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在说耶

一颗豆

【all叶】一个很厉害的综艺节目▪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慕瑾:

《很厉害的综艺节目》是一个在名字上就力压群芳的综艺节目,简单的八个字却尽显节目组的随意与任性。


当然,作为时下最受年轻人追捧的节目之一,它自然也有着除了名字特别以外的优点。


方锐的震惊是这样的:“虽然之前就知道这个节目不单单只邀请明星参加,也会邀请各行各业的精英,但是没想到电竞选手也会邀请,这么独树一帜难怪会受欢迎。”


叶修的震惊是这样的:“虽然之前就知道这个节目会邀请电竞选手参加,但是没想到居然敢邀请韩文清,这么独树一帜收视率肯定要创新低。”


韩文清冷冷地扫了叶修一眼,伤害范围比较大,周围一圈围观群众都瑟瑟发抖两股战战,手不自觉地摸到了钱包上,无声中坐实了叶修“创新低”的说法。


导演汗:“大家不必太紧张,我们节目的一大特点就是随性,游戏随性你们也不需要压抑自己,尽情享受游戏就好了。”


黄少天提问:“可以随性到什么地步?可以说脏话吗?”


导演沉默了片刻,认真回答:“不可以。”


全明星赛上都敢大比中指黄少天叹了口气,觉得自己的好像回到了家。并不是指家一般的温暖,而是指面对爸妈时想爆粗都会在“我操”的“操”字出来之前都会赶紧改成“我超级无语哒”的、灵魂被束缚的无奈。


叶修紧接着提问:“黄少天摔跤了可以笑吗?”


导演沉默了片刻,为难地说:“可以吧。”


黄少天顶着一头的“???”进行抗议:“这不公平!他这种不叫随性叫没礼貌!凭什么不能说脏话却可以嘲笑别人!要知道说脏话只是发泄自己心中的不痛快,嘲笑别人却是把别人的不痛快当成痛快,喂你们回来……”


大家没有理会他的长篇大论,跟随工作人员进了各自的房间准备休息,第二天一早就要开始正式录制。



叶修被同房的喻文州叫醒时才六点不到,困意还纠缠着他,他眯着眼睛有些不满地把头埋在枕头里蹭了蹭,嘴里含糊地说:“喻文州你给我安静一点……”


“你忘记我们还有任务的吗?”喻文州微笑着说,拉着叶修的手臂把他扯起来。


叶修脑子不清醒,坐起身后整个人又立马软趴趴地贴着喻文州的后背,试图像只树袋熊一样抱着喻文树再睡个回笼觉。


喻文州无奈了,转过身扶好了叶修的肩膀,贴近他的耳朵哄骗道:“你现在是不是很生气?”


叶修勉强睁开眼睛看着喻文州,语气里满是威胁:“气到想吃了索克萨尔。”


“那我们去叫醒别人,让他们也气一气。”喻文州将导演组赋予他们的任务告知。


叶修一秒也没多想:“走。”


一边的跟拍摄像师赶紧跟上他们,心里有些迷茫:为什么这两个人之间的氛围这么给,是他自己有问题吗。


“对了,”喻文州适时补充一句,“我们要在不开口说话的情况下叫醒他们,你有什么办法吗?”


叶修回问一句:“我们不出声?”


“对,”喻文州看向叶修,“有办法了?”


叶修点了点头,从喻文州身边走过,径直走到摄像师跟前,对着镜头露出一个满是恶意的微笑:“兄弟,去帮我们叫醒他们吧。”


摄像师懵了,这个环节还可以这样玩的吗?


“叶神不是……这个游戏主要是想让嘉宾展现出他们的聪明才智,哪、哪有叫工作人员去的……”摄像师心累。


叶修理直气壮地说:“规则只是说不许嘉宾出声而已,又没有说不能叫工作人员去干,快点嘛,这拍摄节目可是争分夺秒的事。”


喻文州探个头出来附和:“而且这个办法确实很聪明。”


摄像师欲哭无泪:你们这样一唱一和的真的很给好吗。



六点半左右,全体成员集中在餐厅里。


导演双手撑在桌子上,神色严肃:“这次我们的主题是:「拯救小心心」。节目组在沿途的幼儿园、快递公司、餐厅、菜市场、娱乐公司以及电影院都放置了数量不限定的小心心,大家要去帮助这些场所里需要帮助的人完成一些任务才能得到小心心,到这里还能明白吗?”


黄少天给叶修夹了个干蒸,嘴里念念有词:“跟你讲,我们大G市的早茶可是世界的财,我这么健壮就是靠着它们的浇灌……”


已经被塞了一嘴食物的叶修神情痛苦,望着那个有半个巴掌大的黄色小点心,忍不住吐槽:“难怪你和这玩意有相似之处。”


“放屁!”黄少天不承认,“谁和这又矮又黄的东西有相似之处啊!”


叶修见黄少天已经把自己的特点概括出来了便不再多话,冷笑了一声又皱着眉努力吞咽嘴里的食物。


他鼓着腮帮子嚼咬,眼睛因为这种动作而微微睁大,一派无辜纯洁的可爱模样,和他本身的画风完全不一样。


摄像师没忍住给叶修来了个特写,后期大概可以给叶修P上一双耳朵,假装他是一只贪吃的松鼠。


松鼠本人现在很痛苦,他好不容易把嘴里的干蒸龙虾小笼包都吞下,那边的韩文清突然给他盛了一碗红彤彤又白花花的不明物体,眼神威胁:“吃。”


被忽略的导演苦逼兮兮地重复一次:“明白了吗……”


叶修拍桌:“谁会一大早的吃脑花?”


韩文清执着:“有营养。”


叶修干笑:“有营养那就你自己吃,你看看你这细胳膊细腿的。”


一年四季都不间断地锻炼身体隔着衣服都能看到结实肌肉的韩文清嘴角一抽,差点没把那盆脑花糊到叶修脸上。


导演坚持不懈:“这个游戏要分成两组,拿的小心心少的一组今天不能吃到节目组提供的午餐,只能自己去解决午饭的问题。”


这话总算是有点震慑力,大家闻言都愣了愣,随即更加变本加厉地将各种各样的菜都往叶修碗里夹。


楚云秀语重心长地说:“以你的这体魄是干不了什么活的了,肯定拿不到小心心了,所以趁现在乖乖吃多一点吧。”


叶修挑眉笑道:“可别这么笃定,看不起我的人最后可都成为了我的手下败将,这点相信在座的各位一冠二冠零冠得主都深有体会。”


四冠得主死不要脸地挑衅道。



“好的现在我们开始分组。”饭后,众人站在餐厅门口,导演开着大喇叭吼话,“一共十个人,按照五五平分,大家自愿组队。现在开始——”


话音刚落,现场就立刻由一群人分成了对立的两拨人。


一拨由孙翔组成。


另一拨由除了孙翔外的九人组成。


导演沉默。


孙翔茫然:“你们干嘛?”


黄少天揽着叶修的肩膀,很不谦虚地说:“我们叶修关系好可是全《全职高手》读者都知道的事,我们感情好到裤子都穿一条,就差哪天来个负十八厘米的亲密接触我们就能合二为一了,怎么可能分开。”


叶修假装听不懂黄少天黄里黄气的段子,诚恳对黄少天建议道:“转会来兴欣吧。”


说完又立马转头煽动喻文州:“你看看蓝雨的副队都这么叛心似剪了,你是不是觉得心很寒,是不是很想加入兴欣温暖的大怀抱?”


喻文州笑了笑,和叶修玩心理战:“那时候少天叫你加入蓝雨我都没答应,现在你还以德报怨让我加入兴欣,你不是心地善良就是对我本人有企图。”


叶修秒回:“显然我是前者。”


一片死寂中,为了拯救气氛,导演奋勇开口:“既然是来上节目,大家就做一些与以往不同的尝试吧。比如说平时关系好的或者同队的人就不要在一个组了,一直是宿敌的可以来合作一下。”


大家一听也觉得有道理,随着导演第二次喊开始分组,大家都有目的地动了起来。


周泽楷一把搀住了叶修的手臂,王杰希悄无声息地走到叶修身后,孙翔抓着头发很不服气似的站在叶修身边。


现在是蓝雨的内部战争。


黄少天和喻文州对视一眼,很快黄少天就跑了起来,像树袋熊拥抱他的树干那般深情地张开双臂迎接叶修。


但是叶修不是树,他默默地带着他的团队躲开了黄少天,一把揪过喻文州来成为他们的最后一个组员。


苏沐橙拍拍黄少天的肩膀,抖着身子声音哽咽:“没事,你已经很勇敢了……我、我永远为你骄傲……哈哈哈哈哈哈……”


黄少天愤恨地加入了这支齐声嘲笑他的队伍。


“对了,”一切都已偃旗息鼓,此时导演又突然给自己加戏,“节目组会秘密联系两个组内的其中一个人,让他成为叛徒,在最关键之时夺走你们组的小心心为对方组加分,请各位务必要提防自己人。”


“我想去幼儿园。”王杰希提议。


“我不想!”孙翔反对。


“是挺适合你的。”叶修点头。


“我说了我不想去!”孙翔强调。


“我没意见。”喻文州说。


“我有意见!”孙翔抗议。


“嗯。”周泽楷附议。


“……”孙翔蹲在路边。


被无视了全程的导演突然对孙翔生出一种同病相怜的悲凄感。



叶修组和韩文清组各自开始了寻找小心心之旅。


旅途比较痛苦,甫一出门,里里外外共三层的人群就围了上来。


“啊啊啊啊啊啊大神们啊啊啊啊路透是真的啊啊啊啊!!”


“天天我是你的第三任老婆!”


“叶修我已经脱裤子了!”


“老韩我要当你手心里唯一的钱包!”


“沐橙上我!!!”


这激烈的场面看得大家都心里发紧,粉丝们的爱实在是直白又热烈,让人不知如何是好。


方锐试图和他们讲道理:“大家好,是这样的,我们现在要去找小心心……”


话音未落,他们就听到一个粗犷的男声大吼:“把老子的屠龙宝刀拿来,我现在就把我的心掏出来给我的锐锐!”


锐锐吓哭了,抱紧了已经是敌人的叶修哭唧唧。


叶修爱抚方锐,随后对着众人说:“这就是我们的第一个难关了,都准备一下,我们去冲破重围。”


大家纷纷应答:“好。”


倒数三二一,各组的人手牵手,预备冲出人群。



韩文清组的同志们以义无反顾地姿态冲进了粉丝的浪潮中!


然后被各方的粉丝揪着自拍签名接小礼物。


叶修组的同志从此机会往旁边绕,迅速钻进了一辆出租车里,向着美好新天地驶去。


跟随摄像师一脸茫然:“啊?我呢?啊?”



车内的叶修坐立不安。


王杰希警告似的拍了拍他的屁股:“不要扭。”


叶修怒:“换你坐我腿上你也得难受。”


王杰希:“没办法,谁叫位置不够,我们这边的人还都这么高。”


叶修后悔了:“对啊,应该让黄少天来的,他够娇小了。”


喻文州忍不住为队员说话:“他也就比你矮了两厘米。”


“你懂什么,”叶修理直气壮地说,“我比他高一点,我就比他更接近天空一点。”


喻文州:“……”



因为节目组已经和幼儿园协商好了,加上从事教育事业的人也不会太过关注电竞选手,所以叶修等人抵达时园内的人都没有表现得太过激动,只和他们说清楚他们要做的事便回归自己的工作轨道了。


幼儿园一共六个班,叶修等人负责协助人手不够或者是需要帮助的老师一起管理和照顾这些小孩子。


王杰希和叶修一眼被小A班的老师相中,拉着他们就往自己班级走。


“我知道你们的。”老师笑眯眯地说,“两位队长是我认为联盟中为战队付出最多的队长,我很敬佩。所以我想,这么有责任感的你们来看着这些孩子一定会有很好的效果……”


她的声音被此起彼伏的哭声淹没。


刚入学的小孩子都喜欢闹,不管被照顾得周不周到都哭,难管,老师家长都头疼。


这会儿就有一个小男孩看到来了两个陌生人,原先还没眼泪的眼睛猛地就变得红彤彤,抱住王杰希的手臂就要碰瓷:“爸……爸爸……”


王杰希摸摸他的头,说:“我有你爸爸的电话,我现在打给他,让他和你聊聊天?”


小男孩一下怂了,见这个人不是这么好欺负,又扑向旁边的叶修,睁着一双大眼睛委委屈屈地说:“爸爸……爸爸不要我了……呜呜……”


叶修叹了口气,摸摸他的头,说:“没事的,你爸爸不要你,我也不会要你。”



小孩:“……”


老师:“……”


摄像师:“……”


王杰希:“……你这样不好。”





tbc




▪填一个巨坑。

评论

热度(6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