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在说耶

一颗豆

【all叶】像我这样的人

呜呜呜呜呜呜老叶太好了😭

慕瑾:

  


 大家好,我拿去年的文来更旧啦!(居然得意洋洋的)


     01


    


    “你好,我叫叶秋,嘉世的队长。”看起来不过刚成年不久的男孩伸出了白白嫩嫩的爪子,向喻文州挥了挥。


    


    “你好,我叫喻文州,蓝雨的队长。”


    


    这大概是喻文州人生最傻的一个瞬间。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低头前还好好坐在自己前面的叶领队会在一抬头的功夫就变成了眼前这个小年轻,于是就愣愣地做了一次自我介绍。


    


    “嗯?”自称叶秋的小年轻皱起了秀气的眉毛,“蓝雨改朝换代得还挺快。”


    


    喻文州清醒了。


    


    他觉得比起讨论他的队伍的新旧更替,还是了解目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比较重要。


    


    “你该解释一下。”喻文州不着痕迹地打量着这个人,20岁,不能更多了。和叶修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但显然身高比叶修矮不少,大概也就到他肩膀。脸比叶修要嫩一些,但好像也没有太大差别。


    


    最难让喻文州适应的是这个人和叶修相差甚远的气质。


    


    若把叶修比作潺潺流水,温润,但却也深邃不见底,宽阔不见边的话,那么眼前这个“叶秋”,就是一座小型的冰山,傲气与锋芒不曾隐匿半分,说话间身边似乎萦绕着丝丝寒气,虽然也藏有底蕴,但远不如叶修那样让人觉得恐怖得无法战胜。


    


    还只是个小朋友啊。


    


    “这个啊······”“叶秋”挠挠头,“你把其他人一起叫来把,省得以后还得解释多几遍。”


    


    “好,你和我一起来。”


    


    如果这个人真的是叶修的话,那么他们之间最相似的······应该就是懒了。


    


    < < < 


    


    和喻文州一样陷入沉思而无法自拔的还有七年前的嘉世众人。


    


    这是联盟的第三赛季初期,赛程还不算紧张,于是他们得空还能和队长一起挤在不大的寝室里玩玩UNO,打打嘴炮。


    


    正当一群人聊起了一些老司机才懂的话题时,坐在他们中间的队长,突然变成了一缕青烟,消散在空中。


    


    “我早就说过了,咱们老大就是一朵白莲,出淤泥而不染······你看看,他宁死不屈了吧······”操纵法不容情的青年脑子似乎是出现了一瞬间的短路,于是说起了胡话。


    


    “屁的白莲,荷花才出于而不染······”火柴的操纵者显然也吓得不轻,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法不容情的重点放错了,还哆哆嗦嗦地纠正着。


    


    “混蛋,我早就说过你们别在老大面前聊这些猥琐的话题的好不好?引诱成年没几年的小朋友犯罪可是要招报应的······”织影的操纵者哭唧唧地说。


    


    “什么猥琐的话题,我也听听看?”一个有些沙哑的磁性男声突然在房间里响起来。


    


    “听你个头啊!我们老大都没了还听!”连进的操纵者骂骂咧咧。


    


    “你们冷静一点······看那边。”吴雪峰突然开了口,目光往房门移了去。


    


    大家顺着吴雪峰的视线望过去。


    


    第一眼,他们以为看到的是他们的队长。


    


    但很快,他们又意识到了不对。


    


    眼前这个人和队长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但身高却是明显高出了一截,相似的眉眼间透出的是队长从未出现过的,经历过磨难后才有的成熟与······沧桑。


    


    虽然很像,但比起那个看起来就拽得不要不要的小队长,这个人则是拽得不露山水,像是把锤炼千次的利刃,危险,但却不易露出锋芒。


    


    “虽然是老朋友了,但还是得介绍一下。我叫叶修,是你们的队长七年的样子。”那个人笑着说。


    


    不知道为什么。


    


    嘉世的大家看到这个笑容后的第一感觉不是怀疑,不是恐惧,也不是疑惑······而是心疼。


    


    02


    


    “所以说你是七年前的老叶,和现在的老叶换了一下?”张佳乐狐疑地打量着眼前这个对他来说都能叫做小屁孩的年轻人,眼神那叫一个不信任,“不过说起来,我以前见到你的时候,你确实是长这个样子的。”


    


    “对啊!”叶修叹了口气,“时间真是不公平,你看你都长这么大了,而我还年轻如初······”


    


    “滚蛋吧你!”张佳乐差点没把手上的键盘扔叶修脸上。


    


    “问题是,”王杰希是个冷静人,他阻拦了张佳乐,并向叶修问道,“你是怎么穿越的?又能不能回去呢?”


    


    “这个问题啊·····”叶修一边思考着,一边找了个位置坐下。位置有点高,于是他就无聊地晃起了把裤脚挽了起来的腿,好看的脚踝在众人面前飘来飘去,“我就是在和嘉世的人玩着游戏的时候,突然听到脑子里有个声音说,我即将和七年后的我交换时空,期限是一天······然后我就到这里来了。”


    


    叶修没有保留地交代了,脸上还带着认真的神色,不禁给人一种很乖的感觉。


    


    直到他的下一句话到来:“欸我说,你是王杰希吧?”


    


    王杰希愣了一下,很快答道:“对。”


    


    “我看过你的首秀,打得很炫酷。”叶修给王杰希比了个大拇指,“而且这双眼睛也是炫酷非常,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它们还是一大一小啊。”


    


    听到前半句话时想脱口而出的“谢谢”就这么梗在喉咙里。


    


    “不是我说,”一双邪恶的大手不知从哪突然冒了出来,一下子就掐住了叶修的两遍脸颊,把那白白嫩嫩的面皮温柔地往两边扯着,“现在我们可都是你的前辈,对前辈说话可得放尊重点啊!”


    


    叶修瞪大了眼睛,呜呜说话是样子像只仓鼠:“你才是得放尊重点,我冲刺三连冠的时候你还没出道呢黄少天!”


    


    黄少天有些惊讶地放开了手,问道:“你知道我?你不是第三赛季来的吗?”


    


    “对,”叶修双手搓搓已经有点发红的脸颊,声音也是含糊不清,“架不过老魏天天在我耳边炫耀你们,跟炫耀自个亲儿子似的,还给我发过你们照片呢,我看你们两个长得还挺帅,我就记住了。”


    


    黄少天和喻文州默默对望了一眼。


    


    这一眼里,有对叶修夸了他们帅的欣喜,也有······曾经被队长这么重视的感动。


    


    在他们俩感慨世事无常时,叶修已经挪了屁股,转身和苏沐橙打了招呼。


    


    “认得出我呀!”苏沐橙装作十分惊讶的样子。


    


    叶修也非常懂配合,笑着说:“虽然是越长越漂亮了,但五官还是非常有辨识度的嘛。”


    


    苏沐橙嘿嘿笑着,顺手就揉了一把叶修的头发。


    


    然后她就诧异了,喃喃说道:“咦,我当年怎么没发现你头发这么软,好好摸欸······”


    


    问完苏沐橙就已经了然了答案。


    


    因为当年叶修可是她的支柱啊,作为依赖的一方,自己已经习惯被叶修保护了吧。


    


    还好现在她已经长大了。


    


    苏沐橙笑着,看国家队一群人蠢蠢欲动地围起了叶修,不顾叶修的“我警告你们别乱来啊”的恐吓,纷纷伸出了邪恶的小手,揉了把叶修柔软舒服的发丝儿,这才满足地离去。


    


    所以尽管只有一天,也要让你感觉一下,被别人保护是怎么样的体验。


    


    < < < 


    


    “这么说,你就是队长?可为什么你叫叶修?”吴雪峰望着这个气质成熟的男人,觉得非常地难以适应。


    


    “是的,叶修是我本名,叶秋只是个假名罢了,但是为什么要改名这种事我就不好说了。”叶修笑着说。他可很少看到对他这么警戒的吴雪峰,觉得还挺有趣。


    


    他想着,再环视一下四周,嚯,哪止吴雪峰啊,整个嘉世看他的眼神都是疏远而难以置信的。


    


    他无奈了,举着双手做投降模样,信誓旦旦地说:“我保证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而且一天之后,七年前的我就可以回来了,你们不用担心。”


    


    这话说出来虽然是让气氛变得比较尴尬,可好歹也是坦诚相见了,嘉世的人也就慢慢放下了戒心,认真打量起他们七年后的队长。


    


    感觉到场面不算太僵硬,叶修也就松了口气。


    


    可还没等他这一口气呼匀呢,火柴就开口问了话。


    


    “老大·····”火柴凑到叶修身边,声音听起来有些难过,“你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都好像没长几斤肉啊?”


    


    “也不是啊,”叶修捏捏自己虚胖的脸,笑道,“这不是有好几斤吗?”


    


    “有你个头!”法不容情说话最糙,但大家都知道这货是个百分百的队长控,只见他伸手去捏捏叶修手感极佳的脸,但表情却说不上是开心,“虽然脸是多了一点肉,可你看你这细胳膊细腿的·····老大你到底受过什么虐待?是不是织影又抢你肉吃!”


    


    “你放屁!”织影马上跳起来维护形象,“我哪次不是碗里有块肉都留给老大吃,你个混账就知道污蔑我!而且······”


    


    “而且什么啊!”法不容情想抓住机会回击。


    


    “而且你觉得,我们能陪老大一起走那么多年吗?”织影说话的时候带着笑,可笑里到底藏了多少种情绪,叶修真的不愿意探究。


    


    这是最早的嘉世,是和兴欣一样,将他这个队长放在最高位的队伍。


    


    区别是兴欣是叶修一手拉扯起来的,他在那里已经习惯了做一个给予照顾的人;而在现在的嘉世,一群比他年纪大的兄弟,虽然嘴里都叫着“老大”,可是他们的本能却都是保护他。


    


    所以这是他很多次半梦半醒间都会回忆起的时刻。


    


    这是他最想再回味一次的过往。


    


    03


    


    “虽然刚刚夸了你们俩帅,可是当我看到小周时,我就后悔了。”嘴里叼着周泽楷塞进去的棒棒糖,叶修口齿不清地说着。


    


    “妈的,你这家伙,有奶就是娘。”黄少天骂骂咧咧。


    


    “别闹,小周哪里有奶·····”叶修反驳着,却又刚好看到了周泽楷结实的胸肌,于是默默无语了一阵,“看起来好像真的有。”


    


    周泽楷无辜地双手抱臂,默默远离了叶修。


    


    “叶修你别调戏我们队长!为老不尊······”想要打压一下叶修的嚣张气焰的孙翔拍案而起,没想到叶修居然一下就蹿到他的电脑边,盯着屏幕看得有点呆。


    


    距离太近,近到叶修说话是喷出的热气都刺激着脸颊,所以孙翔几乎听不清叶修讲的是什么。


    


    “为什么你们知道我叫叶修?”还算得上稚嫩的嗓音低低的,听着就好像有人拿羽毛挠你的心,痒痒的,可又有些刺痛,“为什么······一叶之秋在你手上?”


    


    周围的人都沉默不语,前一个问题还好解释,但后一个却太尖锐,他们怕会刺伤少年一往无畏的心,会凉了他的满腔热血。


    


    房间里的温度好像低了点。


    


    叶修沉默了好一阵,再开口时,语气又像以前一样轻松:“其实你们告诉我也没关系的,毕竟在这里的记忆我回去后就会通通忘掉。”


    


    “但是不说也好,未来的事,还是要自己去经历一次,才算完整。”


    


    < < < 


    


    “怎么,干嘛露出这样的表情?”叶修挨个敲了头,带着笑的声音懒洋洋的,听得人很舒服,“陪多少年无所谓,起码现在我们在一起。”


    


    火柴嘤嘤嘤地搂着叶修,说:“老大你就跟我们说说你后来发生的事吧,我们只是想多了解一点······”


    


    “不成。”叶修严肃地拒绝了,“未来的事,只有自己亲自去感受一次,才算圆满。”


    


    “嘤嘤嘤嘤嘤嘤······”一屋子的男人拿起了手绢抹眼泪。


    


    吴雪峰无奈了,笑着说:“你们别这样。既然队长只能待一天,我们就赶紧带他吃顿好的啊!还在这闹呢。”


    


    “就是就是!”法不容情推开火柴,自个儿独占了老大,笑得那叫一个谄媚,“老大,我知道最近有家新开的拉面馆,顶好吃,我带你去······”


    


    “老大你别信他!那是清O的面馆,全他妈是大肠菌,还是balabala······”


    


    “你滚蛋!老大听我说·······”


    


    耳边吵吵嚷嚷的,肩膀上搭着的手不知道换了几双,被撞得挺疼,可叶修却觉得还不错。


    


    真的不错。


    


    04


    


    茶饱饭足后,国家队的禽兽们开始一场小型战争。


    


    “孙翔你闭嘴吧!”黄少天拿起枕头糊孙翔脸上,“老叶当然要和我睡。”


    


    另一个枕头猝不及防地落在黄少天腿上,一回头,只见王杰希冷笑着:“开玩笑,当然是和我睡。”


    


    张佳乐迅速一个枕头手雷炸了王杰希:“抢我冠军就算了,还抢叶修,王杰希你的人性呢?”


    


    一个枕头砸在张佳乐头上,他气得感觉扭头一看,好小子,居然是笑眯眯的喻文州。


    


    “呵呵。”伴随着一声轻笑,喻队长也被枪王的子弹射中了。


    


    “干脆我们一起打地铺吧。”叶修建议道。


    


    “你闭嘴!!!”十几个枕头齐刷刷地砸叶修身上。


    


    静寂了几秒。


    


    “好像也可以哦。”大家说着。


    


    “我去,那你们为什么要砸我?”叶修无语了。


    


    待一排人整理出了空间,躺到了地上时,已经是繁星满天的时间了。


    


    一群大老爷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叶修数着窗外的星星。


    


    数着数着,他突然笑了出来。


    


    “其实有句话,我还挺想说的。”


    


    < < < 


    


    闹了一天的嘉世众人都有些疲倦了,他们非常有默契地收拾出了一间房,然后一堆人挤在地上打地铺。


    


    呼吸声很大,甚至偶然还有鼾声,可叶修却很快已经迷迷糊糊地快要睡着了。


    


    临睡前,他轻轻地说:“其实有句话,我还挺想说的······”


    


    05


    


    “像我这样的人,你们除了宠着,也没别的办法了。”


    


    得意,而感激。


    


    

评论

热度(2463)