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在说耶

一颗豆

【all叶】叶魔王

哈哈哈哈哈哈名字真的很重要!

慕瑾:



   魔性,真的很魔性,我都被自己的魔性震惊了,慎看。
   


   
    00
   
    叶爹是个道士。
   
    古道热肠。
   
    仙风侠骨。
   
    降妖除魔。
   
    三十多岁还是大帅哥一枚。
   
    于是吸引了一个神仙姐姐来嫁他。
   
    如胶似漆。
   
    甜甜蜜蜜。
   
    恩恩爱爱。
   
    结婚不久就得了俩大胖小子。
   
    “不得了啊夫人。”
   
    叶爹皱着眉。
   
    “怎么?”
   
    叶夫人也皱眉。
   
    心里暗骂老叶你的中二病什么时候能治好。
   
    “我夜观天象,发现大儿的命运多舛啊。”
   
    叶爹叹气。
   
    “为什么呢?”
   
    叶夫人配合道。
   
    “大儿继承了夫人的仙根,命里注定会大富大贵,享有盛名,若是不取个贱一些的名字压一压,怕是会走火入魔,变成那吃人的大魔头!”
   
    叶爹惊魂未定脸。
   
    “那么夫君想为大儿取何名呢?”
   
    叶夫人隐隐觉得不安。
   
    “便唤他······狗蛋吧,叶狗蛋。”
   
    叶爹胸有成竹脸。
   
    叶夫人一言不合。
   
    收拾行囊准备离家出走。
   
   
   
    01
   
    方圆十里的人都知道。
   
    大名鼎鼎的叶家出了对双胞胎。
   
    大的叫叶狗蛋,小的叫叶秋。
   
    不禁心酸地思考起叶家是不是非常讨厌这个大儿子。
   
    叶狗蛋和叶秋对流言蜚语浑然无感。
   
    嘻嘻哈哈玩到了十五岁。
   
    叶夫人叹气叹了十五年。
   
    有一天叶狗蛋终于醒悟。
   
    跑到妈妈房间,红着眼眶,坚定地说。
   
    “妈,我想改名。”
   
    没等叶夫人怜爱的手抚摸上叶狗蛋的头。
   
    叶爹就冷冷地吐了句。
   
    “若你确实要改名,我就当没有过你这个儿子!”
   
    而后怒气冲冲地离开房间。
   
    叶夫人叹气。
   
    叶狗蛋的坚定却没有消失。
   
    “既然如此,妈,我想离开这里。”
   
    叶夫人叹气。
   
    踱步离开房间。
   
    五分钟后又鬼鬼祟祟地跑回来。
   
    “狗蛋,妈已经帮你收拾好了行囊,趁着现在月黑风高,走吧。”
   
    叶夫人的眉眼间是终于可以洗涮耻辱的欣喜。
   
    叶狗蛋默默接过行囊。
   
    叶狗蛋有些哀伤地离去。
   
    叶狗蛋不甘心地往后看一眼。
   
    只见叶夫人正朝他挥手。
   
    叶狗蛋赶紧跑回去。
   
    叶夫人把一个黑色小包塞给叶狗蛋。
   
    “垃圾,一起丢了。”
   
    “·····”
   
    叶狗蛋无语了。
   
    您就不该挽留一下我。
   
    “从今天起你就叫叶修,记住,无论未来你是神仙还是魔王,妈妈都爱你。”
   
    叶夫人眼泪汪汪。
   
    关上了门。
   
   
   
    02
   
    江湖中出了个传闻。
   
    有个叫叶修的大魔王横空出世。
   
    吃喝嫖赌。
   
    烧杀抢掠。
   
    强抢民男。
   
    小道士苏沐秋。
   
    英俊潇洒。
   
    风流倜傥。
   
    还是妹控。
   
    我们的英雄~
   
    小哪……啊错屏了。
   
    他听闻叶修横行霸道。
   
    本想亲自上门讨伐。
   
    谁曾想叶修竟然亲自送上门来。
   
    两人一见如故。
   
    轰轰烈烈。
   
    浪里个浪。
   
    缠缠绵绵。
   
    然后江湖上又多了个传言。
   
    苏沐秋被魔王迷惑了心神。
   
    和魔王一起进了深山。
   
    留下美女妹妹一个人。
   
    住在大豪宅。
   
    睡着大软床。
   
    用着大钞票。
   
    夜夜思兄到无眠。
   
    武林盟主韩文清闻言。
   
    勃然大怒。
   
    孤身一人涉险。
   
    讨伐魔王。
   
    从此再无归来日。
   
    江湖人皆悲恸。
   
   
    03
   
    能忍么?
   
    能么?
   
    能?
   
    于是西洋来的弹药师张佳乐想了个法子。
   
    “大孙,既然那货是个基佬,那么你去当诱饵,我骗他说交易,只要魔王一开门,小爷我就剁了他的手。”
   
    狂剑士孙哲平瞟了他一眼。
   
    充满了怀疑。
   
    张佳乐把自个搭档拎到了魔王家门口。
   
    大嚷。
   
    “叶修你开门,你有本事抢男人,你有本事······”
   
    小木门开了一条缝。
   
    一个好像才刚睡醒的,沙哑而慵懒的好听声音传了出来。
   
    “老梗就别说了。有什么事吗?”
   
    张佳乐深吸一口气。
   
    “我拿我兄弟和你换金银细软,成不成交?”
   
    叶魔王没说话。
   
    伸了只手过来拉孙哲平的手臂。
   
    那是一双顶好看的手。
   
    如凝脂般白皙,如美玉般润滑。
   
    正如古诗中所道那般,肌理细腻骨肉匀。
   
    张佳乐居然忘了要砍。
   
    一直盯着它,消失在时间尽头。
   
    良久,反应过来,拍门大嚎。
   
    “大孙!!”
   
    “叶魔王你不讲信用!!”
   
    “你把大孙放出来!!”
   
    一块硬硬的东西砸到了张佳乐头上。
   
    魔王的声音从门后传来。
   
    “最近有点穷,金银是没了,但细软还有。”
   
    张佳乐差点捏碎了手里的按摩棒。
   
    魔王接着说。
   
    “一年后你再过来,单挑过我我就放你兄弟,给你金银。”
   
    张佳乐咬牙。
   
    “叶修你妹的!!!”
   
   
    04
   
    一年后。
   
    “不要去。”
   
    看着已经整装待发的张佳乐。
   
    和张佳乐的远房亲戚,同样来自西洋的魔法师王杰希。
   
    苏沐橙忍不住出言相劝道。
   
    “为何?你的兄长不也在那么?”
   
    王杰希问。
   
    “正因如此······”
   
    苏沐橙咬咬牙。
   
    “凡是找了叶修的人,最后都······”
   
    “放心吧!”
   
    张佳乐打断了苏沐橙犹豫的话语。
   
    “我们会平安回来的。”
   
    两人信誓旦旦地说。
   
    动身去了深山。
   
    苏沐橙:“······”
   
    你们俩头顶好大一面flag。
   
    又是一年过去。
   
    “无耻魔头!”
   
    剑客黄少天拍案而起。
   
    吓得说书人捂紧了耳朵。
   
    “枪神苏沐秋,武林盟主韩文清,狂剑士孙哲平,弹药师张佳乐,还有魔法师王杰希······居然全部丧命于他手·······”
   
    黄少天越数越愤怒。
   
    “你们的仇,我黄少天为你们报!”
   
    “加我一个。”
   
    黄少天的好兄弟侠客喻文州举起了手。
   
    “那我也去。”
   
    楚云秀跃跃欲试。
   
    “我也一起吧。”
   
    肖时钦举起了手。
   
    “我也去。”
   
    张新杰也举了手。
   
    “那·····我也?”
   
    李轩不自信地举起了手。
   
    “唉。”
   
    苏沐橙长叹一声。
   
    “那么,我带你们进山吧。”
   
    众人眨眨眼睛。
   
    这见这美丽姑娘的眼睛里闪着他们看不懂的光芒。
   
    “有些事,是该做些了结了。”
   
    一行人浩浩汤汤进了山。
   
    人们却没有盼到英雄凯旋而归。
   
   
    05
   
    “小周,此去凶险。虽然你是江湖第一人,可也需要万分小心。”
   
    江波涛为周泽楷备好了食粮,严肃地叮嘱着。
   
    “嗯。”
   
    周泽楷接过装备,和好友的关心,一往无前地上了路。
   
    山中凶险。
   
    满山荆棘。
   
    满林瘴气。
   
    野兽四窜。
   
    周泽楷经历千难万阻,抵达了魔王府。
   
    他深吸一口气。
   
    叩开了府门。
   
   
    06
   
    一伙人席地而坐。
   
    欢欢喜喜地玩着卡牌。
   
    “我······走错了?”
   
    周泽楷惊疑不定。
   
    一个挺秀气但也有些慵懒的男人笑着对他说。
   
    “怎么,要一起玩荣耀吗?”
   
    说着挥舞了一下手里的卡牌。
   
    “我又发明了一个新玩法哦。”
   
   
   
    07
   
    被魔王蛊惑的人越来越多,武林人士越来越少。
   
    魔王深感愧疚。
   
    自发把那些人都组织起来。
   
    降妖除魔。
   
    为民除害。
   
    令人感动。
   
    不仅如此。
   
    两位姑娘还印书。
   
    和轰轰烈烈地兄弟情有关的。
   
    和女性权益有关的。
   
    充满了正能量。
   
    大受追捧。
   
    原来这些人都不是坏人!
   
    百姓们洗心革面。
   
    支持起了这些所谓的魔道人士们。
   
    “为国兴,为家和,不如我们叫他们国家队吧!”
   
    有人这么建议道。
   
    大家纷纷赞同。
   
    越来越多人加入了国家队。
   
    武林分解离析。
   
    但新的江湖。
   
    已然出现。
   
   
    08
   
    “您为何要吃喝嫖赌、烧杀抢掠。强抢民男呢?”
   
    史官疑惑地问。
   
    “我从未做过这样的事,怕是有人造谣。
   
    别这样看我,我这个人在原则问题上从不说谎。”
   
    叶魔王头上短短的犄角动了动。
   
    有点可爱。
   
    新招进国家队的一个姑娘叫戴妍琦。
   
    善丹青。
   
    此时被国家队的人围观着。
   
    把可爱的魔王画了下来。
   
    “那么您为何要绑架苏沐秋,却不带走苏沐橙呢?”
   
    史官问。
   
    “我找人和我切磋武功啊。
   
    打得高兴了,就说一起进山深造。
   
    沐橙说不愿意进去冷冷清清的山里,
   
    我便将全部家当留给她,
   
    等她玩够再进来。”
   
    叶魔王笑着。
   
    笑容温柔到能杀人。
   
    戴妍琦奋笔疾书。
   
    “那这么说,你们在山里······都是在提高武艺,为国家的伟大复兴出谋划策吗?”
   
    史官莫名感动。
   
    叶魔王耸耸肩,一脸的无奈。
   
    “最后一个问题,到底是谁一直在污蔑你们呢?”
   
    史官严肃地提起笔。
   
    “这个啊······”
   
    叶修陷入了深思,久久没有回答。
   
   
    09
   
    “果然是你。”
   
    夜深。
   
    叶修在一片漆黑里清楚看到了一张与他相差无几的脸。
   
    “是我。”
   
    双胞胎弟弟叶秋抬起头,冷笑。
   
    “这么多年,你费尽心思地栽赃于我,毁坏我的名誉,到底是为什么?”
   
    叶修问。
   
    “我要你回家。”
   
    叶秋说。
   
    “给我一个理由。”
   
    叶修说。
   
    “自从你离开后,父亲便为我观了星象。
   
    说我命数不凡,以后必是人中龙凤,需要一个贱一些的名字来镇压。”
   
    叶秋的表情很冷漠。
   
    “呵呵,叫什么?”
   
    叶修不禁感慨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叶驴腿。”
   
    叶秋头上青筋狂跳。
   
    “哈哈哈哈······”
   
    叶修笑弯了腰。
   
    “你到底跟不跟我回家?”
   
    叶秋冷冷地问。
   
    “你想都别想。”
   
    叶修又直了。
   
    “你若不答应,我就叫了。”
   
    叶秋威胁道。
   
    “呵呵,你叫破喉咙都没人来······”
   
    叶修的一句话戛然而止。
   
    脸色一白。
   
    扑向了叶秋——
   
    来不及了。
   
    “叶——狗——蛋——”
   
    那声音啊。
   
    响彻了世间。
   
   
    10
   
    叶修冷汗涔涔地坐了起来。
   
    环顾四周。
   
    很好,是现代,是他家,一切都很正常。
   
    房门吱呀一身开了来。
   
    脸色肃穆的父亲探了个头进来。
   
    “快起床!”
   
    叶修松了口气。
   
    这才是他爸嘛。
   
    “这些年你都没有吃过家里菜,今天爸爸给你做了顿好吃的·······”
   
    叶修笑着掀开了被子。
   
    叶父深情地喊了声。
   
    “······狗蛋。”
   
    叶修缩进了被子。
   
    来个人把我这魔王打死吧。
   




   

评论

热度(2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