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在说耶

一颗豆

all叶段子-网游女神走进现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悠悠堇:

球球朋友不要转发,转发容易被屏蔽。


球球朋友们了。


七千字长更,长到掉马。


改了名字,修改了三遍,求LFT放过。


 


之前说的十一点可能有点晚,提早放一个。


 


***


 


今天赛中休息日,楚云秀出门去见幼时邻居小男孩。


据说该邻居现在久居苏黎世,身价八个亿,身高一米八八,腿长有两米。


楚云秀在酒店早餐厅吃完饭后优雅擦擦嘴拎着新买的一万多块小包包就要出门,起身前感觉到身后的某些男选手充满八卦的目光。


楚云秀回头:“看什么啊?”


方锐真诚问:“去见初恋啊?”


楚云秀不置可否:“关你们什么事?”


张佳乐义正言辞:“我们这是关心职业联盟所剩无几的单身女性选手情感生活。”


楚云秀照着餐厅里的半身镜撩了撩头发:“女性选手是否单身跟你们有半毛钱关系吗?”


楚云秀的这话可以说是很扎心。


只有叶修问了句:“为什么没关系?联盟有规定不准办公室恋爱吗?”


楚云秀经过叶修身边拍了拍他的脑袋:“别问了小可爱,你再这么天真无知下去就要扎碎某些人的心了。”


叶修:“……”


楚云秀挥挥袖子离开了,空气中还留下了带甜味的香水气息。


叶修看向苏沐橙:“楚云秀是不是不太正常?”


苏沐橙往酸奶里加坚果和麦片,还没睡醒地冒着泡:“约会前的正常生理反应吧。”


“叫什么来着,玩得就是心跳?”苏沐橙把酸奶给搅得内容浑浊,然后舀起一口递到叶修唇边,“尝一口。”


叶修皱了皱眉:“我不喜欢核桃。”


但还是张嘴吃了口。


“怎么样?”


苏沐橙一脸期待。


“不错。”


叶修又去吃自己碗里的小汤圆。


苏沐橙喝了口酸奶,严肃点评:“做酸奶的手艺真不错。”


叶修:“可不是嘛。”


这两人每天的相处模式可真够旁若无人的,偏偏熟人都知道这两人除了没有血缘关系以外真跟亲兄妹没两样,完全没有CP粉眼里那些旖旎。


于是看得久了便也习惯了,不会再生出酸溜溜的小心思。


方锐作为队友具备先天优势,很自然地加入了他们两个的谈话:


“苏妹子你说楚队是不是去会小情人啊?”


“我说你这块小点心怎么那么八卦呢?”叶修那被万千网友数次跪舔的漂亮手指戳着方锐的额头,看上去恶狠狠的,但一点都不疼。


方锐美滋滋地把那根作恶的手指拉下来捏在手里,再揣在自己的口袋里:“要死了,国家队领队队内暴力无辜小选手,没收作案工具,等会儿跟我去局子里走一趟。”


方锐捏着与冷硬工具截然相反的温暖柔软的凶器,还不忘继续八卦:“苏姐姐,你和楚队关系好,你说她是不是少女怀春啦?”


“乱攀什么关系,沐橙现在是队长了,你个普通选手怎么这么不尊不敬的?”叶修想抽回自己的手指,没成功,“我这手指上过保险的,你别乱碰,可贵的呢。”


方锐权当没听见,继续装着很感兴趣地八卦着楚云秀的过往情史。


苏沐橙笑嘻嘻:“我也不清楚啊。”


“你们兴欣能不能不搞小团队?”黄少天强势插入话题,“每天就见你们三个抱团,排挤我们这些边缘选手。”


叶修瞪大眼睛:“昨天晚上是谁玩桌游不带我的?”


黄少天沉痛:“前天是谁玩狼人杀自刀骗药两次的?你自己说说看你骚不骚?”


这话孙翔最有发言权了,那个被骗了两次解药的愚女巫就是他。


两次第一夜都是叶修被首刀,孙翔一看叶修死了,想都没想就救了。


并且觉得以叶修的仇恨值,第一天晚上就挂掉岂不是很正常。


没想到两次叶修都是狼人。


孙翔还次次都跳女巫身份来保叶修,叫着要出一号玩家先出我十二号。


当天的精彩时刻在于第一把最后一个轮次,孙翔跳明女巫身份强保叶修后叶修就自爆了。


当时孙翔的表情那叫一个闻者伤心见着落泪惨绝人寰人间悲剧。


连叶修的良心都产生了颤抖。


从前天到现在,孙翔已经一句话都没有和叶修说过了。


叶修此刻强行和孙翔搭话:“翔哥今晚记得带我玩玩呗。”


不得不说这声翔哥还是喊得孙翔的心尖尖酥麻麻的,他哼了一声,勉为其难地搭理了叶修。


黄少天好不容易加入了兴欣讨论组,叶修的心思就被孙翔勾搭走了,他当然很不乐意,把叶修歪着的脑袋给掰正,叶修两颊的软肉都被他掐了下去,发音有点模糊:“李干嘛?”


黄少天严肃:“我们讨论一下楚云秀的问题。”


叶修疑惑:“李暗恋她?”


黄少天把手松开:“狗屁。”


苏沐橙给叶修揉脸,叶修狐疑:“你不暗恋她干嘛那么关心她的私生活。”


黄少天:“我关心同期的情感生活不行吗?你有没有点同行爱啊,怎么一点都不担心我们的楚云秀选手会不会被渣男骗取感情。你到微博上看看喏,现在那种长得又高又帅的有钱男人都花心得要死,哪像我,一看就很靠谱。”


叶修上下打量了一下黄少天:“你的确靠谱。”


方锐接茬道:“毕竟你又不高。”


黄少天:“……”


这两个人好烦。


知晓内幕的苏沐橙还是要为楚云秀的竹马讨回些公道:“他们认识很久啦,那个男生人很不错的,他们也是很久不见了,这次出去叙叙旧而已。你们的思想能不能不要这么歪啊。”


张佳乐插嘴:“真的不是初恋情人旧情复燃?”


叶修:“初恋哪有那么容易复燃。”


王杰希:“你很懂?”


叶修:“看不出来你会对这种问题感兴趣。”


黄少天拆台:“他明明长了一张会悄悄关注情感博主的脸。”


王杰希理都不理黄少天,紧紧盯着叶修:“你会对初恋旧情复燃吗?”


叶修偏过头,脖子染上一层粉:“你别这么认真地看着我,我的心跳好快。”


黄少天:“……老叶你喜欢王杰希这种类型的?”


叶修:“你被他盯着超过十秒看看心跳会不会加快。”


王杰希淡定:“玩得就是心跳。”


叶修诚挚建议:“我们以后闭着眼聊天好吗?”


苏沐橙配合道:“天黑请闭眼。”


王杰希对叶修道:“你轻易闭眼会出大事。”


叶修:“出什么事?”


张新杰冷不丁冒出一句:“失去清白。”


张佳乐:“失去你本就所剩无几的节操。”


叶修:“……啊?”


苏沐橙的表情十分微妙:“还是张副队比较一针见血。”


黄少天把如同脱了缰的野狗一般飞奔脱框的话题强硬地拽回来:“所以说,不是在讨论初恋的问题吗?”


苏沐橙配合道:“我的初恋是小栗旬。”


叶修警觉:“那是谁?”


苏沐橙:“一个日本男演员啦。”


叶修松了口气。


张佳乐故作轻松地套话:“来,领队,分享你的初恋故事。”


叶修想了想:“好像没有诶。”


肖时钦:“姑且问一下,你今年是二十七岁,而不是十七岁吧?”


叶修感觉自己好像被轻视了,略为不爽道:“我以前哪有时间想这些啊。”


方锐操着官腔:“那你早年情感经历竟是空白的吗?”


叶修:“不行吗?”


黄少天捏起叶修的右手手腕:“那这是你的女朋友吗?”


叶修皱起眉:“你个小黄人当着沐橙的面说什么呢。”


苏沐橙喝完了酸奶抬起头,一脸正直坦荡:“我不在意的。”


叶修:“……”我在意啊。


张佳乐笑嘻嘻:“我们领队这么大了还是一个清清白白的大男孩,好难得。”


喻文州:“可以说是稀世珍宝。”


叶修:“那是不是可以当作宝贝被供养起来,顺便还可以收保护费。”


喻文州:“如果把工资卡里的钱全交给你的话能把你收进我家保护吗?”


叶修:“那可能还需要年终奖。”


喻文州:“没问题。”


叶修:“我的好文州,你可真狡猾。”


喻文州:“嗯?”


方锐:“你妄想用充满铜臭味的金钱换取老叶的灵魂,把他关在你家帮蓝雨打野图boss,我已经看穿了你的意图。”


黄少天:“是啊,还要扒光老叶的衣服,拿银色的链子锁起来。太坏了。”


叶修一脸微妙地看着黄少天:“你平时都在看些什么啊?”


黄少天冤枉:“这不是方锐先挑起的话题吗?怎么成了我的问题了?”


方锐附在叶修耳边大声逼逼:“扒光光是黄少天先提出来的。”


苏沐橙有些饱了,女孩子的好奇心就上来了:“那你们其他人呢?”


黄少天:“啥?”


苏沐橙:“初恋小故事啊,怎么可以只有叶修说,这不公平。”


按苏沐橙所想,那些有心机的家伙肯定要借此机会表现一番说点骚话。


谁想他们左看看右看看,表情有些尴尬。


苏沐橙心中的小恶魔冒出尖尖角。


原来这些人的心里真的有一片白月光?


于是她更起劲了:“黄少天你先说。”


黄少天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橘猫,但因为体重原因炸到一半就降落了,怂兮兮地转移话题:


“你问队长啊,我知道队长有一个求而不得的初恋情人。”


喻文州:“……”


叶修也来了兴致:“我还从没在文州脸上见到过这种表情,说说啊。”


喻文州:“其实据我所知,王队也一颗心中的朱砂痣。”


王杰希:“……”


苏沐橙乐颠颠,刚才有一瞬间,王杰希的眼睛都瞪得两边一般大了。


王杰希:“我还是个新人的时候就知道张佳乐前辈过去和孙哲平前辈喜欢过同一个人。”


张佳乐好几年没听到过王杰希叫他前辈了,倒有些毛骨悚然起来。


张佳乐决定把锅甩给并不在场的孙哲平:“我知道孙哲平过去对一个网游里认识的女玩家一见倾心,真的不骗你,他暗恋人家一年半呢。”


叶修好奇:“为什么是一年半?”


张佳乐:……因为一年半以后见到了你啊。


苏沐橙似乎觉察到了些什么:“你们该不会以前都喜欢着同一个人吧?所以才这样知根知底。”


“……”


叶修大感兴趣:


“谁那么不走运能被你们一起喜欢上啊?”


黄少天:“日你啊,你会不会说话?应该是哪位幸运的朋友能得到我的厚爱。”


张佳乐不自在道:“那都是以前的事了,谁以前年轻不懂事的时候没爱过几个路人甲啊。”


王杰希侧目:“你爱上过几个?”


张佳乐:“……这就是泛指!我没那么滥情好吧!”


叶修:“你还挺会用词,花心就花心呗,我们又不会嘲笑你。”


方锐火上浇油:“只要不骗那个什么炮,你依然是我们的好同志。”


接着继续问道,“你们以前真喜欢过同一个人啊?”


言下之意他们之间自然都懂。


一直没说过话的周泽楷环视了一圈第五赛季前的老选手,意义不明地笑了一下。


苏沐橙心里倒是先不自在上了,眯着眼睛歪着脑袋看着表情更不自在的某些人。


虽然对于他们过去的情感史没有兴趣,也无权干涉,但是一想到这群她认为的好对手好朋友在喜欢某个人之前还以同样的心情喜欢过另一个人,她就总觉得有些不太舒服。


方锐觉得这场子里唯有自己清清白白,笑得开心,往叶修肩上一躺。


孙翔忽然道:“这么说起来,肖时钦是不是也喜欢过一个……叫什么的女玩家来着,好像在以前的第二区还挺有名。”


原以为不受战火波及的肖时钦:“……”就你话多。


一脸不耐烦的唐昊听到这话表情变了变:“第二区?”


他的脸上难得带上了些柔情,把他的好朋友孙翔吓得不轻。


唐昊道:“我女神就是第二区的。


“她是我最崇拜的网游玩家。”


唐昊还是第一次对着他们说这么多话。


领队叶修抓紧时间与他交流:“是吗?她玩得很好?”


唐昊嘁了一声:“没有人能比她对荣耀的解读更出色了。”


苏沐橙忽然道:“要是和叶修比呢?”


虽然是在问唐昊,却去观察了其他人的表情。


其他人一脸坦荡荡,好像根本无需质疑一般。


黄少天急于撇清关系:“那肯定是老叶最优秀啊,唐昊我知道你说的那个人,好几年没上线了吧,也算是神隐大神之中的一个了。”


苏沐橙:“你也认识啊?”


黄少天:“队长介绍我认识的。”


喻文州面不改色:“她的技术操作很不错。我们经常切磋。”


叶修:“跟好几年前的你切磋?那技术……”


叶修欲言又止,十分欠揍。


喻文州笑得温柔,一点都没有不开心的样子。


张佳乐:“别说这个了,今天不是休息吗,老叶你想继续看比赛录像还是出去玩一圈?”


叶修:“我随便啊。看大家怎么决定。”


方锐:“可我想继续听你们的故事诶。看我真诚的眼睛。”


“……”


不想看,滚。


唐昊听叶修说他女神坏话,真的不高兴,憋了一分钟,没憋住:“你懂什么?要是女神她一直玩到今天,指不定是谁更厉害。”


叶修略为惊讶地瞪大眼睛,唐昊这段时间脾气收了不少,这还是他第一次流露出比较强烈的情绪。


叶修倒没有不高兴,反而觉得唐昊耍下小情绪也不错,再憋下去说不定憋坏了:“我这不跟喻文州开玩笑呢嘛。”


唐昊见叶修软着和他说话,火气倒也瞬间就灭了,但他对于自己对着叶修生不起气来这件事还是有些不服气,


于是他继续道:“女神不仅玩得好而且长得也好看。”


叶修觉得按唐昊的性格能一口一个女神那必然是十分敬服那位玩家,便也起了兴趣。


叶修:“她叫什么啊?”


唐昊语气间带了些软意:“瓶中之冰。”


叶修:“这名字不错啊。”


可心里却有些疑惑。


按理说很强的玩家他不应该没印象才对。


其他人听见这熟悉的名字也稍许愣了愣神,似是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


这曾经是荣耀网游界最为响亮的名字之一。当时她是风靡第二区的宅男女神,虽然她从没发过一张全脸自拍,但曾在活动中应粉丝强烈要求发了一张戴着口罩的照片,那双带笑的眼睛很是清澈,一下就直击某些年轻的心脏。


再加上她与电竞软妹截然相反的强劲实力,很长一段时间都拥有着可媲美职业选手的人气。但她只出现过两年左右,随后便消失了踪影。


虽然已经是许多年以前的事,但是现在的这些前四赛季的选手多多少少都与她有过交集,在最年轻的时候也曾或多或少为她付出真心。虽然这与现在的感情不尽相同,但也是懵懂轻浅的真情。


叶修感叹:“没想到还有这样厉害的玩家,有机会的话我也想和她交手看看。”


方锐:“是啊,而且还是某些人心中的白月光,朱砂痣。嘻嘻。”


方锐这下集中了仇恨值,可预见未来的职业道路会有些坎坷。


周泽楷盯着叶修看的时候却发现旁边苏沐橙脸上的表情是前所未见的微妙,甚至有些扭曲。


苏沐橙拉了拉叶修的袖子示意他把耳朵凑过来,叶修一脸莫名地凑过去听到苏沐橙小声说话:“见一叶落而知岁之将暮,睹瓶中之冰而知天下之寒。”


叶修:“啊?”怎么了,忽然文艺?


苏沐橙超小声逼逼:“瓶中之冰不是我以前给你小号起的名字吗。为了好玩你不是还故意开了个女号。”


叶修:“……嗯?”


苏沐橙:“你该不会忘记了吧?你发自拍戴的假毛还是我给你买的呢。”


叶修忽然想起来了。


他在第二区的小号的确叫瓶中之冰来着。


再环视一圈这些人想起初恋时的表情,叶修决定把这个秘密埋在心底。


他想象了一下以下场景——


昔日白月光,心口朱砂痣,女神竟是那个他!?


叶修沉默了。


他还不想死。


晚上楚云秀回来的时候,苏沐橙赶紧把这个激动人心的小故事和她分享,两人在那边窸窸窣窣地交头接耳,时不时发出一阵清脆的笑声。


对于在休息区打牌的男选手们而言,不明真相的他们自然以为苏沐橙在跟楚云秀讲说他们之前有段白月光有颗朱砂痣遇上叶修之前是直男云云,面上都有些尴尬。


看向彼此的眼神中都带上了些根深蒂固的嫌弃。


就像此时他们对叶修抱有尚未说清但足够热意的感情一般,他们曾经也对同一个人产生过这样的意动。


第二区刚开的时候,一个女玩家就强势闯入了所有人的视野。


职业是战斗法师,操作逆天,竞技场未尝一败。


当时他们之中还都没有出现职业选手,仍然是喜欢泡在网游里的少年人,一看到有这样出彩的玩家,总还是想要切磋一二的,切磋过后更是认可她的出色,便想继续切磋下去。


他们当时虽然尚未出道,但是也已经成名,所以和她PK时为了彼此间的公平使用的都是第二区的小号,不过瓶中之冰这位女性玩家眼光毒辣,基本上没几盘就抿出了他们的身份。


顺利报出他们的大号。


这么一来二去地勾搭在一起便产生了些许火花。


虽然团队作战或PK时的语音都可以明显感觉到她使用了变声器,但是她言辞间颇具涵养,平日网游语音中经常听到的粗口在她这边鲜少听闻,谈吐也很风趣,开的玩笑也适度幽默,让人忍不住喜欢上和她聊天。


在此之前在网游里碰上的这么会聊天的人还是一叶之秋,但一叶之秋这人仇恨值太深,还有公会方面的阶级仇恨,不像瓶中之冰就是清清白白的一个好姑娘。


大家都处在青春躁动的年纪,忍不住就动了少男心。


不过这瓶中之冰上线时间飘忽不定,出现频率也飘忽不定,如同一匹不知飞奔到何方的野马。


脚下是一片草原。


后来瓶中之冰还发了一张福利自拍,虽然真的不算什么福利,只能看清一双好看的眼睛。


再后来瓶中之冰就消失了。


然后一个更为立体丰满的人物闯进了大家的视野,一个蒙面玩家职业选手叶秋。


对于叶秋的心动已不同于曾经青涩而懵懂的感情,更多的是了解到完整个体后在某个瞬间的怦然心动。


而现在忽然提起曾经的初恋,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都有些尴尬在里边儿。


都是认识这么久的人了,曾经因为瓶中之冰而暗中斗争,现在又如法炮制到了叶修的身上。


他们的审美真心这么一致?


万一楚云秀和苏沐橙这两位看了许多充满想象力的电视剧的好姑娘在知道了这么一段往事之后,硬生生给他们编造了一个白月光消失后爱上替身红玫瑰之类的故事套在他们身上,那他们可就真的非常委屈冤枉了。


不过这完全是他们想太多了,这两位女选手现在笑的可完完全全是另外一件事。


“老叶,你怎么心神不宁的?”


黄少天觉得叶修的表情似乎有点不对劲。


叶修今天才通过苏沐橙回想起了自己以前很皮的时期曾经干过玩人妖号的事,这下完全心不在焉,倒觉得像是自己欺骗了无知少男的感情。


“没事。”叶修难得温柔地冲黄少天笑笑。


黄少天也光微笑不说话。


双方之间的气氛很微妙,并且都在心虚。


叶修:我以前男开女号一不小心欺骗了他们的感情,现在到底应不应该说出真相?


并没有等他自己说出真相,真相擅自就揭开了自己神秘的面纱。


起因是方锐随口问的一句那你们还有当时的照片吗?


其他人矢口否认,那种东西早就删掉了。


唐昊沉思片刻,拿出手机翻了翻,他佩服瓶中之冰并不是因为她的长相如何,可作为一个略为倾慕她的人,他还是有存她的照片,虽然存了之后就只是让它呆在了相册里。


唐昊把照片调出来的那一瞬间,方锐脑内的弦忽然绷紧了,多年后再看这张照片的其他人也发现了端倪。


这双眼睛真的太熟悉。黑白分明,眼角微微下垂一个温柔的弧度。


连唐昊都因为这几天的朝夕相处而瞬间认出了这双眼睛的主人。


叶修虽然有过想主动坦白的念头,但是在真相忽然暴露的瞬间,脑海内只有溜了溜了的念头。


 



分享一个惶恐到模糊飞机耳出现尾巴炸毛的背影


 


 

评论

热度(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