊什么天?为什么不带我一个?”黄少天更惆怅了,他现在感觉很不好,心里好苦涩,他最好的队友和最好的基友背着他搞上了,真是惨绝人寰,闻者伤心,听者动容。




        “都说了是正事。”喻文州看了叶修一眼,就像在否定叶修之前的说法,断定叶修之前是在胡说,而他们两个是真的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正事。




        “那也就是说,你不否认你也有偷内裤的嫌疑?”方锐捂心口,喻文州真是太狡猾了,看似在自爆,其实是状若无意地让大家知道叶修和他之间是有故事的,简直好有心机。




        “我只是说,要说有嫌疑,大家都是一样的。”喻文州笑着看向张新杰,“昨天晚上张副队应该也去了领队房间里吧?”




        张新杰冷静地和喻文州对视,透过镜片似乎在审视喻文州,思忖他为什么要拖自己下水。




        “张新杰你又是为什么要去叶修房里?”黄少天觉得好累,“天黑了大家各自在自己房间里洗白白睡觉觉难道不好吗,非要跑来跑去串寝吗,难道为了保证休息质量确保准时睡眠还需要雇一个宿管阿姨每晚查寝吗,查到谁不遵守秩序就记下房号第二天通报批评吗?大家都是大人了,能不能不要老是像个小孩一样那么不矜持?”




        “我只是去给他送了锅汤。”张新杰在黄少天喘气的空隙平淡地说道,“冬瓜海带排骨,去火。他前几天上火,嘴里长了溃疡。因为你带着他去中华街吃了三天麻辣香锅。”




        张新杰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中透露着一股冷冷的狠厉和杀气,让人深刻地体会到了腊肉被放在冷冻室的温度。




        黄少天瞬时矮了半截,清了清嗓子,转移话题:“谁还在昨晚去了叶修房里,赶紧如实招来,在我还能好好说话的时候给我站出来。”




        “我呀。”苏沐橙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正津津有味地啃着蜂蜜杏仁,“我昨晚去叶修房间里看了电视剧,我们兴欣在机场就借了一个wifi,我去蹭了会儿网。”




        “苏妹子你怎么来了……”黄少天干巴巴地问。




        “因为后勤阿姨让我告诉叶修让他以后不要把内裤放到要洗的衣物里。”苏沐橙眨眨眼睛,“阿姨说她倒不是嫌弃他啦,就是她一个三十五岁未婚少女看到这种男性气息浓厚的东西会害羞的。”




        苏沐橙补充道:“是条黑底灰边的。”




        ……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




        但是,疑案圆满解决了。




        这点还是OK的。




 




 




        - end -




 




 




 




        我的U盘的短篇文件夹里已经满一百篇了,我认真混更起来的话感觉上能混更很长一段时间呢!【闭嘴





评论

热度(1586)

  1. 曼珠沙華帽子 转载了此文字
  2. 叶抢boss嘲讽脸修缪缪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