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在说耶

一颗豆

【all叶】攻略总裁 ▪ 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爱

慕瑾:

> 还我的猪 @九音花月丶 的点文!(亲爱的你听我嗦,因为我实在写不出你要的韩平叶新欢旧爱嗯嗯啊啊,所以我写了这个,你看在我才幼儿园大班的份上就收下吧(。) <




世邀赛结束的第二天夜晚,叶修穿越了。


没错,为了本文能够开展,他就这么突兀地穿越了。


「您好,系统MJJJD01为你服务,请问你是否愿意开启游戏《攻略总裁1.0》?」


一个电子女声冰冷冷地询问。


“不愿意。”叶修秒答。


说完话后叶修发现自己面前出现了一个框,框里面有两个选项,这才知道原来这个问题不是要他回答,而是要他做出选择。


于是他认真打量两个选项。




◀愿意


◀哎呀你这样问我很害羞啦但其实我是愿意derrrrrr




叶修沉默了两秒,摸摸自己的手臂,抚平了被第二个选项恶心萌的语气刺激出来的鸡皮疙瘩,很是无奈地选了第一个。


画面一黑,再次睁开眼睛时,叶修已经身处一个破破烂烂的房子里了。


系统为他介绍起游戏背景:「你是游戏的主人公叶修,来自一个不幸福的家庭。」


叶修一听就忍不住质问:“为什么要强调不幸福?”


系统解释道:「因为你家超生。」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叶修不说话了,安安静静听系统扯淡。


「你的爸爸妈妈是外来务工人员,生了包括你在内的六兄妹,生活很拮据,所以你作为长兄,现在要辍学去一家公司上班。」


“先不论为什么生活拮据还要生这么多,就说这个辍学去上班,”叶修皱眉,“你知道现在连大学出来的人都很难找到工作吗,为什么我一个辍学人士随随便便就找到工作了,你们制作游戏就不能合理一点吗?”


系统沉默了一下,说:「不要在意细节。」


叶修呵呵:“细节决定成败。”


系统决定不理会这个难搞的吐槽役,继续介绍:「现在你即将离开家,你的弟弟妹妹们都很舍不得你,你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要抚慰他们,让他们心甘情愿地放你走。」


“何必说这么多,直接离家出走就得了啊······”十五岁离家出走的叛逆青年叶修嘟囔了一声。






场景开始。


破破烂烂的房子里一下又出现了四个人。


分别是他的二弟喻文州、三弟黄少天、四弟周泽楷以及双胞胎妹妹苏沐橙和楚云秀。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他的弟弟妹妹的姓全都不一样,但叶修从容自若,抽着根烟说:“哥哥要出去赚钱养你们了,你们乖乖的。”


看起来大概十七岁的少年黄少天抽了抽鼻子,眼眶红红的,声音也因为难过而发哑:“你等我,我一定好好学习考上好大学,到时候你就不用出去受苦了。”


“少天乖。”叶修摸摸黄少天的头,敷衍到说话时连烟都懒得拿下来。


十八岁少年喻文州的手握成拳,眼泪同样湿了眼眶,但声音却没有发抖,反而郑重得像求婚:“我会带你回我身边的。”


“期待你的表演。”叶修敷衍。


周泽楷一把把叶修抱了个满怀,一句话也不说,但手臂却箍得叶修快窒息。


苏沐橙也没有说话,低着头抹眼泪,咬着嘴唇。


看起来像个不良少年穿了黑色短款上衣搭配小热裤的楚云秀取下叶修的烟,自己叼起来抽了两口,随后把它狠狠摁灭在桌子上。


叶修一阵心疼:“软中华啊姐姐······”


楚云秀揪着叶修的衣领,脸凑近叶修的,坚定的目光投射进叶修的眸子里:“等我长大,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叶修沉默了。


画面一切,该场景已经结束,系统通知即将开始正式攻略总裁。


叶修没忍住问了个问题:“他们的反应太奇怪了,你和我说清楚,我要去的的到底是公司还是青楼?”


Nobody理他,攻略总裁游戏开始了。






画面一亮,叶修来到了公司面前。


这时候选项以及说明一起出现了。




   为了吸引到总裁的注目,你应该选择一套合身而出彩的衣服,以下有四个选项:


   ◀普普通通的西装


   ◀只要长得帅穿起来就会很帅的风衣


   ◀普普通通的棒球服搭配牛仔裤


   ◀敲可爱敲引人注目的猫耳女仆装~




叶修沉默。


这位系统麻烦敬业一点,前面的定语已经暴露了你想要玩家选什么了,以及最后那个选项的波浪线是怎么回事,可以不要这么荡漾吗。


叶修叹了口气,虽然这只是个游戏,但他一向自认是个有节操的人,于是他规规矩矩地选了第一项。


系统警告了一句:「你确定要选择第一项吗?」


叶修理所当然地反问:“不然呢?”


且不论最反人类的第四项,就说第二三项已经够神经。哪个小职员会穿着风衣和棒球服去工作啊,又不是小O代的拍摄现场。


「好吧。」系统的语气居然有些可惜,「还好你吸引人的并不是外貌,而是迷人的气质,不然这个游戏现在就能be了。」


叶修不置可否。


就在系统说话的一瞬间,他身上的衣服已经变成了一套西装。


叶修无语:“MJJJD01小姐,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们现在正公司门前。”


知名荣耀大神叶修竟然当街换衣服,到底是心里变态还是人性泯灭。


系统不理他,直接把他传送他的工作岗位。




叶修睁开眼睛,观察了一下环境,突然理解了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他在一间厕所里。


他手上已经拿好了拖把和水桶。


他是一个清洁工。


“······”叶修皱着眉叹气,不知道该从何吐槽。


难怪他的弟弟妹妹一副自家哥哥受了天大的委屈的表情,也难怪系统老想他穿上女仆装,女仆装和清洁小弟多般配啊。
叶修真的无语了。




既来之则安之。


叶修一边想着,一边沧桑地拿起了拖把,就着一身笔挺的西装,开始勤勤恳恳地拖起了地。


这个公司是相当干净,叶修基本不用怎么清理地面的瓷砖都能洁白到发亮。


本来也就是个游戏,只要攻略了传说的总裁就能回到原来的世界了,所以叶修干脆直接拖上了总裁所在的第二十一层,一边拉着拖把敷衍地擦擦地板,一边悄然靠近总裁办公室。


总裁办公室的大门就在这时候打开,里头走出一个同样西装笔挺的人,双手插在口袋里,人有些懒散地靠着门站着,望着清洁小弟叶修笑得邪魅。


我去。叶修满脸冷漠。原来就是你这个畜生啊孙哲平。


霸道总裁孙哲平笑着对叶修询问:“你是哪个部门的人?我还没见过我们公司有这么爱干净的人呢,难能可贵啊,居然把地拖到总裁办公室门前来了?”


叶修直视着他,一点也不怯场,回答道:“我是清洁部的新员工。”


孙哲平咀嚼了三秒叶修的话,随即反应过来,直接笑出声来了:“不会吧你,一个清洁工穿着西装拖地?会不会太正式了。”


叶修皱着眉看着孙哲平突然向他走来。


“还是说······”孙哲平慢悠悠地走到了叶修面前,将一只手从口袋里抽出来,而后捏住了叶修的下巴,用没有笑意的眼睛看着叶修,“你是另有企图?比如说另类一点被总裁看上,然后飞上枝头变凤凰之类的?”


“孙总,”叶修冷笑着回望孙哲平,伸出手指着孙哲平走过的地板,“你的鞋也太脏了,我的劳动成果都被践踏了。”


孙哲平微愕,顺着叶修的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发现他走过的地板确实是都有一个个非常明显的脚印。


但是这个不是重点。


他的重点是叶修的手。


他发誓活了这么多年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好看的一双手。


这双手如果放在女孩身上就显得有些大,但放在男人身上可以说得上是小的,只是搭配着叶修这张脸也非常合适。这个人的手算瘦,骨肉都分配得均匀,骨节分明,手指葱白而细长,覆盖在手上的肌肤看起来白皙又滑腻。


孙哲平一不小心看呆了,就这么维持着手捏叶修下巴上身紧贴的暧昧姿势站在办公室外面,直到他的合作人,另一个公司的总裁韩文清从办公室里走出来,质问他在干什么时他才回过神。


他在心里暗骂自己怎么混了这么多年还会被一个小角色扰乱了心神,然后快速地松开手,向后撤开一步。


叶修收回手揉着发酸的下巴, 一边想着回到原本的世界一定要虐一把孙哲平,一边给了孙哲平一个鄙视的眼神。


但是孙哲平的视角里的叶修却不是这个效果:只见清洁工收回了手,揉了揉应该是被捏得有点痛的下巴,像孩子一样黑白分明的澄澈眼睛望向孙哲平,眼神有些不满也有些委屈,看得孙哲平心跳慢了一拍。


这边的孙哲平还在随便给叶修加滤镜,那边的总裁韩文清却是观察了叶修好一阵,最终有些吃惊地喊了一声:“叶修?”




叶修望着也是西装笔挺像个黑社会一样的韩文清,猜想这货肯定也是个总裁了。但是为什么总裁会认识他一个默默无闻(今天才上岗)的清洁工。


叶修在心里询问系统:这是什么设定?


系统交待背景:「韩文清以前和你是邻居,是竹马竹马,幼驯染。你们一起上幼儿园、小学、初高中,后来到高二时他不读了直接出来创业,你读到大二然后辍学了,出来当了个清洁工。」


叶修嘴角一抽。说好的知识就是力量呢,为什么别人高中出来当了个总裁,他大学出来去扫厕所了。老韩是不是用这张脸威胁了系统!




孙哲平不明所以地看着这个被誉为业内精英的伙伴有些不淡定地喊出来这个清洁工的名字,然后又更加不淡定地抓起了叶修的手腕,顿时好奇心大起。


清洁工?这人肯定不是这么简单。


不然为什么韩文清的表情会这么痛心,好像心爱的人受到了委屈但他没有及时帮助一样。




叶修也很不淡定。


韩文清走了过来,深深地看着他,然后突然抓起了他的手腕,把他的手抓到自己的脸旁,而后抿着唇闭上眼睛,脸颊轻轻蹭了蹭叶修的手心,似乎眷恋那一点微不足道的温暖。


“你和孙哲平刚刚在干什么?”韩文清把叶修的手心贴紧了自己的脸庞,声音有些发抖地自说自话,“我辍学出来后一直在找出人头地的方法,每天每夜都只想着拼出一个自己的天地,然后有照顾你的能力。”


“啥?”叶修茫然。


“但是我忘记了初衷。”韩文清的表情有愧疚也有后悔,移动了一下叶修的手,而后轻轻吻上叶修柔软的手心,“等我爬上这个位置想要去找回你时,我找不到了。叶修······不要干傻事,回来我身边。”


“什么?”叶修迷茫到几乎想回家,哪怕是面对他的傻弟弟也好过面对这个温柔的黑道老大。


系统给迷茫小修修解释:「是这样的,你和韩文清是幼驯染,你们吵过打过却也互摸过同床过,四舍五入差不多是恋人,虽然你们都没有告白过。然后他说的干傻事,我赌一个黄少天,肯定是误会你被孙哲平包养了或者以为你在勾引孙哲平包养你。」


“不要拿黄少天来赌,”叶修先责备了系统一句,然后不禁感慨起来,“这个剧本够牛逼的啊,见到这样的老韩之后我就庆幸了,还好现实里的老韩是个直男。”


系统沉默了一下,然后小小声地说:“······你非要认为人家是直男我也没办法······”




叶修从韩文清手里抽出自己的手。


“别闹,我不喜欢包养那一套,哥靠自己。”叶修说。


韩文清紧紧地看着他,一时也说不出话。


旁边的孙哲平不甘寂寞了,这个叶修有趣得紧,再加上和他一向不太看得顺眼的韩文清有关系,就让他更加想捣捣乱了。


于是他走过去,一只手覆上叶修的后颈,低头在叶修嘴角上落下一个吻,而后抬起头,直视着脸色发黑的韩文清,笑容猖狂。


“既然叶修同志这么有骨气不如我们比比赛吧,看看谁最后能让叶修接受包养?”


孙哲平提议。










◀tbc




坑太多了,争取明天写完这一篇。月亮同学请快点签收!

评论

热度(2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