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在说耶

一颗豆

【all叶】一个很厉害的综艺节目▪中下

妙啊

慕瑾:

中上篇




“我也是卧底啊。”


接过了韩文清递过来的他们组所有的小心心后,叶修笑得是相当得意。


饶是韩文清也愣了愣,似乎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种情况。


但韩文清不是傻子,他迅速回过神来,大步往回走了两步伸手就要抢回他的小心心。


“嚯,玩不过就抢,太过分了吧。”叶修连忙往旁边一躲,避开了韩文清这记擒龙爪,嘴上还不忘挑衅,“你这种人是会被我的召唤兽打的。”


韩文清顿了顿,问:“什么你的召唤兽?”


“喏。”叶修扬了扬下巴,示意韩文清往后看,“来了。”


韩文清下意识地就转过头,不料身后除了摄影师空无一物,这才知道又被叶修骗了,再转过头来就看到了令人窒息的一幕。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黄少天一把勾住了叶修的脖子,趁叶修把身上包括自己组和韩文清组在内的小心心都装进他的口袋里的时间里使劲用脸颊蹭蹭叶修的肩膀,笑得像太阳一样耀眼:“老叶我爱死你了!”


“别。”叶修把所有小心心转交给黄少天之后就赶紧推开了他,“凑这么近说这种话我怕你等一下强吻我。”


黄少天顺势松开手准备跑路,一边跑一边怒瞪摄影师,似乎在骂他没有眼力见,这时候就应该停止拍摄让他好好么一口叶修啊。


“等等!”黄少天猛地转过身,“你个贱人说谁是召唤兽啊!!!”


被逼无奈已经拦腰抱住韩文清阻止他去追赶黄少天了,四舍五入等于是放弃了尊严,结果黄少天还敢在那儿叨逼叨,简直要气死叶修了。


叶修直接吼了回去:“说的就是你,你认不认?”


见叶修已经整个人贴在韩文清身上化身为大型树袋熊,仿佛迷途青年卖身养家,黄少天也于心不忍,连忙点头说认认认然后带着叶修的心意远走高飞。


“吵死了真是。”叶修松开手,颇为无奈地吐槽一句。


“一个游戏而已,这么拼命。”韩文清冷冷地看着他。


“你不也是吗。”叶修说。


“我没有,”韩文清脸色如常,“是你自己投怀送抱。”


“……”叶修差点喷了,“会不会用词,面向全国观众呢,严肃一点。”



荔枝是吃了容易上火的水果,因此俗话说一个荔枝三把火。


叶修带着干净的塑胶手套剥了个励志,他将那颗晶莹剔透的圆圆的小水果举高,友好地向曾经的队友们问话:“小周,吃火吗?”


正版小周没有说话,水货版小州也笑而不语,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唉,”叶修叹了口气,自己吃了颗火,“不就是吃不到节目组的饭吗,至于这么生气吗?”


“我们气的不是吃不到饭,而是背叛。”王杰希双手抱在胸前,冷冷地说。


苏沐橙给楚云秀剥了个龙眼,两个姑娘欢快地一边吃着餐前水果一边看戏。


“你这话就不对了。”叶修又吃了颗火,试图成为一个惹火的男人,“我可是卧底,我努力争取到这么多心也是在尽我的职责,在其位谋其职为心中所求拼尽一切,有什么不对。”


孙翔先是被唬得一愣一愣的,随即回过神怒吼:“不要拿骗幼儿园小朋友的那一套对付我们!”


叶修耸了耸肩膀,放弃狡辩了。


“我就一个问题,”喻文州问,“你什么时候和少天商量要合作的?”


这话问得就好像是我兄弟和我老婆密谋着睡了一觉一样委屈。


“你记不记得你那时候质问我为什么不叫你小州的时候我有打了个电话给黄少天?”叶修问。


方锐连忙拍桌笑:“小州哈哈哈哈哈,周泽楷委屈死了。文州你是不是疯了,你这样黄少就要趁机篡位了。”


喻文州不理会方锐的挑拨离间,点了点头。


“那时候黄少天告诉我他看到老韩看了短信,怀疑老韩是我们这边的卧底,然后就推断节目组可能是想玩盘大的,把各组的队长安排成队长,然后问我是不是卧底。”叶修说。


“黄少天这么聪明啊……”楚云秀感慨。


“把自己的情报全部透露给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人的家伙哪里聪明了。”苏沐橙吐槽,“最多只能说是真爱。”


“只有我想知道黄少天是怎么在那短短的几秒里说完这么多话的吗?”王杰希说,他仔细回忆了一下,叶修打的那个电话最多不超过十五秒。


苏沐橙更加坚定观点:“只能说是真爱无敌了。”


“不过你是怎么就觉得老韩看了一下手机就是收到了卧底的短信了?”叶修问黄少天,“万一他真的是和家里人沟通呢。”


黄少天满脸的不屑:“开玩笑呢叶修大大,我们这里的都多大人了,怎么可能还会被爸爸妈妈天天惦记着要问长问短,又不是三岁宝宝。”


叶修又吃了颗火,不置可否。



一个导演突然走了进房间,来到叶修面前,晃了晃手上的爱肾七,说:“叶神,你的手机收了很多的短信和电话,我们怕有什么急事,所以先拿给你看看。”


这台手机是叶修自己的手机,世邀赛之后他家老头子给他买的,为了方便24小时随时联系得到他,防止叶修哪天出现了二次叛逆年近三十还要离家出走。


叶修有些无奈地接过手机,顶着周围围了一圈人的压力打开了手机。


来自备注为“老弟”的短信共45条。


来自备注为“老头”的短信共32条。


来自备注为“妈妈”的短信共21条。


老弟最新的一条短信是:你这家伙去参加节目就可以不接电话不回短信了吗!畜牲!整整十五个小时零四十七分钟了啊,再不回复我我就要硬闯节目组了!


老头的最新一条短信是:崽,什么时候回家?


妈妈的最新一条短信是:哈哈哈哈哈哈,你爸今天已经是第不知道多少次问你什么时候回家了,你赶紧回他,不然他都快哭了。想你,我的修宝。


黄少天:“……………………”


打脸的声音响彻在耳边。


但这并不是重点。


“想你,”喻文州抚摸叶修的头,模仿起妈妈的语气,“我的修宝。”


“崽,什么时候回家?”黄少天深情地看着叶修。


孙翔也想来次模仿秀,但两个角色都被抢了,他也就只能扮演弟弟,于是他对着叶修认真地喊了一句:“畜牲!”


被爸爸妈妈天天惦记着要问长问短的三岁宝宝叶修不说话了,把手机还给了导演,安安静静吃荔枝。


他想,这说不定就是他辜负了韩文清的报复吧。



今天的行程到此就差不多结束了,下午两组人约着要去玩点好玩的。


导演一听这话就兴奋了,赶紧叫摄影师跟好去拍职业选手们的娱乐活动。


于是在叶修同志的带领下,大家在酒店的房间里打了一个下午的荣耀,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


摄影师:“……”



夜幕降临,黑夜使人躁动,想要为爱鼓掌。


于是大家齐聚叶修房间,商量着玩点什么。


导演默默提议:“玩点小游戏吧,真心话大冒险之类的。”


“行啊,那就roll点,谁点数小谁被惩罚。”苏沐橙说出规则。


非常不愿意参与这种游戏的叶修粗略数了数参与人:“10个人,一人roll一次大概一分钟,roll完一轮四舍五入一刻钟,完整的一盘游戏说不定就半个小时了。你们玩个七八轮就凌晨两点,第二天七点开始拍摄,睡眠六个小时你们能有什么水平?这不是玩游戏,这是自甘堕落。”


一番话说得铿锵有力,唬住了在场所有人。


趁此机会,叶修拍拍屁股准备跑路。


“既然这样,那就不roll点了,现在叶修过来接受惩罚。”苏沐橙当机立断,把叶修揪了回来。


“讲点道理啊姐姐,凭什么还没开始游戏就惩罚我?”叶修苦着脸说。


“因为你当逃兵了,你知道逃兵是最让人看不起的。”苏沐橙理直气壮。


周围众人拍手叫好。


纷纷起哄来个脱衣舞。


苏沐橙又补充:“罚完这次你可以指定一个人,让他接受真心话或者大冒险,然后这个人继续指定下一个人,以此类推。”


周围众人沉默不语。


这种无差别伤害太可怕了。


“那成。”叶修点了点头,难得放松一次他也不想扫兴,“我选真心话吧,谁来给我出题?”


黄少天义无反顾地站了出去:“我来了,我的修。”


“骚扰选手,申请罚出场。”叶修举手。


没有人理他,大家都把期待的目光放在黄少天身上,希望他能问出点有用的问题来。


“如果要在现场选一个人作为你的伴侣,你会选谁?”黄少天问。马上他又补充一句,“不能选妹子。”


这个问题够刁钻的。


叶修环视一圈,眼神凝重。


在大家期待的目光里,他缓缓说道,“我选导演。”


现场安静了好一阵。


导演觉得自己已经要被周围莫名其妙的充满敌意的目光杀死了,于是他躲了躲 抬手示意:“你们继续。”


第二轮开始了。


现在由叶修指定别人来玩,叶修也是想都不多想,直接指着黄少天:“就你了,看你刚刚这么积极。”


黄少天有苦说得出,哭丧着脸絮絮叨叨了一大堆,最后在叶修忍无可忍准备把他从十一楼扔下去时选择了大冒险。


“有气魄的男人就应该选大冒险。”黄少天挑眉说。


没气魄的男人叶修看了他一眼,公布了大冒险的内容:“你三个小时不要说话。”


“不可能!”黄少天嚷,“说话是因为我的身体条件需要,不然我会因为氧气过多而窒息的!”他放任自己的逻辑死去。


“而且大冒险应该是要以让别人出丑为目的的。”楚云秀说,“不如黄少天和我们分享一下你的感情史。”


“哇……你够狠的。”黄少天皱着眉,“那我可就说了。”


“少天的初恋是一辆车。”喻文州说,“他那时候抱着兰博基尼的广告牌说亲爱的你等我我马上就娶你回家。”


“啊啊啊啊队长你闭嘴啊啊啊!”黄少天抓狂。


“黄少天现在有一个暗恋的人。”王杰希说,“那个人和黄少天是公认的好朋友,但那个人老是表现得很不耐烦黄少天,每次黄少天找他他都想尽办法弧开黄少天,但是又会在有需要的时候叫黄少天来帮忙,”他总结一句:“很虐。”


叶修惊讶了,随即温柔地摸摸黄少天的头:“你辛苦了,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过分。”


黄少天乖乖给叶修摸毛,表情接近欲仙欲死:“不辛苦,虽然他很过分不过有的时候还是很甜的……”


“看来你真的很喜欢他。”叶修说。


“真的真的很喜欢。”黄少天看着叶修,认真地说。


“那你要加油。”叶修鼓励。


“一定。”黄少天握着叶修的手说。


“……”这是王杰希。


“……他们这就叫鸡同鸭讲吧。”这是喻文州。


“……不,这可是零零后的特别告白,你们学着点。”楚云秀严肃地说。


“好了好了,”黄少天收拾情绪,“接下来到我指定人了吧。”


叶修摆了个“请”的手势。


“那就你吧。”黄少天笑嘻嘻地对叶修说。


叶修愣了一下,随即到苏沐橙那里投诉:“可以这样的吗?”


苏沐橙眼神躲闪:“也没有说不可以……”


“呵呵,”叶修笑了笑,“那就不玩了,洗洗睡吧。”


苏沐橙瞪大眼睛,有点委屈:“也没有说不可以……”


喻文州看不下去了,说:“那就玩点别的什么吧。”


“玩什么?”叶修问,“荣耀竞技场来一发?”


“当然不是。”喻文州笑着说,“我记得这个节目有一个很有特殊的游戏来着……”


他一边说着,一边看向导演:“类似于国王游戏,但是国王挑了人之后让那些人做的事是由导演组来决定的那个。”


“哦哦,”导演了然,“那要玩那个吗?我带了扑克牌。”


没有人发出反对的声音,于是导演直接化身为裁判,动手洗起了牌。


方锐倒是有点奇怪:“为什么区区一个国王游戏都可以成为这个节目的特色啊?”


叶修也有点奇怪:“国王游戏是什么?”


喻文州叹了口气,看着三岁宝宝叶修的眼神里满是无奈的沉溺,耐心解释道:“就比如现在我们十个人,就有十张牌,从桃心A一直到桃心9,外加一张鬼牌。拿到鬼牌的人就是国王,可以指定别人做什么,比如指定一号和三号说话之类的。”


“对的,”导演顺便回答了方锐的疑问,“在我们节目里,国王不能自己出惩罚,因为怕出的没什么亮点。因此国王的惩罚都是节目组帮忙出的,目前为止这个游戏里出现过的惩罚有手牵手、拥抱、舌吻……”


大家越听越怕,黄少天忍不住吐槽:“这个惩罚是一个流程的吧,最后是不是还应该有个为爱鼓掌?”


导演思考了两秒黄少天的黄段子,说:“好像可以有!”


叶修扶额:“我算是知道这个节目为什么会这么火了。”


王杰希拍拍他的肩膀安抚:“也离被禁播不远了。”


导演不予回复,将整理好的牌给十位嘉宾抽选,然后宣布了国王的身份:“韩文清。”


韩文清显然不是会出很过界的惩罚的人,他将牌往桌子上一扔,选个号码:“一号,惩罚导演说。”


捏着一号牌的叶修山水不露地朝导演望过去,正巧看到导演的嘴一张一合,说出了令人窒息的话来。


“那就脱件衣服吧。”








▪tbc


没想到还有中下这种操作吧!


好了这两天先不写了去给女朋友写生贺了。


请为我们修宝投票投票投票投票……(碎碎念)

评论

热度(4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