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在说耶

一颗豆

【all叶】非典型宠物系统[上]

可爱!

悠悠堇:

证明自己是猫派还是狗派还是豹派还是鸡派(……)的时间到了。


又名,一场别开生面的网恋/人兽恋。(重点)


我流卖萌文。


立个flag:一定会上中下三发写完的。


 


***


 


现代人的生活节奏过快,生存压力过大,特殊癖好过多,在异乡奋斗的空巢青年越发寂寞如雪,如果说性需求是第一生产力,那么毛绒绒的柔软生物就是刚需,足以抚慰有志青年工作之余的疲惫心累。


最新型智能宠物应运而生。


该AI看似AI实则并非AI,硬要说的话大概算是真人GM。


只是购买的人并不知道,以为宠物做出的行为都来自输入的代码。


消费者可凭身份证购买一只智能宠物,智能宠物藏在两个巴掌大的蛋里,自己回家根据说明书把蛋给孵了,孵出啥就是啥,一经孵化,不予退换。


而孵出的智能宠物外观与真实的宠物并无二致,只是活动周期不长,一天只有特定的两小时可供消费者搓揉,剩余的时间都在闭目养神。


这对于部分消费者来说反而是件好事,毕竟他们非常繁忙,既希望得到陪伴,又分不出过多时间研究如何养一只小宠物。


这是商业化社会下人类越发冷血的产物,黄少天一边痛斥这种投机取巧的方式,一边身体很诚实地购买了一颗蛋。


三天后,他的蛋裂了。


一只白色的毛绒绒小奶狗钻了出来。


黄少天晕菜,他喜欢的明明是高傲又娇气的猫,再不济仓鼠或者小鸟也行,怎么偏偏就孵出了只他最不擅长应对的小狗呢。


黄少天想到了这款智能宠物的广告词:



这冷漠的社会是否让你感到寸步难行?


平日高强度的工作是否让你无暇休闲?


那复杂的人际关系是否让你好似窒息?


这样的你所需要的是温暖贴心的陪伴——


XX牌智能宠物,让你胃里暖暖的,舒服。



他郁闷地叹了口气,但想来想去,这宠物也不真是活的,只能算个小东西,既然如此,外形是猫是狗都一样,就在他郁闷的当口,蛋里的小奶狗已经往外探出了半个身子,但由于控制不好平衡,一下子从蛋里跌出来就地打了个滚。


黄少天立刻揪心了,把晕头转向的小奶狗捧在手心里呼呼。


 “呜汪——”


小奶狗小小声地叫了一下,然后瘫在黄少天手心不动了。


黄少天等了半天,这雪白的小家伙也没有动静,再一看,这货已经甜滋滋地在他手心里睡着了。


“我靠!”黄少天惊了,“上班第一天就消极怠工啊你!”


小奶狗伸出粉红色的舌头舔了舔粉红色的鼻头,咂巴着嘴吹出一个鼻涕泡。


黄少天忽然就被治愈了。


看着这副睡得没心肺的样子也不忍心责怪,反而露出了一个傻爸爸似的笑容。


第一天的两小时就这么过去了,黄少天打游戏之余发现睡梦中靠着他手臂哼哼的小奶狗由温热变得僵硬,少有的怅然若失起来。


黄少天觉得自己坚定的阶级立场摇摇欲坠,他过去可是作为猫派代言人在网上和狗派唇枪舌剑过好几个月,一番刀光剑影的撕逼之后,带领着猫派以微弱的优势战胜狗派,确认了猫科动物网络第一萌宠的地位。


这样的他,怎么能因为一只白乎乎懒兮兮的小奶狗就放弃自己对猫科动物的热爱呢,黄少天嗤之以鼻,并且决定明天一定不要理会那只懒狗,让它自生自灭。


第二天,从简易窝里醒来的智能宠物低低呜了一声,而看着电脑热衷工作的主人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他。


小奶狗奶声奶气地又叫了一声,主人不作声,狗崽沉默片刻,便翻了个身呼呼大睡起来。


黄少天拍案而起,彻底无法忍耐,冲过去把这死狗给拎起来,看似凶狠,却又把力道控制得很轻:“你给我醒醒,我花钱把你买回来不是让你睡大觉的!”


狗崽子呜咽了一下,懒洋洋地睁开眼,黑漆漆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黄少天。


黄少天一向喜欢琥珀似清澈瑰丽的猫眼,现下却觉得又软又萌的小奶狗的黑眼睛简直世界第一可爱不接受反驳。黄少天心中的猫派党旗缓缓倒下溅起尘埃无数,他是一个叛徒,他背弃了组织。


狗崽子很好摸,又小又软,懒乎乎地瘫在黄少天的手心,小屁股抖了抖,连带着小短尾巴也甩了甩。


原本还在整理资料的黄少天立刻不务正业地沉迷在了撸狗大业之中,直到两小时过去,奶狗进入自动休眠模式。


怎么眨个眼两小时就过去了,黄少天捧着死气沉沉的小奶狗,无奈地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回新买的小窝里。


为什么这种非生物却能表现得那样可爱呢,黄少天盘腿坐在地上盯着和毛绒玩具无异的小奶狗,很难解释既然现在的科技是真的发达到了AI可以以假乱真冒充活物的地步,那为什么活动周期只能到达两小时,其余的二十二个小时又是在干嘛,睡觉吗,可它是AI,需要休眠吗?


黄少天是学设计的,不太懂这方面的内容,决定下次去找电子工程专业的朋友讨教一下,看看有没有办法延长自家小狗的待机时间,这两天他甚至连个名字都没来得及跟它商量,它就晕菜了,实在是太郁闷,不像是买了个宠物,倒像是养了个祖宗。


隔天黄少天见狗子醒了,也不像前一天那样拿乔,直接把它抱起来吸了两口,然后宣布他想了一晚上的名字:“小宝贝儿,你以后就叫驴蛋了,贱名好养活。”


话刚说完,狗子微微眯了眯眼,眼神跟个人类似的,像是很礼貌地给了黄少天三秒时间留下遗言,见黄少天没有后话,它一爪子拍到黄少天脸上,冷酷无情的样子像是在说:


“呵呵,愚蠢的人类。”


“……”黄少天咬牙切齿,你他妈身体里是不是住着一只猫的灵魂啊你。 


可能是因为非常不喜欢驴蛋这个名字,狗子这天全程用屁股对着黄少天,不管黄少天怎么摆弄它给它调转方向,它都能小肚子贴在桌面上进行一百八十度地大旋转,坚决地把小屁股对着黄少天,黄少天尝试了半小时就放弃了,或者说他尝试了半小时才放弃,然后开始戳狗子的屁股玩,这次没几分钟,狗子就自觉地转了过来,一口咬上黄少天的贼手,用乳牙磨着黄少天的手指,不太疼,但有些痒。


咬了没几分钟,它就睡着了。


黑心企业的虚假安利实在令人防不胜防,这样的宠物到底算什么温暖贴心的陪伴?倒是冷酷无情比较多一些。


黄少天抱着狗子给他哼歌,心想要不是看我家狗子可爱,我就到微博上去宣传你们传播虚假广告,资本主义的核心都是黑暗的。


养了一个多月,黄少天已经彻底迷失在狗崽子软乎乎的身体和湿漉漉的眼神里,由坚定不移的猫派倒戈向了狗派,虽然这狗一点也不黏主人,没事就知道睡懒觉,但这并不妨碍黄少天被他萌得小鹿乱撞。


黄少天的隔壁住着他行业内的竞争对手王杰希,王杰希也养了一只智能宠物,据说是一只嫩黄色的胖鸟,黄少天曾经看到小小一只鸟坐在阳台的板凳上晒太阳。


真的是“坐”在板凳上,肉乎乎的屁股一塌,两个嫩粉的小爪子一蹬,翅膀跟人的手臂似的撑在身体两旁,那副惬意的模样让当时在赶deadline的黄少天气得够呛。


黄少天知道这鸟还有个名儿,王杰希叫它“叶啾”,也不知道出自什么样的心理才起了这样一个名字。


于是黄少天也想着是不是该给自己的小狗子也起个响亮的大名,在驴蛋已经被否定的前提下,黄少天想问问狗子自己的意见,都叫只能宠物了,说不定还识字呢。


狗子很给面子,用小爪子在键盘上敲了个“叶”字,黄少天噎住,好死不死跟隔壁那个讨人厌的大小眼养的肥鸟一个姓。


黄少天再三思量,决定给狗子起名黄叶叶,随他姓。


黄叶叶本狗是拒绝的。


 


叶修从营养舱里爬起来伸了个懒腰,跟个猫崽子似的抻着身子,抻到一半对上舱门外他弟似笑非笑的眼神,于是严肃地把剩下的一半给憋了回去。


“怎么样?”叶秋看他活动身子,“现在还忙的过来吗。”


叶修动了几下就拿起桌面上的文件夹和笔开始写写画画:“还行,也就四个顾客,除了最新的那个话有点多以外,都挺好的。”


叶修手中的表格写着四名主顾的信息,空白处有叶修自己的备注:



王杰希,成熟稳重,闷骚,经常威胁要把智能宠物拔毛炖汤,喜欢看到整只鸟瑟瑟发抖的样子,是个变态。


周泽楷,沉默寡言,虽然养了猫但并不主动聊天,起先以为是会和小动物对话的类型,后观察发现并不是,还在进一步探索他的诉求。


孙翔,害怕寂寞,喜欢肢体接触,怀疑患有皮肤饥渴症,兔毛快要被他摸秃,建议公司寄给他一些生发剂给本人(兔)使用。


黄少天,吵。


评论

热度(39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