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在说耶

一颗豆

【all叶】一个很厉害的综艺节目▪中

老韩:失策

慕瑾:

上篇


遭受到人生重击的幼儿园小班的男孩子蔫了吧唧地蹲在角落画圈圈。


对幼儿园小班的男孩子造成了人生重击的27岁青年叶修满脸不愧疚地蹲在他身边。


王杰希带着一班孩子蹲在他们身后围观。


男孩子奶声奶气地驱赶叶修:“你都不要我!你走开!”


叶修气定神闲:“角落是大家的,我也可以蹲。”


男孩子眼中满含泪水:“我不要!你走开!”


叶修叹了口气,说:“你要讲道理啊,不能因为讨厌一个人就剥夺了他的权利,每个人都有属于他的一个小小的蹲地。”


男孩给叶修唬得一愣一愣的,想反驳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叶修继续说:“同样的道理,你们的老师也有被你们尊重的权利。”


突然被点名的老师愣了愣,她刚刚正在玩命地思考要怎么拯救这个孩子受伤的心灵。


“你们觉得离开家里来面对老师很可怜,所以又闹又哭,但是老师离开家里来面对你们也很可怜,你们觉得你们比老师的爸爸妈妈乖吗?”叶修开始胡说八道。


被点名的集体小朋友都愣了愣,跟着叶修的话思考了一下,幼稚的小脑瓜子怎么转都不觉得叶修的话有错。


“所以宝宝们也要体谅老师,”叶修拿出哄人的语气,一句宝宝叫得人心都软了,“不要哭哭闹闹了。”


“……呜。”碰瓷男孩抽噎了一下,止住了泪水。


所有的宝宝们都不闹了,对老师的同情心战胜了他们的任性,大家都跑去虎摸老师,有几个甚至凑到叶修面前讨亲亲。


叶修左手一个男孩右手一个女孩,浑然就是左青龙右白虎中间一个二百五。这时候又一个扑到了叶修背上,于是现在bgm变成了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身上还背着一个胖娃娃。



喻文州、周泽楷以及孙翔三人一进门就看到了相当温馨的一幕。


王杰希怀里抱着一个小孩,叶修手里牵着两个,两个人正在对话,望着对方的眼睛,眼里满含笑意,俨然像一个幸福的超生家庭。


刚刚和轮回的两人辛辛苦苦照料了大班的孩子们的喻文州看到这一幕时露出了个淡然的微笑,径直走到叶修身边,帮他拉着右边那个孩子的手,慰问道:“辛苦了。”


“是很辛苦。”叶修一点也没谦虚。


“我们刚刚也干了不少活呢。”喻文州装作边缘实则语气里暗含自己在外辛辛苦苦赚钱养家你却和隔壁老王乱搞的心碎。


叶修狐疑地看着轻轻松松的喻文州,问道:“比如说?”


“我们刚刚被很多小女孩围起来了你知不知道!”孙翔感觉到王杰希和叶修之间谜一般的氛围时不知道为什么心理堵堵的,他想可能是因为他刚刚明明就真的很忙结果叶修根本不理解的原因才让他生气的,所以他必须严肃和叶修阐述他的苦劳,“她们真的很难搞,一黏上就不放手了,叫吃饭她们也不愿意吃,还要我喂……”


他一边说一边觉得有哪里不对,为什么感觉说出这种话来会显得他很幼稚还很不能吃苦耐劳。


果不其然,叶修听着孙翔的碎碎念突然就低声笑了起来,随机抬起手摸摸孙翔的头,安抚道:“辛苦你了。”


“滚滚滚滚滚!”孙翔的脸一下就发烫了,他迅速把这种反应归类为“因为被叶修嘲笑而产生的愤怒绝对绝对绝对不是害羞了”里面,然后就忙往后退以远离叶修。


叶修也不恼,眼睛望向周泽楷,又复制粘贴了一次:“辛苦了,小周。”不过比起简单的Ctrl+C并配合使用Ctrl+V功能,叶修还是主动完善了主宾,让人不禁想这位不愧是荣耀教科书,连敷衍都敷得周到。


周泽楷被叶修慰问一句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有些不好意思,腼腆地笑着说:“不辛苦。”


旁边的喻文州也说了句:“虽然辛苦,但是还可以承受,不用担心。”


叶修沉默片刻,说:“我说关你什么事了啊喻文州。”


喻文州抓着小孩的手紧了紧,望着叶修的表情有几分委屈的意思,整个画面看起来就好像糟糠之妻委委屈屈地在诘问出轨渣男。


“我一直都很想知道,明明都是念zhōu,为什么周队可以是小周,我就只能是喻文州。”他轻轻地问,声音带着几分苦涩,配着微微皱眉苦笑的表情,完完全全就是言情二男主既视感,在一边深爱着女主但是最终又爱而不得眼睁睁看着女主角投入男主角怀抱的那种苦逼青年。


女主角叶修抱紧了碰瓷男孩,靠近了王杰希和周泽楷,非常无语地一边盯着喻文州一边掏出了节目组给所有人都准备了一台的手机,打了个电话。


“喂,黄少天吗?你收拾收拾可以准备上位了,蓝雨的正队长已经疯了。”


不仅不能改变称呼还被倒扣一个精神混乱的帽子,喻文州觉得做人很失败,放开孩子的手就准备去角落里为了节目效果蹲一蹲。


那个孩子赶紧跑过去拍拍喻文州肩膀,软声软气地安慰:“大哥哥不要伤心,再加油,以后一定可以感动他的!”


喻文州哭笑不得,但为了不扫孩子兴还是点了点头。


富有同情心的小朋友纷纷跑了过来,一个班级30个三四岁的小朋友轮流拍拍喻文州的肩膀,希望能帮助他走出失恋阴影。


“虽然现在小周还只能是辣个又帅又高的大葛格,但是葛格你只要努力,一定可以感动叶葛格……然后……然后成为叶葛格的小州的!”小朋友们这样鼓励道。


又帅(其实喻文州也很好看)又高(其实也就比喻文州高了3cm)的大葛格周泽楷默不作声地站到叶修身边,用眼神示威:不可能,小周只能是我。


叶葛格拍拍喻文州的肩膀:“加油,努力感动我。”


然后噗嗤笑出声来。


小朋友们齐声呐喊:“葛格加油!”


孙翔不明所以,跟着挥手呐喊:“加油?”



摄影师:“……”


老师:“……到底谁才是小朋友啊!”



小朋友们是很正能量的。


小朋友们也是很色色的。


小朋友们睁大眼睛说:“想看叶葛格和小zhōu亲亲。”


叶葛格浑身一抖。


周泽楷和喻文州眼睛一亮。


周泽楷和喻文州互相看了一眼。


周泽楷语气平淡:“要按基本法。”


意下是指全《全职高手》的读者都知道小周百分之一百就是指他这个清纯腼腆小后辈,凭什么你现在又来碰瓷。


喻文州微笑,说:“这要看小朋友们的意思。”


叶修觉得自己作为表演亲亲的主角之一不应该存在感这么低:“难道不是看我的意思吗?”


两个人闻言沉默了一下。


思考了三秒,好像是应该让叶修来决定。


于是他们不情不愿地把选择权交给叶修:“你打算选哪个小zhōu?”


叶修笑了笑,伸出手,接过刚刚交代王杰希帮他从厨房端出来的一碗粥,认真地说:“我选这个小粥。”


说完就吃了一勺粥下去,身体力行地为孩子们表演与小粥亲亲。


喻文州和周泽楷少有地感觉到一种无力的挫败。


第六赛季冠军队队长、四大战术师喻文州与第八九赛季冠军队队长、新荣耀第一人周泽楷,在今天,在此时此刻,不得不承认,他们被打败了。被一碗,冒着腾腾热气的、火辣无比的妖艳贱粥,打败了。



zhōu=周=州=粥这个等式让孙翔陷入了沉思。


意思就是:拼音=姓或名=某种大概可以吃的东西。


他想了三秒。


很认真地庆幸起来这群孩子们不是起哄让叶修和他亲亲。



叶修队收获了不少的小心心。


在幼儿园大受好评的原因有三:一是叶修和王杰希成功为孩子们重塑了三观,老师和小朋友们都很感激。二是心疼小州。三是周泽楷和孙翔好帅。


几个人拿到小心心之后都不假思索地交给了叶修保管,似乎完全忘记了这个游戏还有卧底这个设定。


摄影师看着心急,没忍住提醒一句:“如果叶修是卧底的话你们的小心心可能就属于另一个队伍了,你们就差不多节目组准备的午餐了……”


“没事,我相信叶修。”喻文州笑着说。


周泽楷也毫不犹豫:“信他。”


孙翔毫不在意地说:“不吃就不吃呗,去外面的餐厅吃还更方便,搞得好像这年头谁出门不带点钱似的。”


王杰希不发表意见了,拍拍欲哭无泪的摄影师的肩膀,用同情的眼神告诉他,作为起点爽文的重要配角们,不会点嘴炮是不可能的。



叶修一点也不感动。



相比起叶修组其乐融融的气氛,韩文清组的氛围就明显紧张得多。


“你们要怎么证明你们不是卧底?”楚云秀拿着她和苏沐橙的那份小心心,一脸提防地看着三位男士。


猥琐流代表人物方锐自证清白地方式也非常猥琐,他直接以挑拨离间来反衬自己的清白无暇:“我刚刚看到黄少天和韩文清都看过手机!黄少天还看着自己的手机偷笑!”


“哦?”苏沐橙看向被举报的两人,“节目组应该就是通过短信的形式告诉卧底他的身份了,既然你们都看过手机,那卧底应该就在你们之间……”


黄少天举手,急切地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我不是!刚刚老叶那不是给我打了电话吗,我挂了之后就顺便看了两眼有没有人给我发短信而已。”


“但是节目组的手机就存了参加游戏的我们这些人的号码,我们都这么忙,有谁会给你发短信让你这么牵肠挂肚的啊?”方锐挤兑。


“呃……这个……就……”黄少天眼神飘忽。


一边的韩文清简洁地回应:“给家里人发短信。”


“呸,”黄少天不齿,“这个理由就更扯了,谁长这么大还天天要让家里人牵肠挂肚,搞笑了……”


他话音未落,其他几人就纷纷对韩文清表示了信任。


“我信老韩。”方锐把自己的小心心呈上,“因为老韩长了一张不会说谎的脸。”


“没错,”苏沐橙也让楚云秀把她们俩的小心心递给韩文清,“比起黄少天,还是韩队更可信。”


黄少天巨冤,一边洒泪一边在所有人眼神威胁下把自己辛辛苦苦在菜市场帮忙叫卖赚到的小心心递给了韩文清。


他想,那份“国人震惊!知名电竞大神黄少天竟现身菜市场帮助七旬老人叫卖,气氛温馨似兄弟”的屈辱,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来越耻。


他握着手机,拇指在所有人看不到的时候悄悄点了几下屏幕。



午饭时间快到了,两队人员都回到居住的酒店,导演组等一下会进行小心心的统计。


两队人都当了一个上午的劳动人民,现在切实感受到一种光荣的疲惫,接二连三地躺倒在大厅的沙发上等时光流逝消磨时间青春。


摄影师们一边记录着他们痛不欲生的表情,一边思考着后期在这里植入一个肾宝广告的可行性。


这时候韩文清站了起来,理了理压得有点皱的衣服,而后径直往走廊走去。


“你去哪里?”喻文州敏锐地问。


“厕所。”韩文清说。


喻文州的眼神却有些怀疑,他朝旁边的叶修看了一眼,眼神示意叶修跟上去。


叶修别说动一动了,他现在连呼吸都艰难,根本就不能自主行动,于是他确凿地告诉喻文州:“我不。”


结果那边韩文清突然对着叶修说了一句:“过来。”


叶修皱着眉:“干嘛?”


韩文清说:“有事和你说。”


大家嗅到了八卦的气息疲倦就已经不算什么了,全都弹了起来对叶修怂恿道:“去吧去吧!”


叶修被逼无奈,拉着一个摄像师就跟着韩文清走了。



叶修靠着墙,双手抱在胸前,懒懒地看着面前韩文清:“说吧。”


韩文清从口袋里掏出了什么,攥在手心里,然后对叶修命令道:“伸手。”


叶修乖乖地伸出手来,对着韩文清摊开掌心。


他的手白皙而骨节分明,光是抬起来就是一道风景。


现在他的手被韩文清的手托了起来。


韩文清的手比叶修大一些,同样是一双好看的手,只是因为是小麦色的皮肤而显得更有男人味。


他用手心包裹着叶修的手背,将叶修的手拉近一些,然后另一只拿了东西的手抬了起来,悬在叶修的手心上。


“叶修,”韩文清一边说着一边打开那只握成了拳的手,一颗又一颗粉粉嫩嫩的小红心轻轻落到叶修白嫩的掌心里,场面突然满是少女氛围,“我是卧底。”


一边的摄影师捂住脸,心想这种场景就算韩文清突然告白了他可能也不会出戏。


叶修微愕,睁大眼睛盯着韩文清,随即握紧了手心的小心心,对韩文清笑,笑容没有一点虚情假意,脸颊两边的酒窝微微凹下,衬得他比实际年纪要小上不少,有种不合他的可爱气息:“真乖。”


“哼。”韩文清不理会他的调戏,兀自收回手就准备离开。


“但是老韩,”叶修笑着说,弯着的眼睛里满是狡黠,“你怎么就这么信任我呢。”


韩文清不明所以地回头看他,却看到叶修漫不经心地抛着小红心玩,语气淡淡的:


“我也是卧底啊。”









◀tbc

评论

热度(4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