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在说耶

一颗豆

【叶中心】职业理性的崩塌与重建

真的好喜欢兴欣,大家都超好(*´∀`)

悠悠堇:

《非典型厚黑学》番外。


一年半前写厚黑学其实是有很多想要写的东西,但因为时间原因简略了很多,现在起了兴致就来填这个坑。不知名年更短篇忽然半年更,这是填坑的一小步,却是作者本人的一大步。


番外有那么六七篇,都是第十一赛季的胡诌。


 


正文


方锐第三次接到了某豪门俱乐部隐晦的挖角电话,对方开出的条件比兴欣丰厚很多,这赛季的胜率也远高于目前积分排位十五名的兴欣。


对方诚恳地告知方锐实情,由于他们战队的一位团队赛固定选手即将在冬休退役,因此需要另寻高配选手顶替他的位置。对方的态度比方锐的眼睛真诚,并承诺在队中给方锐足够的出赛率。


“方锐大神,您是我们俱乐部上下一致认为的最合适人选,这里给您三天时间进行考虑,希望介时您能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嘟——”


与对方打了一通太极后,方锐按下了结束通话。已经是初冬,在阳台上打完电话叹口气叹出了白色的雾,方锐把手机揣兜里搓着手用肩膀顶开玻璃门再用背关上,回到房间里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室友莫凡回来了,正躺在单人床上打手游,怀里抱着个大脸猫的毛绒抱枕。


抱枕是以前叶修还在的时候钓上来的。那次女孩们换了游戏币在娃娃机前面钓皮卡丘,叶修帮苏沐橙拿着喝了一半的奶茶在旁边看着,转头发现莫凡盯着隔壁娃娃机里的大型抱枕看,前边的一对小情侣试了十多次后恋恋不舍地走了。


“我过去一下。”


叶修探出身子从唐柔手边的硬币杯里拿了三枚游戏币后把奶茶塞给方锐拿着,走到莫凡旁边的时候莫凡很明显地惊了一下才从心无旁骛的状态中解除出来,然后故作不在意地把头扭到一边,像是完全不想要的样子。


在叶修眼中莫凡真的好懂,他把硬币一枚一枚塞进去,推动着遥控杆,看准后按下按钮。


莫凡专注地用余光看着被钓上来后一点一点朝玻璃框处缓慢移动的大脸猫,抓手松开,大脸猫选手被叶修选手用捉云手带回己方阵营。


叶修弯下腰拿出抱枕,随手塞给莫凡:“送给你了。”


刚才见叶修走过来就哒哒跑过来的苏沐橙小海豹式鼓掌:“好棒哦。”


魏琛酸道:“概率论啦,你看前面人家抓了多少次了,也该被抓中了。运气好而已嘛。”


叶修一脚轻踹魏琛的小腿肚:“运气不是实力的一种?”


魏琛伸手假意揍他:“你懂什么,娃娃机的水可深了,社会可没有这么简单。”


回去后莫凡把抱枕洗干净后在暖融融的阳光里晒干,抱枕和叶修的队服是同样的气味。


后来兴欣的名声在当地越来越响,也再没有所有人一起去过游艺城这种人员混杂的地方。


方锐拍拍自己的头,睹物思人的毛病自病发以来一直没见好转,甚至有的时候看着空气发呆也能想起那个家伙的脸。叶修在兴欣留下的痕迹太多,以至于方锐有时候想给上林苑做个大扫除,把这好几个月不联系自己的混蛋留下的气息全部打消,虽然最终肯定是不舍得的。


方锐故作深沉地叹了口气,莫凡并没有搭理他。


虽然已经习惯了莫凡的冷漠,方锐还是忍不住感觉到了老父亲般的心酸。


方锐和莫凡是室友,但是交流可以说少之又少,或者说莫凡和兴欣的任何一个人交流都是少之又少,曾经和苏沐橙通过瓜子结下的友情,也在苏沐橙抛弃瓜子爬墙喜欢上小核桃之后走向了终结。


今天的方锐格外有想和别人聊天的欲望,见叹气不管用后,直接开口叫道:“莫凡小选手在吗?”


莫凡施舍给了他一个眼神,就好像示意他自己有在听。


方锐长话短说:“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别的战队提供了很好的条件,想要你跳槽到他们那里,你会怎么选择?”


莫凡低着头看手机:“这里就很好。”


方锐抹了抹眼角:“真想让老板听听这话,她一定会感动得涕泗横流。”


莫凡没有理他。


方锐蹬掉拖鞋躺到床上:“其实大家都知道的吧,现在的兴欣别说季后赛了,要是弄不好连保席都成问题,毕竟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先例。”


方锐有些把莫凡当作倾诉的对象,莫凡很安静,就算他可能根本没有在听,从主观而言仍然是一个不错的聆听者,“如果变成那样的话,未来要怎么办呢,再打一年挑战赛?职业选手能够再在挑战赛上再浪费一年的时间吗?当然这是说最差的结果,就目前来看应该不大可能。可是要是从职业选手的未来预计这个层面来讲,现在这样的成绩是能被接受的吗,我们又还能走得多远呢……你懂我的意思吧,在兴欣很可能看不到未来,作为一个职业选手的未来。


“但是这不是说我们不够好,其实作为个体而言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出色之处,但是作为整体而言,要调和我们这些和出色相比,瑕疵也并不少的选手,除了那个人还有谁能够做到呢?你有没有想过,或许我们各自到其他和我们风格更贴近的战队会得到更好的发展?”


这些话,方锐不会同跟他关系更亲近的魏琛说,与其说他是在寻求意见不如说只是在自言自语。


意想不到的是莫凡那边有了回应,他的语气平静无波但是却可以觉出疑惑的意味:“什么意思?”


方锐厥倒,他说了一大堆,要是莫凡没听也就算了,问题是他全都听了却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方锐扶着额头:“你有没有想过,离开兴欣到别的地方去?”


莫凡小幅度地歪着头:“为什么要离开?”


方锐愣了一下:“为了赢得比赛?”


“在这里一样能赢。”


“……”


方锐发现包括莫凡在内的这群兴欣的年轻人在被叶修引入职业生涯的时候,也许缺失了极为重要的一课。


职业选手必须具有职业的理性,该舍弃时便要学会舍弃。作为老牌的职业选手,从签下合约的那一刻开始,就要有舍弃自己从网游初期便精心栽培的帐号卡的觉悟。那也许十分沉重,在割离时或许十分痛苦,就连叶修这样的人在将一叶之秋交给他人的时候手指都忍不住颤抖了片刻。


职业选手也要有为了胜利能够从已经产生联系或者更深一点来说有所羁绊的战队离开的理性。


正如当时方锐从呼啸离开,于锋放弃了蓝雨,张佳乐复出后并没有选择百花。他们有的获得了原本战队支持者的理解,有的令人感到遗憾,还有的背负骂名。


可为了胜利,为了证明自我,为了冠军奖杯,他们的理性可以压倒感性,并毅然决然选择离开。


然而这份理性兴欣的大部分人都不具备。


对于他们而言,身为兴欣的一员打职业赛并获得胜利是一件相当自然的事,就像勇者要战胜恶龙并营救公主一样。


这是自然生成的,元素不可颠倒或更改的目标。


离开是怎么一回事,在他们心里从来没有被想到过。


这点倒是跟叶修很像。


叶修这个人明明有狡猾的地方,但在应该为自己的利益考量的时候又总是很天真。


换作别人方锐或许还会觉得是在故作清高地装作不在意,可叶修就不一样,他是真的不在意那些普通人都十分在意的东西。并非隐忍的伟大,而是真的不放在心上。


当然这只是一部分人,方锐觉得兴欣应该还是有理性担当的,比如安文逸和罗辑这样的孩子,他们毕竟是被半路拉进来的成员,原本各有自己的道路,毕业就业或者继续学业。他们是否会选择在叶修退役后离开兴欣,也是方锐一度担心过的问题。


然而第十一赛季开始,兴欣除了叶修这下落不明的失踪人口外还真的是整整齐齐,就连已经去网友部工作的魏琛也强行插入拍了一张集体照。


今天是今年的最后一天,兴欣战队的选手都留在了上林苑一起跨年。


方锐刚和莫凡交流完,室内一片诡异的沉默。


门忽然被人大力地打开,魏琛叫道:“老板喊你们吃饭啦。”


莫凡从床上爬起来,珍而重之地把大脸猫选手塞进被窝里。


跨年饭三分之一是女生们做的,还有三分之二是外卖。


一月的前三天是休息日,于是大家也喝了点小酒,看着跨年节目等待着倒计时。


还没到倒计时前夕,罗辑小朋友就在沙发上睡着了,包荣兴给叶修发跨年快乐的qq消息,没能得到回应。


唐柔和陈果切了水果摆了果盘,放到围坐在客厅里的选手们面前。


也许是已经习惯生物钟的关系,有一大部分人都迷迷瞪瞪,看上去已经有些困了。


陈果背过身去揉了揉眼睛。她一直注视着兴欣的所有人,所以知道这半赛季每一位选手都十分辛苦,虽然付出了很多的努力,但是就如同叶修说的一样,努力不过是最基础的东西,兴欣至今为止的成绩依然差强人意。


兴欣也由于上赛季和这赛季的落差被嘲讽过多次,可所有人还是坚持了下来。


陈果一直知道,这赛季几乎所有的兴欣选手都接到过来自其他战队的挖角电话,她其实一直惴惴不安,假使叶修一手塑造的兴欣就这样渐渐消失了该如何是好,但是她的心里也一直隐隐相信,兴欣不会就这样结束,兴欣还有很长的未来可期。


兴欣的所有选手合约上都没有违约赔偿这个说法,虽然其他管理人员一直跟陈果说还是添上比较好,但陈果还是每次都阴奉阳违。


陈果一直觉得,没有人会主动抛弃兴欣。如果真的到了不得不离开的时刻,那一定不是因为他们变了,而是兴欣真的支撑不下去了。


陈果就一直不安又莫名其妙地怀揣着信任,而兴欣也跌跌撞撞地闯荡着第十一赛季。


魏琛和方锐肩并肩地坐着,魏琛想抽烟,但碍于还有不抽烟的女士和小朋友在场,他只是把烟夹在手指间。


魏琛也生了一双修长匀称的手,虽然骨节更为突出粗糙,但是职业选手的手一般都不会难看到哪里去。这其中男选手里又数叶修的手最为好看,前三赛季开荒时代,就有糙爷们拿叶修的手开玩笑,说想让叶修的右手做自己的女朋友,虽然叶修的手并不女气,看骨架也是明显的男性的手。重逢之后魏琛数次故作漫不经心地将视线落在叶修的手上,他的手掌较薄,手指骨节相对不算明显,指甲的颜色粉润健康,魏琛偶尔也捏着他的手腕拎起他的手感叹时过境迁,只有叶修的手还是当年头牌的模样。


叶修的手,开荒时代职业圈头牌选手,电竞直男开黄色玩笑的对象,最后直男们惨遭这双手虐杀,十分惨。


魏琛正想着叶修的手呢,方锐一胳膊肘让他回过神来:“干嘛?”


方锐小声跟他说:“我今天又接到电话了。”


魏琛翻白眼:“又不是第一次了,不就是像前两次一样拒绝了呗。”


方锐道:“……我最近忽然觉得不确定了,留下来到底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魏琛挖了挖耳朵:“方锐大神,你一开始来的时候有一半的原因是在赌气吧,当初你是不理性,但是这都一年半了,你早该恢复了。你要是真觉得兴欣没前途,真的想走,在人家第一次联系你的时候你就拍拍屁股走人了。我们也不会苛责你。那你现在为什么动摇,不是担心你自己的原因,是你在担心其他人。”


方锐:“……”


方锐无力地嘟囔:“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第一次没想走啊,人家从薪酬到配置到技术部门各方面都比兴欣好……我傻逼吗我。”


魏琛挑了块甜橙,一口吞下后用牙签指着方锐:“原因很简单,你被叶修同化了。惨。”


方锐:“……”


魏琛:“你不需要担心其他小朋友的前途问题,我们兴欣的小朋友可不是寻常人,也许你身在局中看不透,但是在我看来,兴欣在一步步走上正轨,未来会很好。”


方锐:“是吗……”


魏琛:“是啊,你还不相信我?”


方锐:“这话要是叶修来说倒是会可信不少。”


魏琛:“……想打架吗你?”


两人的话还没说完,电视里响起了倒数计时的预告。沙发上横七竖八的朋友们也悠悠转醒,主持人笑着说距离新的一年还有六十秒。


五十九。


兴欣的所有人都到了客厅里,包括一直埋头工作的关榕飞和伍晨。


三十七。


苏沐橙掏出手机。


十。


通话中的手机响起嘟嘟声。


三。


电话接通了。


零。


兴欣成员彼此间互道新年快乐。


外放的手机听筒也传来了一声新年快乐。


熟悉的声音道:“新年快乐,朋友们。”


 


TBC

评论

热度(4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